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9章 老头子有一个不情之请!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唐装老者向着这边笑着招了招手,把药锄收到一边。顾倾城一边把车子驶入院子,一边介绍说道:“这是我爷爷,中医界赫赫有名的大拿,人称医痴顾云川。”

    “唔?见家长?我还没准备好呢。”秦北有些意外的说道:“至少也得买点礼物过来啊。”

    顾倾城恨恨的白了他一眼,谁说这是见家长了?我才没有那么着急把自己嫁出去好不好?

    顾云川在水池边净了手,自有佣人递过来一条雪白的毛巾随意擦拭了一下,却没有先和秦北打招呼,而是冲着药圃里大声说道:“老高,别琢磨我那些宝贝了,过来我给你介绍个小朋友。”

    秦北这才注意到,药圃里原来还蹲着另外一个老者,正蹲在那摆弄着什么。听到顾云川的声音,他才站了起来,穿着一袭青色长衫,可惜的是一点仙风道骨的模样也看不出来,大概是他太胖了的缘故,穿着长衫反倒更像一个滑稽演员多一些。

    “顾爷爷。”秦北很自然的打了个招呼,顾倾城的爷爷,当然也得叫爷爷才对。叫顾老的话,尊重是有了,只是那份亲近就少了许多。

    “啊……老高也来啦!”顾倾城停了车子,快步走过来的时候,正看到青衫胖子从药圃里走出来,连忙打招呼说道。

    顾云川先是冲着秦北点了点头,“很好,不错不错。”转脸又对顾倾城笑骂道:“丫头,老高也是你能叫的么?就算不叫高爷爷,叫声高老也行啊。”

    老高一边走一边笑着摆手:“不用不用,不讲究那些客套,论辈分,叫声老高我就挺乐呵的了。”

    中医界和武侠世界一样,都是最注重传承和辈分的地方,顾云川祖上,往上数已知的至少传承了十余代,宫廷御医出了不知凡几,直到现在都还一直有高家的族人在中央保健委工作,当真是传承有序,辈分奇高。

    众人随意应酬了几句,顾云川吩咐在花厅置茶。

    花厅就设在院子里,各色奇石砌成框架,鲜花藤蔓为顶为壁,微风徐来,端的是飘香四溢。

    众人在石凳上落座,顾云川道:“虽然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你秦北的大名,最近耳朵里可是都快磨出茧子来了。”说罢哈哈一笑。

    “徒有虚名。”秦北难得的谦虚了一回,引来顾倾城诧异的目光,他什么时候这么低调了?

    老高笑着说道:“虚名也是名,总比我这没名的好上许多。”

    秦北嘴角抽了抽,老高这话貌似夸奖,实质略有贬低啊,不记得曾经的罪过他啊——奥,原来是他,怪不得看着有些面熟。

    秦北盯着老高看了几眼,他向来只对女孩子记忆深刻,括弧,漂亮的女孩子,至于糟老头子什么的,敬谢不敏。

    顾云川笑道:“是不是看他有些眼熟?高家也是中医世家,他这一辈出现了三个医道高手,乃是一母同胞的三个兄弟。”

    顾倾城小声道:“他家老大叫高大登,在急症处理中心工作,我的同事。老二高又登,受不了上班工作的束缚,在各大药店转着圈的做坐堂医生,却是中医手段最高明的一个,救治病人无数,这位是高三登,虽说也是学医,但很少亲诊病人,做的是古籍修复和考证的工作。”

    “不错。”顾云川道:“他们三兄弟各有建树,人称一门三杰。”

    高三登拱手笑道:“不敢当,在顾老面前称杰,您这是打我脸呢。”

    秦北笑道:“怪不得你那么胖的脸,原来是经常被打脸啊。”

    让你丫的说我虚名也是名!我自己谦虚一下也就罢了,你跟着捣什么乱啊!

    “噗……”顾倾城刚端起茶杯,闻言忍不住喷了,花枝乱颤,茶杯失手掉落。

    秦北眼疾手快,单手一抄,把茶杯抄在手里,随手又划了一个半圆——登时,众人不禁瞪圆了眼珠子:这动作也太快了些!

    他,他居然把顾倾城喷出去的茶水,全都又收回了杯子里面!!

    换做其他也就罢了,这是水啊,喷出来四下飞溅,怎么可能在后出手的情形下,一滴不落的收回来呢?!

    单单用震惊,已经不足以形容在座众人此时的心情。

    “怪不得!”顾云川最先回过神来,“早就听闻,七情针法需要以气运针,你,你这是中医和武道同时修炼了吧?”

    秦北体贴的给顾倾城另外换了杯子,这才道:“嗯。医武同修是师傅的要求。”

    顾云川道:“能培养出你这种杰出的弟子,想来尊师也是不世出的医道高人。敢问尊师名讳?”

    秦北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不让说,他怕我给他脸上抹黑。”

    顾云川又是一惊,能教导出秦北这样的弟子,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脸上有光彩的喜事儿,他的师傅居然认为可能会丢面——有机会一定想方设法的拜访一下。唔,似乎联姻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高三登在一边则是惊了又惊。最初他从大哥高大登嘴里,说起有这么一位能使用七情针法的小神医,当时是很是鄙夷的,大概也就是学了一些皮毛样子,拿出来糊弄人的吧。可时间不久,二哥高又登又拿回来一张秘方,据说也是这小子的手笔!

    那张秘方高三登用了两天的时间进行论据考证,这本就是他擅长的专业领域。考证的结果让他吃了一惊,组方严谨,用量合理,并无丝毫瑕疵。必是丹溪双君汤——平冲抑带汤的真正组方!这张双君的方子,当真是妙不可言。

    今儿意外遇见,更是让他震惊的无以复加,随意的露了一小手,更是让高三登心中笃定,如果说这世上真的有人能使用七情针法的话,必是此子无疑!

    高三登这般想着,心中还是稍有不服:他才多大?看样子至多二十出头。

    他决定在试探一番,顺便也解除一下心中的疑惑。

    他又听了一会儿顾云川和秦北聊天,找了个合适的机会,说道:“秦医生,我有一个疑惑想咨询一下,请秦医生为我解惑。”

    秦北笑道:“您说,我指导您一下。”

    高三登脸色一黑,你还真是不谦虚啊!

    秦北想的却是,反正我装作谦虚的时候你也一样看不上眼,索性就不装了。

    “我家二兄前些时日的了一份丹溪双君汤的秘方,听说是从秦医生手中购得……”

    丹溪双君汤?顾云川眼神一亮,这小子身上,究竟还隐藏着多少秘密?身为医学大家,他当然知道丹溪双君汤在中医学界的地位。

    自古天无二日,民无二君,中药处方也是如此,作为对付患者主症的君药,向来是有且只有一味。

    甚至还有所谓的专家学者进行考证,说丹溪双君汤只不过是后人伪作,故意不留下处方用药的具体剂量,因为作伪的人根本无法自圆其说。

    “正是。”秦北笑着说道:“我见他对医学也是相当挚爱,本来是准备直接丢给他的,他非得给钱,我就收了五百块的润笔。”

    所谓润笔,就是“处方费”,古时候开处方都是写毛笔字,跟求人书法作品要给润笔是一样的道理。

    这一点一定要说明,高三登居然说是从秦北手中购得,这点决不能认。这种方子若是五百块就卖了,简直是对张丹溪他老人家的不尊重,更是对中医传承的不尊重。别管这是不是高三登又一次设计的圈套,秦北是一定要否认的。

    这小子,倒是有个不肯吃亏的主。顾云川眯着眼暗自笑了笑。不过秦北说的也没有错,别说其他人,数年来仅仅是顾云川自己,在丹溪双君汤这个名方的研究上面,差不多就已经花了数十万元——关键是还没有得到什么关键性的研究成果。

    高三登道:“我想试问一下,你是如何确定两种君药的地位和搭配的呢?”

    秦北反问道:“你认为的君药是哪两味药材?”

    高三登道:“柴胡和赤芍。”

    秦北道:“错了。”

    “啊?”高三登一愣,他可是对这个药方钻研了许久,怎么可能会在确认君药这种事情上出现判断差错?不仅仅是高三登愣了,顾云川也坐直了身子,准备听秦北的分析。

    可以说绝大部分钻研这个方子的人都会认为柴胡和赤芍会是方中的双君——但经过研究,顾云川觉得,大部分人觉得对的事情,未必是对的,他认为在君臣佐使之中,柴胡的地位,更适合当一味使药——柴胡作为妇科疾病的引经药,是有着相当广泛的使用范围的。

    “是大黄和赤芍。”秦北道:“大黄平冲,赤芍抑带。”

    “但是……大黄的用量比赤芍低的很多。”高三登有些想不太明白。按照常理,作为君药,用量必然是一个方子里面最大的那一个。

    “主弱后强,故为双君。”秦北解释道:“大黄好比李治,赤芍就是武则天。”

    “砰!”高三登拍案而起,顾云川也忍不住连连点头,两位老人对视一眼,忍不住说道:“好一个主弱后强!怪不得大黄的用量会比赤芍减少一半!我终于明白了!”

    顾倾城这个只对中医略有涉猎的听的是云山雾罩,不过这并不耽误她心中对秦北产生崇敬之情:好厉害的秦北,居然让这两位泰山北斗一般的老爷子,都产生了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的领悟!

    “好!好!好!!”顾云川连连击掌赞叹,目光落在顾倾城身上,说话却是对秦北说的:“老头子有一个不情之请……”

    顾倾城见老爷子这模样登时脸就红了——每次准备让自己相亲的时候就是这幅模样!

    老爷子你千万别瞎说八道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