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6章 再来一次要不要!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小貂把身上翻了个遍,甚至把衣服脱下来衣领冲下使劲甩了甩,又把随身带的小包整个翻了个个,小镊子防晒霜之类的倒是倒出来一大堆。

    小貂翻来覆去的找了半个钟头,急的汗都出来了。

    秦北在一边看着,这时问道:“怎么了,钱丢啦?”

    小貂哭丧着脸:“不但钱没了,你那张卡也丢了!我明明急的收好了的啊。钱没了是小事,毕竟不是很多,你那张卡丢了我拿什么还啊?!”

    “别着急,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被小偷偷了?”秦北安慰道。这时候苏琳琅捂着脸慌慌张张的从卧室走了出来,也没跟小貂打招呼,抱着两件衣服去了洗手间,很快洗手间里便传来哗哗的水声。

    小貂脸色就更古怪了,看不出来啊,姐夫的战斗力还真是挺强悍的,大胸姐居然休息了半个小时才能从床上爬起来——这不得爽上天啊?!

    “瞅啥呢?瞎捉摸啥?!”秦北一看小貂的表情就知道这丫头脑子又长歪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正常过,“琳琅姐受了点小伤,我给她治疗来着。”

    小貂脸上写着我明白的神色,“流血了不?”

    秦北一拍桌子,这妞的思维咋就这么龌龊呢?“现在说的是你丢钱的问题,赶紧好好想想,没准还能找回来呢!”

    “好像是刚从银行出来的时候,有个人撞了我一下。”小貂想了想说道:“个子跟我差不多高,白白净净的戴着个眼睛,夹着两本书——我还帮他捡书来着,算是个小鲜肉,啧啧……”

    让你回忆一个贼你流啥口水啊?!秦北很少佩服别人,这次真的是不服不行了!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苏琳琅在浴室里喊道:“帮我接一下电话!”

    小貂努努嘴,“你去。”

    秦北当仁不让的走到浴室边敲敲门,浴室门打开一条缝,里面雾气蒸腾,隐约看到白花花的一大片,秦北吞了口口水,把手机接了过来。

    是保安李哥来的电话,大门外有人找,李哥看着那家伙模样尖嘴猴腮鬼鬼祟祟的不像好人,拦着没让进来。

    小貂把电话抢过去说:“问问他叫什么。”

    “他说叫侯三。哎哎,等等你别走啊……喂?还在听吗?那个叫侯三的走了,留下了一个小箱子,你们谁来取一下啊?”李哥在电话那边喊道。

    “我去!”小貂自告奋勇,披上衣服跑了出去。

    苏琳琅洗完澡的时候,小貂也抱着个不大的小纸箱回来了。

    “大胸姐,爽不爽?”小貂笑嘻嘻的问道。

    “啊?还行。”苏琳琅摸了摸脸蛋,现在伤口上一会儿凉一会儿热,洗澡的时候也没太注意,大概洗掉了一些,于是问秦北道:“用不用再来一次啊?”

    “噗……”小貂直接喷了,纸箱子也掉在地上。大胸姐啊,食髓知味了吧?怎么比我需求还旺盛了?

    秦北嘴角直抽抽,之前一直以为苏琳琅慢半拍,这次好了,直接慢了一拍。还再来一次,让谁听也得听出那方面的歧义来。

    看到两人的表情都不算正常,苏琳琅好像才回过味儿来:“你个死小貂,想什么呢?!我说的是我有点疼流血了!”

    小貂狂笑道:“疼吗?疼你还非得叫着我姐夫再来一次?”

    秦北真真被苏琳琅打败了,姐啊,你说话能不能完整点?说的我都有点忍不住了。

    秦北叹了口气,把苏琳琅受伤的事情简单的跟小貂说了一下,当然,主要是说刚才是给苏琳琅伤口抹药来着。

    苏琳琅也知道这里面有些误会,忙不迭的又解释了一遍。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小貂说道。

    “你去死。”苏琳琅道:“今儿你就搬出去住,我这里不留你了!”

    小貂道:“行啊,怕我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对不对?我成电灯泡了对不对?”

    苏琳琅怒道:“就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俩就是那啥了,我就是忍不住了,成不?!”

    秦北看看小貂,又看看苏琳琅。我冤不冤啊,我真啥也没做啊——小女子都这么乱,男人你可怎么办?!

    好在这俩女人总算在一个屋檐下住过很长一段日子,对彼此也比较了解,闹了一阵,也就算了,小貂把纸箱子搬过来,秦北发现上面还用胶带封着口。

    “别是定时炸弹吧。”小貂有些心虚的说道。

    “怕什么?瞧你那点胆量。”苏琳琅找出一个裁纸刀,把箱子拆开:“啊……”

    她惨叫一声倒退了两步。

    小貂偷偷瞄了一眼,跟着也惨叫了一声,还不如苏琳琅呢,直接摔了一跤,坐在地上嘴唇都白了。

    秦北拆开箱子瞄了一眼,发现箱子里面赫然是一根手指。

    是一个人的中指,上面还带着一些干了的血液。

    苏琳琅定了定神,终究还是警员的职业素养占了上风。她找来一把镊子,把那节中指夹了出来,仔细端详。小貂捂着脸,吓得连看都不敢看。

    “是真的,大概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之前,从一个男人的手上直接切下来的。”苏琳琅观察了一番说道。

    秦北道:“门口的保安说是侯三送来的。这个侯三,什么意思啊?等会儿我把他弄来揍他一顿!”

    “等等,里面还有东西。”苏琳琅又从箱子里面捏了一张照片出来,而后又捏了一个报纸包裹好的小包,再然后,又捏了一张银行卡出来。

    报纸包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沓码放的整整齐齐的毛爷爷,上面带着银行的点钞封条,五叠,正好五万块。扫了一眼那张银行卡,秦北有印象,“这张卡是我的。”

    照片上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子,看上去还真有几分小鲜肉的潜质。

    “我明白了。”秦北说道:“小貂被这个贼偷了,不知怎么被侯三知道了,他把卡和钱都还了回来,这根中指应该就是这个小鲜肉的。”

    小貂眼神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侯三?是不是那天那个人渣想欺负我,有人砸了他一板砖的那个侯三?”

    “就是他。”秦北说道,他看到苏琳琅嗖嗖的换了衣服换了鞋,连忙问道:“苏琳琅你干嘛去?”

    “我去抓这个侯三!他砍了人一根手指!重伤害!”

    ——这警察想问题的思路就是跟正常人不大一样啊!

    “你怎么就确定是侯三砍的?”秦北把苏琳琅拽了回来,当警察的得讲证据,而且电视上也演的多了,秦北这些天也没少搬着小马扎看电视玩儿。按照电视剧里的剧情一般是这样的,老大说,这是我恩人的东西,你怎么能动呢?自断一臂吧,也算对我恩人有个交代。于是当小弟的咬着牙自己砍了自己一条胳膊下来。

    还好侯三没砍条胳膊送来,只是送来了一根手指——也许是箱子太小,砍条胳膊装不下。

    不管怎么说,钱和卡总算是回来了。秦北想了想说,“侯三这个人本质其实还不错,也算是个讲义气,有个性的。”

    小貂赞同道:“对呀,他偷东西还有三不偷呢,比某些人渣强多了。”

    苏琳琅说:“上次他说他偷东西的原因是需要一大笔钱,但现在又把卡和钱给咱们找到送回来,这样看来,也不完全就是个坏人。”

    小貂道:“要不咱们看看有什么能帮他的?——姐夫,你那一百万要是暂时用不着,就先借给他呗?”

    秦北摇头:“那不行,这笔钱我有用。他要是家里有什么病人我可以帮忙治疗,要是有什么死不对眼的敌人对手,我可以帮他弄死,也算是有来有往。”

    “弄死人是犯法的!”苏琳琅气得够呛。

    “不被警察发现就不犯法了。”秦北无所谓的说道。

    苏琳琅不由得说了几句气话:“他倒是有个死对头,葫芦帮的四爷。那老家伙看上侯三的妹子了,侯三不答应,他就叫人去打侯三的闷棍,然后又栽赃到我的身上!你有本事去把那个四爷弄死!反正最近我们查他,这老小子藏得深,暂时抓不到什么有用的把柄。”

    “行。”秦北站起身来,“我这就去——那个四爷叫什么来着?”

    苏琳琅道:“郭崇明。”

    “叫什么?你再说一遍?”秦北觉得这名字有点熟悉,立刻追问道。

    “郭崇明。”

    我了个大去的,秦北想起来了,前些天他和谷苗苗去打听大师兄苏远亭的事儿,那幢房子的现任主人就是从郭崇明手里买来的。

    正好一块把事儿办了。

    眼见秦北准备出门,苏琳琅急了:“你真去啊?”

    秦北道:“这还有假?”

    苏琳琅急忙道:“我说着玩呢,你千万不能去把人弄死!那是犯法的!——你真的非得去啊?”

    “必须去,我找他还有点别的事。”秦北不容置疑的说道。

    “那这样,你别弄死他,你帮我弄点证据来咱们走正常渠道弄死他!万一你真弄死他,我可六亲不认!”苏琳琅咬着牙说道:“不过你也别逞能,万一遇到危险就赶紧跑知道不?”

    秦北听的出来苏琳琅还是对自己很关心的,于是高兴的说道:“行,就听你的。”他也没真想把人弄死,但关系到大师兄苏远亭的下落,秦北还是必须要立刻去一趟的。

    听秦北答应的爽快,苏琳琅也很高兴,她觉得能让秦北听自己的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郭崇明觉的自己心绪不宁,而现在唯一能让自己心情安定下来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女人,现在他卧室里就有一个三线小明星躺在那等着他去宠幸,他飞快的洗了个澡,哼着歌走进卧室,然后他就愣住了。

    床上不但有那个已经脱光了的小明星,还多了一个男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