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4章 干一天和干一年!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郭崇明最近一段时间郁闷的不行。

    自从葫芦帮七兄弟在京华市叫响了名号之后,郭崇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过郁闷是怎么样一种感觉了。

    他想用冲泡功夫茶来缓解焦躁的心情,却被茶水把手指烫了一个大泡,袖子一挥,价值数万元的一套茶具歪七扭八的摔在地上,还弄坏了一块价值昂贵的波斯地毯。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焦躁的呢?

    他努力的回想了一下,终于想起来,是从听到秦北这个名字开始。

    ——秦北要是知道了大概会觉得很冤枉,我做啥了?我啥也没做好不好?

    侯三死了又活了,青皮出来又进去了,好不容易狠了狠心,采纳了大驴的意见,没想到大驴找的杀手还不如青皮,去警局踩点的时候就被抓了。

    而且据小弟回报说,大驴找的那个杀手,刚走进警局大院,就被秦北一脚踹翻了。然后就被四五个警员按在地上,连是自杀的机会都没有,最严重的是那丫的居然在警察的审问下比青皮撂的还早,你说你胆小成这样,你咋好意思当杀手啊?你咋不直接去死啊!

    又是秦北!!

    咄咄咄!敲门声响了起来。

    “滚进来!”郭崇明厉声喝道。

    一个管家模样的男子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扫了一眼地上的茶杯茶水,“四爷……”

    “有话就说,有屁就——憋回去!”郭崇明怒道,没看见老子在生气吗?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养你们一群废物有什么用?!

    “四爷……驴哥被条子抓了。”

    “啊?”郭崇明愣住了,青皮和大驴两个一直是他的左膀右臂哼哈二将,虽说青皮和大驴俩人素来不和,但郭崇明一直凭借自己的驭人手段处理的还算妥当:“怎么回事?”

    如果是打架斗殴争风吃醋什么的,那就没什么大事。最怕的就是——

    “条子是有备而来,提前蹲点。”管家小声的,但十分肯定的说道。

    果然。郭崇明嘴角一歪。他们肯定已经掌握了什么。

    “收拾收拾东西……我先去跟哥几个商量一下,如果风声紧,就去国外躲几天。”

    “姐夫姐夫……你终于回来啦,我想死你啦!”

    秦北一进门,便听到小貂那夸张的欢笑声,甚至她还冲了过来,准备给秦北来一个投怀送抱。

    秦北侧身一闪,小貂便扑了一个空。

    “你不爱人家了吗?你真的真的不爱人家了吗?”小貂嘟着嘴,一副弃妇的冤屈模样。“你怎么能这样呢?人家把心都给了你……”

    秦北只是晃了晃手里的银行卡,便制止了小貂继续发骚的冲动。

    “咦!”小貂的眼珠子瞬间明亮了许多,“有钱啊?姐夫姐夫,你这是要包养我吗?”

    秦北真是拿她没辙了:“要不要,不要我收起来了。”

    几天接触下来,秦北给小貂下了一个定义:

    她就是一个喜欢钱的,天真的,还没长大的孩子。

    向往爱情,容易被骗——当然,之前的小貂也许还要加上向往叉叉圈,不过在秦北的治疗下已经有了比较明显的好转。

    她对经商还是有一套的,据苏琳琅说,在认识那个渣男之前小貂就已经有一个属于她自己的服装店了,而且生意还算过得去。认识了那个渣男之后小貂才把店面折兑了出去——当然,偶尔也会去夜店客串一下赚俩零花钱,顺便钓个凯子什么的。

    小貂扑了上来,把银行卡抢在手里,“有多少钱,够用的吗?我可是已经把那人渣给的房产证摔他脸上了,姐夫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大概有一百多万吧?”秦北不确定的说道,都是顾倾城给他办的,他也没问里面究竟有多少钱。

    小貂一听这个数字,眼睛更亮了,“姐夫你抢银行了吗?一天多的功夫就拿回来一百多万?!”

    “严格来说是用了四个小时。”秦北剩下的时间都用来睡觉了,当然,还跟顾倾城一块逛了个街,只可惜没有看到卖窝头的。

    “四个小时一百多万?!”小貂眼珠子都瞪圆了,“那我还开什么服装店啊?姐夫你包养我算了——你干四个小时的钱,能干我一年……”

    “一百万整的给我留着,零头给你开店用。”秦北打断了小貂的胡说八道。

    “啊?”小貂脸色顿时就垮塌了下来:“不是都给我啊?才给个零头,姐夫你太小气了。”

    “我也缺钱花啊!”秦北说道,没看见我和女孩子逛街都准备请人家吃窝头了吗?

    “那行吧,要是不过我再想办法——零头有多少啊,我看看不够的再跟姐妹们去借一些。”小貂垂头丧气的说道。

    “大概有个五六十万的样子吧?”秦北想了想说道,二十五万美金,按最低一比六的兑换,也得一百五十万。

    “才五六十万啊……啊?姐夫你说多少?零头有多少?”

    “五六十万的样子。”

    “……姐夫你还是包养我吧!”

    “别闹了,一会儿琳琅姐回来了。”秦北道。

    “她肯定值班呢,回不来。我刚给她打电话,关机呢,肯定是有任务。——你要是怕被大胸姐撞见,咱们去开房也行啊。咦……你的电话在响。”

    秦北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之后,那边响起一个爽朗的中年男子的声音:“秦先生,我是老方啊,分局的方程!”

    “有事吗?昨晚弄了七次没有?”秦北笑着问道——麻烦了,被小貂传染了。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像她了!

    方程笑道:“秦先生你就别开我玩笑了,我这个岁数,就算腰能行,小兄弟也不给面子了哇。”

    秦北道:“我能治,金刚大力丸要不?一千块一颗。你要的多我还可以给你打九折。”

    方程苦笑道:“我可买不起——秦先生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觉得这腰还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能不能麻烦您再给治疗一次啊?”

    又想治病,又不想给钱,咋所有的好事儿都被你赶上了呢?

    秦北琢磨了一下,说道:“我现在就有时间,不过你得帮我个忙。”

    “那行啊,只要我能帮得上的,您一句话的事儿!”方程打包票说道:“可别又是给小苏请假的事儿,那事我做不了小苏的主,您想啊,我给她放假,她非得坚持要上班,我也没辙不是?”

    “不是那事儿,是另外一件,你等会儿,我马上就过去。”

    在小貂幽怨的目光注视下,秦北下了楼,很快便来到了新华分局。

    刚一进新华分局的大院儿,一个男警员便迎面走了过来,看见秦北,亲热的不得了:“秦先生您来啦!”

    “哦,是你啊。”正是那个处理飞车党的警员,还在秦北的帮助下抓到了一个持枪的杀手,因为这事儿还官升一级,弄了个副队长当当。

    男警员凑了过来,小声说道:“秦先生您再火眼金睛的给看看,看看大院里这群人还有腰上带着枪的没有?”

    “有啊。”秦北随口说道。

    “在哪呢?”男警员眼睛瞬间明亮了起来。

    “你看墙角蹲着抽烟的那个没有?——就那边,写着吸烟区牌子的下面!”秦北随手一指。

    男警员快步冲了上去,一脚把那个抽烟的男子踹翻在地,“不许动!双手抱头,把枪丢出来!”

    “我擦!”抽烟男气坏了,“小朱你有毛病啊!老子在这抽根烟碍你淡疼了踹我一脚?”

    “啊……队长你怎么在这儿?”男警员小朱嘿嘿的傻笑:“我还以为……嘿嘿,嘿嘿,对不住了队长,您接着抽,我这有黄鹤楼您来一根?”

    秦北施施然进了大厅,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说错,蹲墙角抽烟的那个男的腰上确实带着一把枪——只不过也是个警员罢了。

    方程挂了电话知道秦北马上要过来,亲自跑到大厅来迎接。

    虽然没有一夜七次,但折腾了三次总是有的,老婆大人满意的不行。这要不趁热打铁一下子治愈了,简直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对不起自己对不起老婆啊!

    “秦先生,您总算来了。”方程笑眯眯的迎了上来,说道:“您有什么事是需要我效劳的?咱先办您的事儿,您的事儿最重要。”

    秦北满意的点点头,瞧这领导当的,真是没白瞎了大厅里冲着大门的那“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

    “我得弄个身份证,然后弄个户口本儿。”秦北说道,他早就问了顾倾城了,这事儿得找警察。

    “这事儿简单,一会儿就能办成。”方程心想,还以为什么大事儿呢,这事儿一个户籍警就能办了,他一个副局长办这点小事真有些杀鸡用牛刀了。“您原先户籍在哪?我让他们联网给调过来。”

    “原先?原先也没有。”原先他住山上,山上也用不着身份证啊。

    “这稍微有点麻烦……不过也不是问题,我给您想办法。”就算是容易也不能说容易,太容易了怎么在秦北这里落个人情呢?

    秦北在方程的办公室里等了一会儿,十分钟后一个男警员带着数码相机过来给他拍了个照,方程说:“大概得几天功夫。等办理出来之后,让小苏给你带回家去。”

    “琳琅姐呢,怎么没见到她?”秦北一边给方程用针,一边问道。

    “我打个电话问问。”方程拨了个电话出去,脸色顿时就变了:“受伤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