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4章 一天不只一日!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北晕过去的这段时间,昏昏沉沉的一共喝了四次水。还迷了吧瞪的吃了两次东西,谷苗苗又不放心别人照顾,——

    总的来说就是谷苗苗比较累,所以当秦北不喝水也不吃东西的时候,她趴在秦北身边也睡着了,不过也就是眯了一小会儿的功夫,秦北一动,她就醒了。

    两人相视一笑,秦北想说什么,谷苗苗制止道:“我知道你挺累的,就少说话,没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你知道个毛线。秦北心中想道,你的大白腿都压着我的手了——

    不过真是弹性蛮好的。

    两人告辞了店老板,顺便询问了一下六爷的病情。店老板夸张之极的把秦北表扬了一番,告诉他们六爷暂时没事,不过大伙都建议去医院观察两天,早已经被急救车接走了。

    “六爷让我转告您,大恩不言谢,弄些黄白之物反而落了下乘,来日定有报答。”

    秦北登时就怒了,黄白之物咋就落了下乘了?我就喜欢钱啊老六兄弟!

    他摸了摸兜里可怜的三百块钱。

    “治病救人,是医生的本分,他怎么会想着让人报答呢?”谷苗苗搀扶着秦北,带替秦北回答说道。

    秦北瞪了谷苗苗一眼:“……”

    谷苗苗笑道:“你看,他赞同我的说法。”

    声音依旧是那么甜美,但说出来的话却让秦北觉得有欠妥当。

    两人走在街上,谷苗苗招手叫了一辆计程车。

    “其实应该陪你逛逛街的。”谷苗苗说道:“京华的夜景还是相当不错,不过你应该是累了,我先送你回家多休息休息,好吧?”

    秦北点点头,其实他还是想陪着谷苗苗逛逛街的——前提是在谷苗苗像现在这样搀扶的情况下。不过真那样的话,谷苗苗就得累得够呛了。

    秦北知道自己恐怕非得昏天暗地的睡上一整天不可,因此也就没有拒绝,对司机说,“去平安小区吧。”

    车子在平安小区门口停下,值夜班的保安李哥,一脸愤怒的看着秦北被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从计程车上搀扶下来。

    “这小子,住在苏大美女家,居然还勾搭别的女孩子!”

    “真是太不像话了!又是一朵鲜花啊!”

    李哥摸了摸自己的脸:“我长得也挺牛粪的,咋就没有这种级别的鲜花插一下呢?”

    秦北并不知道保安亭里的李哥正在胡乱想着些什么,摆摆手跟谷苗苗告别:“我就不送你了,自己小心些。”

    “嗯,有时间我再来看你。”谷苗苗应了一声,上了车,“司机大哥,去平安道。”

    司机发动车子,“姑娘不是我说你——哪有女孩子送男孩子的?这小子也太不识趣了,不都是应该先把女朋友送回家吗?”

    谷苗苗笑了笑,“他生病了呢。”

    “哦……那是应该送他回来——你不上去照看一下你男朋友?”

    谷苗苗想了想:“应该有别的姐姐照顾他。”

    司机一脸懵逼:“……”

    他喵的这是什么世道啊?!!

    谷苗苗并不觉得秦北是自己的男朋友。

    但别人提起这个称呼的时候,谷苗苗也没有想过要出言反驳。

    六楼的房间里并没有亮灯,大概是没有人在家。

    秦北拖着疲惫的身躯爬上六楼,居然耗费了大概十五分钟的时间。

    中途在二楼休息了一会儿,在四楼又休息了几分钟。

    “也不知道苏师兄是怎么修炼的太白凝气经……怎么忽的就五重境界了呢?”秦北摸出苏琳琅给的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心中还想着,我也很天才不是吗?怎么就一直停留在二重境界再难寸进呢?

    太白凝气经的境界提升不上来,每一次施展七情针法都会造成脱力的感觉,这真不是一个好状态。

    秦北坐在沙发上休息了几分钟,腿脚才算是有了一些知觉。

    苏远亭并不住在师傅给的地址,这对于秦北来说绝不是一个好消息。

    没有苏远亭的帮助,秦北觉得仅仅靠自己的突破,恐怕至少还得五年的时间才能达到太白凝气经的三重境界——你看师傅他老人家,二十年前是三重境界,二十年后还是三重境界。

    “其实,我也是个天才。”秦北心中暗道,只是比苏远亭来说,在太白凝气经的修炼上,天才的水准略低了一些。不过没关系,秦北能掌握七情针法,苏远亭却连会都不会。

    秦北摸进厨房,啃了一个苹果,喝了一大杯白水。

    “琳琅姐?小貂?”他喊了两声,没人应声。

    地上摆着一个砂锅,旁边放着一些中药材。那是平冲抑带汤的组方。

    “先给小貂煎药吧——还不能休息啊。”秦北强撑着不断打架的上下眼皮,把一包中药倒进砂锅里泡好。

    中药的煎制,提前泡三十分钟左右是很有必要的。

    他又回到沙发上,忽然看到茶几上有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秦北有些好奇的拿起纸条,上面歪七扭八的写着:

    姐夫,我给你买的绿豆手机——绿豆手机,冬天里的取暖机。

    手机卡已经办好了,号码是……

    最后印着一个鲜红鲜红的唇印。

    “哦……这玩意就叫手机啊。”秦北打开盒子,取出手机——

    摆弄了一会儿,发现怎么点都是黑的,它就根本不亮。

    秦北捏起电视遥控,对准手机乱按了一通。

    “嗡嗡……”

    可惜不是手机开机了,而是电视被他打开了。

    “真麻烦。”秦北把手机放在茶几上,看了两分钟的肥皂剧,便昏沉沉的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夜半十二点,小貂脱下夜店服务生的衣服,换上自己的便装。

    比起秦北第一次见到小貂的时候,她在穿着方面已经保守了许多——大夏天的,内衣内裤外面罩个貂,也只有小貂这种奇葩能穿的出来了。

    现在小貂不一样了,她换了一身休闲装,长发扎成马尾,先跑到洗手间把脸上的浓妆通通洗掉,简单的画了一下眉,扑了一点粉底,带上一副平光眼镜,背上一个细肩带的黑色皮质双肩包——

    整个人的形象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让同在夜店上班的同事们几乎都快认不出来了。

    “小胡,你应该是上大学的时候出来兼职的吧?”一个女同事惊讶的说道:“你怎么会选择在夜店兼职呢?这里的客人都毛手毛脚的……”

    小貂轻笑了一声,轻轻的摆摆手,出门走在街上,夜空如洗,她冲着夜空大声喊道:“小貂!你要勇敢!你要改变自己,重新做人!”

    她把高跟鞋也换了下来,换上一双平底休闲布鞋。

    边走边跳,活力十足,心里高兴极了。

    很快平安小区遥遥在望,小貂加快了脚步。

    忽然前面一个昏暗的小胡同里窜出一个人来。

    站在了小貂面前。

    “我等你好久了。”那个男人说道,正是之前骗了小貂的有妇之夫。“那个肥猪不在家,给你买的房子钥匙我给你带来了——我们过去睡吧?”

    小貂面色一寒,皱眉道:“你谁啊?我不认识你。闪开,我要回家。”

    她对这个男人已经彻底死心,不仅仅是死心,是连见都不想见到,提都不想提起。

    看着这个男人脸上写满浴望的表情,小貂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恶心。

    “哎……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都不止一日,一天都好几日了……你怎么能忘了我呢?”男人贱笑道,伸出爪子抓小貂的手。

    小貂慌张的闪开,撒腿就跑。

    男人在后面步步紧追,一把拽住了小貂的胳膊,往幽黑昏暗的小胡同里拽了进去。

    “也许你不喜欢在房间里——我们就在小胡同里,嘎嘎嘎……”男人狂妄的笑着,这条街本就僻静,再加上现在凌晨快一点的功夫,“你就是喊破嗓子——也只是兴奋的啊啊啊而已。”

    “救命啊——”小貂放开嗓子大喊一声,一脚踹在男人的脚背上,膝盖一顶,撞向男人裆间。

    男人慌张的闪了过去,怒道:“你他喵的谋杀亲夫啊!”

    “我不认识你,你滚!”小貂怒吼道:“有没有人啊,救命啊,强歼啊……”

    “不会有人来的。”男人搓着手,嘿嘿笑着冲小貂走了过来。

    “姐夫……救命啊……”

    忽然斜刺里窜出一道人影,高高举起手里的板砖。

    手起砖落,砸在男人的后脖颈子上。

    男人闷哼一声,啪叽一声摔在小貂面前。

    小貂惊魂稍定,过去在男人脸上踹了两脚,“谢谢!谢谢!”她有些哆嗦的说道。

    对面救了小貂的是一个看上去相当瘦弱的男子。

    长得跟个猴子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他站在那里没有说话,甚至还后退了两步,让自己的身形彻底藏于阴暗之中。

    “你你……”小貂心里胡乱的扑腾着,难不成刚出虎口,又进狼窝?

    她试探着迈出一小步。

    黑暗阴影中的男人并没有动。

    小貂又迈出一步,两步,好几步,然后撒腿就跑。

    等她跑出十几米远,男人才迈开步子,慢吞吞的跟了上去。

    小貂不经意间一回头,发现那个猴子一般的男子居然跟在身后不远处,不由吓得三魂出窍,跑得更快了。

    瘦猴男子依旧迈着不缓不急的步子,跟在后面。

    直到小貂跑进了平安小区,转头的时候,还能看到那个瘦猴男不缓不急的走向这边。

    “李哥,李哥,外面有个坏人……”小貂慌乱的拍打着保安亭的窗子,听到里面传来声响,这才用尽了全身的气力,疯狂的冲着一单六楼跑了上去。

    瘦猴男子走到平安小区,却没有进门,蹲在了角落的阴影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