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2章 又不是没有摸过!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青皮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憋屈过。

    四爷交代让他解决捞过界的侯三,他办砸了,明明可以一棍子把侯三打死还能栽赃给警察,没想到被人救活了。

    姐姐托他解决一下他那个窝囊姐夫在外面样的小三,没想到也给弄砸了。不但人没有解决掉,还搭进去二十万块钱。

    听不得他姐姐在耳边叨逼叨叨逼叨的,他回了自己的小窝,叫了几个兄弟过来,如此这般吩咐下去。

    半天儿之后,小兄弟们分别回来汇报。

    一个说,医院那边,侯三已经醒了,身体状况正常,稍微遗留了一点后遗症,有些脑震荡的症状,对于当时怎么摔倒的,却是记不清了。听说警方那边很是高兴,给他定了个自己摔了跤,已经签字画押结案了。

    “脑震荡好啊。”青皮顿时觉得压在胸口的大石头松了下去,万一侯三想起自己被人打了闷棍,再被警方顺藤摸瓜,非得把他青皮牵扯出来不可。

    另一个汇报说,问了其他的兄弟,表示都不知道秦北是什么来头,只是以讹传讹的说秦北扇了副局长方程一个嘴巴子,方程还笑嘻嘻的问另一边要不要打。

    这就纯属扯几把蛋了,当时青皮就在现场,只是给了一个过肩摔而已,不过方副局没有当场发作倒是真的。

    青皮又联系了几个在京华市跟自己地位相当的兄弟,他们也纷纷表示没有听说过秦北这个名字。

    “难道是我被人耍了?”青皮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没准这秦北就是个二愣子也说不定,他吩咐小兄弟们:“找两个人盯着秦北,必要的时候找个借口试试他的斤两。”

    傍晚的时候信息回馈回来,说秦北和一个小姑娘去一家二手房交易所打听郭崇明。

    青皮就更郁闷了,“他们找四爷作甚?难道是六爷那边准备对四爷下黑手了?”

    吩咐兄弟们:让他们继续跟上,找个借口试探一下。

    秦北对京华市还并不熟悉,谷苗苗也是搬来不久,好在走了不远便看到一家做云贵菜系的馆子,让谷苗苗心中高兴不已:“就这里吧。”

    秦北摸了摸兜,其实不用摸也知道里面只有三百块钱,也不知道够不够,不够的话就只能——

    “来吧我请客。”谷苗苗拽着秦北的衣袖走了进去。“就当对你救我一命的答谢——你不会觉得我小气吧?”

    “说好了我请你。”秦北煮熟的鸭子嘴硬。

    “下次你请好了。”谷苗苗觉得自己还是很聪明的,找了一个还算不错的,能继续接触的借口。

    店面不大,但是很干净,客人也不是很多,两三桌的样子,谷苗苗准备要一个小包间,却被告知包间已经满了,两人只好在大厅里坐了下来。

    谷苗苗点了一个干锅鱼头,一个椒麻鸡,把菜单递给秦北,秦北没有接,表示自己吃什么都行,谷苗苗也没有跟他客气,直接点了两个凉菜。

    不多时候菜上齐了,谷苗苗摸出手机发了个朋友圈,“把你电话告诉我一下。”

    秦北双手一摊:“还没有。”

    “那你记住我的号码。”谷苗苗把手机号告诉了秦北。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吃东西,时间过得很快。

    忽然旁边一桌的客人吵了起来,一个说,“哥,你别跟我抢,今儿我结账。”

    另一个说:“不行不行,我结账,哪能老让你结账呢,这说不过去。”

    第一个瞪眼说道:“说我结账就我结账,再跟我争我弄死你!”

    另一个说,“弄死我也得等我结了账之后!”

    两人越说越多,居然吵了起来,随后又动起手来,推推搡搡的撞到了谷苗苗身上。

    谷苗苗皱了皱眉,随即又笑了笑,搬着座椅坐到了秦北旁边,“别理他们,喝多了。”

    秦北没有在意,端起饮料来准备喝一口,咣!

    那俩人又撞在了秦北他们的桌子上面,秦北扶了一把桌子,饮料不小心洒了出来,把谷苗苗大腿上弄湿了一大片。

    秦北连连道歉,捏着一张纸巾就去给谷苗苗擦大腿上的饮料。谷苗苗的脸蹭的就红了,都忘记了要阻止一下,秦北的手就已经落在了上面——

    软软的充满弹性,年轻的身体就是活力十足。

    咣!那俩家伙又撞了一下,桌子冲着秦北的眼角撞了过来,秦北侧身一闪,准备找个东西扶一下稳定身体,——

    “啊——”谷苗苗尖声叫了起来,慌张的往后一闪,连人带椅子后仰跌了下去。

    秦北这才注意,差点一巴掌按在谷苗苗胸口上。

    秦北顺手一抄,抓住了椅背,用力把谷苗苗扶正。

    “差点摔着吧?小心些。”秦北略带责备的说道。

    不躲?不躲你就吃我豆腐了!谷苗苗生气的想道。她气鼓鼓的飞了一个白眼,说:“你一定是故意的!”

    故意啥呀?又不是没有摸过,也就是个a杯的主!

    秦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冲着滚在一起的俩人斥道:“想打架滚出去打!别碍着别人的事儿!”

    他这一说话,那俩也不打架了,冲着秦北骂了起来,“我们哥俩的事儿,碍你淡疼!爱吃吃,不吃滚!”

    秦北这下火大了:“想找事儿是吧?”

    “三位,三位别吵, 给我一个面子——罗哥,王哥,你俩今儿免单,算我的,算我的,您二位外面溜达溜达?”店老板听到吵闹声跑了出来。

    他又小声对秦北道:“这俩是这条街上有名的混混,找个由头就记账不给钱是常有的事儿,咱斗不过人家,你也消消火,省的一会儿挨顿打,反倒不值当的。”

    食客们也纷纷小声嘀咕了起来。

    “罗大头和王二蛋——这俩一般人可惹不起。”

    “上次我在这吃饭他们已经弄过一次了,也不说换个剧本。”

    “你小声点!上次他们就是这么弄的,那个被撞了一下的外地客商被他们俩讹了两千多呢。”

    谷苗苗也劝阻着:“算了哥,我也没伤着,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哎,还是这小妞有眼力,不想死就赶紧滚,丫丫的长得跟个小白脸似的,还想替小妞出头,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别理他——今儿这账说什么也得我结。”

    秦北身形一闪,下一刻已经出现在那两人面前,大喝一声:“站好!”

    “啊……”那俩小子愣了愣神,居然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啪!”秦北甩手给了左边那个一个大嘴巴,顺手一收,反手又给了右边那货一个大嘴巴,登时俩人的脸蛋就各自肿了半边。

    悄悄夹在手指之间的银针,也顺势在他们耳后“滞迟穴”上各自点了一下。

    疼痛的传导慢了半怕,那俩货居然没有感觉到疼。

    就算不点滞迟穴,这俩也不是秦北的对手,他拎起一个顺手一甩,又拽着另一个的衣领把他拽了起来,信手一甩,两人便都被丢到了餐馆外面,摔了一个完美版的狗啃屎。

    连还手或者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给他们留下。

    前后总共不过两三分钟的功夫,餐馆里的食客们全都呆愣住了。

    这这这,这是拍电影吗?

    “你真棒。”谷苗苗赞道。

    “顺手的事儿。”秦北毫不在意的说道:“继续吃啊,别被两只苍蝇打扰了咱们吃饭。”

    “嗯哪。”谷苗苗甜甜的冲他一笑。

    “我擦,这小伙子真牛笔。”

    “谁说不是!罗大头怎么也得一百五六十斤儿,被他抓着领子,就跟拎小鸡似的。一甩,就门外面去了。”

    “看走眼了,原以为是个小白脸 ,没想到是个过江龙。”

    “要我说,罗大头和王二蛋这俩货就是活该!咱们这条街被这俩人弄的乌烟瘴气的,早就该有个人出来收拾收拾他们了。”

    众人纷纷不吝赞美之词,一个拎着鸟笼的食客起身结账说道:“不错真不错,这小伙子的账挂在我身上,月底一起结。”

    秦北笑着对众人拱了拱手,“不用了,我们自己结账就行。”

    拎着鸟笼的食客笑道:“罗大头有句话说的好,你打死我之前,先让我把账替你结了——小伙子就别跟我客气了。”

    “就是就是,六爷不差钱儿。”

    众人纷纷应和,餐馆老板也劝秦北,秦北笑着答应了下来。

    遛鸟的六爷呵呵一笑,“这就对了嘛!”他踩着椅子站到了桌子上面,呼呼哈嘿的比划了一下,“这么一弄,那么一弄,俩大小伙子就被摔了个狗啃屎……这两招别看简单,着实厉害!哈哈哈!啊……”

    忽然六爷脚下一滑,桌子侧翻,眼见六爷就得脑袋着地摔个半死——想装个逼没装好,被比装了进去。

    秦北脚尖一顿,忽然出现在六爷面前,一抄手把六爷扶了起来,脚尖一踢,又把那桌子踢正了。

    一众食客们轰然叫好,秦北这一连串的动作下来,脸不红气不喘的,相当稳妥,扶好了六爷还顺便踢正了桌子,这判断力,还真不是一般人能玩儿的来的。

    “唔……”谁知那六爷又是闷哼一声,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顺着鬓角不要钱似的流了下来:“肚子疼……嘶,疼死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