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5章 一弄就是半个小时!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作为一个合格的领导,方程每天要忙的事情很多,多的让他有时候不得不用一个小本子记下来:小舅子的工作落实了没有?电影学院那个女生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了没有?迎接上级检查的饭店安排好了没有?

    这样一来他的时间就显得很是紧张,苏琳琅是昨天晚上抓捕大驴的时候受的伤,如果不是秦北正好顺口问起来,恐怕还得过几天才能知道——

    但是既然知道了就总得做点什么。“秦先生,今天的治疗,就先结束吧,我刚得知一个让人不太放心的消息,小苏,苏琳琅昨天晚上抓捕犯罪嫌疑人的时候意外受伤……嘶……”

    听到这个消息秦北走神了,一针扎的深了点儿,疼的方程直咧嘴。

    “是轻伤!轻伤!秦先生您先别激动,我马上就安排车咱们过去看看。”方程马上给小车班打了电话。

    秦北和方程赶到医院的时候,由于之前方程已经提前沟通过,院方派了一位医政科的副科长在大门口等候,迎接。

    这里是京华市第二人民医院,并不是秦北之前去过的急诊处理中心。

    当时发现苏琳琅受伤之后,一个组的队员们就近把她送到了这家医院里来。

    虽说伤势并不严重,但出于保险起见,院方还是要求住院观察一宿——对于苏琳琅这种奋战在第一线的警员,医院方面还是能给予足够的关照的。

    在七楼的一间病房里,秦北看到了挂着吊瓶,脸上包裹的跟个粽子似的的苏琳琅。

    除了苏琳琅的主治医生之外,方程把其他不相干的人都挡在了外面。

    方程对苏琳琅的主治医生说:“小苏是我们分局刑警队最优秀的警员,你们一定要用最好的药,让她能尽快恢复,尽量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

    主治医生解释说道:“患者的病情并不严重,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没有伤筋动骨,只是脸部划伤和子弹灼热伤,输两天液消消炎很快就能恢复的。”

    方程正色道:“一切就拜托你们了!”

    “我会的。”主治医生想,难道病床上的患者是你的亲戚?以往这种常见的小伤根本不可能惊动副局过来探望嘛!

    “我没事。”注意到秦北关切的眼神,苏琳琅声音沙哑的说道。

    “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一声?”秦北皱眉说道。

    “就是一点擦伤,也就是他们给包裹的严实,其实贴个创口贴就好了。”苏琳琅不敢去看秦北的眼神,她怕自己会沉迷在里面——苏琳琅你这是怎么了,你一个女汉子什么时候学会羞涩了?她在心里自问道。

    “疼不疼?”秦北问道。

    哎呀呀你不要表现的这么关心人啊,我会受不了啊——苏琳琅笑了笑,“一点都不疼,没事,要是有事我早给你打电话了。”

    秦北俯下身子,距离苏琳琅的脸不足十公分。

    苏琳琅脸色一红——被纱布包裹着也没人看得出来,她把头扭到一边。

    “别动!”秦北道,他伸手去给苏琳琅拆解脸上的纱布。

    “哎哎,这位先生您不能动,患者伤口有些发炎,拆开纱布,很有可能会造成严重感染。”主治医生阻止说道。

    “这么热的天儿,捂这么多纱布,容易长蛆。”秦北没好气的说道,已经把纱布解了一圈下来。

    “你才长蛆呢!”苏琳琅气鼓鼓的说道,把我当成什么了,招苍蝇的一块烂肉吗?!

    主治医生还想阻止,方程拦住他说道:“没事,秦先生也是一位医生。”

    主治医生生气的道:“是医生也不行!出了差错算谁的?!患者这种情况就得消毒包扎,这是符合医疗规程的!”

    秦北扭过头来说道:“按照你的治疗也不是不行。如果琳琅姐脸上万一留了疤,有多大疤我就给你脸上来多大一刀,成不成?”

    “你,你这年轻人你怎么说话呢,治疗外伤还不让留疤啦?”外伤深度达到了真皮层,灼伤甚至达到了肌肉层,就算是用最好的烫伤药膏,留下一疤痕也是难免的事情。

    “治不了你就少说废话。”秦北已经把苏琳琅脸上裹着的厚厚的一层纱布全都拆了下来,伤口上还覆盖着两层,纱布上还带着血。

    “出了差错可别赖我,跟医院没关系!”主治医生气的一摔门走了。

    秦北找了点消毒药水,在苏琳琅脸上的伤口处浸泡了一下,慢慢的把最后两层纱布也拆解了下来,期间苏琳琅一直看着秦北专注的脸,好像秦北脸上长了花似的,拆纱布的时候一点也没觉得疼。

    纱布全拆掉之后,秦北看到了苏琳琅脸上的伤口,从嘴角一直延展到了眼角,中间伤口比较深的部分还缝合了三针。

    “是不是很难看?”苏琳琅笑了笑问道,“给我面镜子,我自己瞅瞅。”

    秦北闷声闷气的说道:“现在不能看,等过几天彻底好了再看。”心想,要是按照现在的治疗方式,至少得留下一道不少于四厘米的疤痕,这要是伤在别处也就罢了,一个女孩子脸上顶着这么大个疤,实在是太影响美观了。

    他想了想说道:“琳琅姐,咱们出院回家,我给你治疗,保证不会留下疤痕。”

    苏琳琅笑道:“留下疤痕怎么了?没事的,疤痕是战士的勋章,我不怕!”

    秦北道:“你不怕也不行,万一将来吓着我儿子怎么办?”

    苏琳琅笑的更欢了:“怎么可能会吓着你儿子,……你才多大啊儿子都有了?”

    “暂时没有,以后就有了。”秦北道。

    “你……”苏琳琅终究还是慢了半拍,此时才算想明白:“你流氓!谁说要给你生儿子了!”

    “闺女也行,我不重男轻女。”秦北笑嘻嘻的说道。跟胸大无脑说话慢半拍的人交流就是有意思,比跟顾倾城她们交流幸福多了。

    苏琳琅在秦北的建议下坚持要出院,她的主治医生也没辙,好在这次秦北听了主治医生的建议,在回家治疗之前,把纱布又包裹回去了。方程倒是趁机表达了一下分局领导以及同事们的关切之情,之前方程就想说来着,只是见俩人聊得欢畅,根本就没有插嘴的机会。

    俩人坐着分局的警车,分局长方程琢磨了琢磨,钻到副驾驶位上去了,把后座留给俩年轻人,司机笑道:“他俩成领导了。”

    方程想,你丫的这不是故意气我么?一转身又窜了下来,“你把苏警官送回家,再来接我。”

    警车速度就是快,一路风驰电掣的也没人敢惹,时间不长就回到了平安小区。

    保安李哥颠颠儿的上来问好,被苏琳琅包成粽子一样的脸吓了一跳,看这架势心目中的女神这是毁容了吗?亏得当初没有表白——他又偷偷瞄了一眼秦北,心道还好,亏得这堆牛粪被鲜花插了,多漂亮个姑娘啊,怎么成这样子了呢?

    两人进了家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秦北又一道一道的把纱布解开,“你等我一会儿,我东西放屋子里了。”

    他说的是自己从山上带下来的那些小瓷瓶,里面装的都是他和他师傅亲手配置的一些秘方药粉,好几种药物都是山上的特产,很难买的到。

    秦北拿了瓷瓶出来,却发现苏琳琅不见了,喊了两声,才从洗手间里传来苏琳琅的声音:“我在这儿呢。”声音里带着哭腔,秦北冲进去一看,原来这傻丫头正在那照镜子。

    “都说了不让你照镜子了,你偏不听,吓着自己了吧?”秦北责备道:“你看这么长一道疤,连你自己都吓着了,将来肯定会吓着儿子。”

    “你去屎。”苏琳琅红着脸说道,这小子说话越来越没个正行了,嘴头上的便宜占起来没完没了的,“这咋办啊?这么长的疤,丑的要死。”

    再怎么女汉子的女人,任凭她怎么逞强说疤痕是勋章,——也终究是爱美的,这是女人的天性。

    “都说了我能治啊。”秦北晃了晃手里的瓷瓶,“家里有蜂蜜没?纯蜂蜜啊,小区门口那家超市里的可不要。”

    “好像还有半瓶。”苏琳琅翻找了一下,还真被她找着了,秦北打开瓶盖闻了闻味道,品质还成。

    他找了一个大碗,洗了一双筷子,把药粉和蜂蜜按照一定的比例调制成了糊状,然后让苏琳琅在床上躺好。

    秦北找了一把剪刀,又在家里备用的小药箱里找了一瓶酒精棉消了消毒,然后对苏琳琅道:“可能会有一点疼,我得把缝合的线先给你拆了。”

    苏琳琅道:“行,我就豁出去当你的小白鼠了。嘶……你倒是轻点。”

    “奥,奥,疼……不行你轻点……”

    “你放松一点,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不疼了,你会觉得酥酥麻麻的很舒服……”

    小貂回到家的时候就听到俩人说话的声音,一个嫌疼要求轻点,一个说你忍着点儿……

    登时就有些蒙圈儿:大白天的你俩羞不羞?!

    原本还以为大胸姐不会这么开放呢,原来女人遇到合适的男人的时候都一个样啊!

    她静静的没弄出一点声响,坐在沙发上等了足足半个小时,秦北才从屋里面走出来。

    “哎……你啥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出声呢?”秦北见到客厅里有个人,差点被吓一跳。

    小貂嘎嘎的笑道:“怕耽误你们的好事儿——姐夫你行啊,一弄就是半个小时,也不知道我姐受得了不?”

    秦北知道跟她解释也是白搭,说不定还会越解释越乱,索性就没搭理她。

    小貂又道:“我看好了一个商铺,位置不错。刚取了五万块钱准备先交个定金——哎哎,我那钱呢?我擦,怎么那张卡也没影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