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10章 你连贱人都不配当!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北和小貂走在街上,小貂挎着秦北的臂弯,连路都不看了,只顾着看着秦北的脸,时不时的嘿嘿傻笑两声,整个一个傻大姐儿。

    “姐夫,你知道吗?你就是我的偶像,我的神,我的苏坡思达——”

    秦北点点头:“很多人都这么说,以后所有认识我的不认识我的人,都会这么说。”

    “姐夫你太霸气了,我就喜欢你这霸气的模样!”小貂赞道。她低下了头,抿着嘴唇。天意弄人,没有让我在最耀眼的时候遇见你。

    秦北拍拍她的手背,说道:“那些不珍惜你的人,是他们瞎眼。以后,他们会因为他们曾经错误的决定,而遗恨终生。”

    “嗯——姐夫,我有过好几个男朋友。不算黄瓜,也得有三个。你会不会觉得我太脏?”

    秦北摇摇头:“在一起,是因为爱。不在一起,是因为不爱了。就这么简单,和其他的没有任何关系。”

    “姐夫你说的真好。”小貂眼里的小星星又冒出来了:“——我欠你的钱肉偿行不行啊?”

    秦北:“……”

    正说着话,小貂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摸出手机,看清楚了来电号码,恨恨的按下了挂断。

    很快电话又焦躁的响了起来。

    她再次挂断。

    “是那个男人?”秦北猜测道。

    小貂苦笑:“他就不是人。姐夫你不知道,当初认识他的时候,他说他至今单身。而至今单身的原因,就是等着我的出现……你知道吗?我根本就不在乎他有没有钱。”

    “这一点我不赞同。”秦北摇头道:“男人可以没有钱,但必须要有赚钱的能力。同样,你可以不在乎你爱的男人有没有钱,但一定要在乎他有没有赚钱的能力。——电话又响了,你接不接?”

    小貂迟疑着。

    秦北道:“你是想需要继续,还是想就此了断?”

    小貂闪到了一边,接通了电话。

    大约说了五六句话的样子,小貂挂了电话,走了回来:“他约我在拐角咖啡见面,说有话要跟我说——姐夫你能陪我去吗?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好。”秦北说道,小貂在前面带路:“不是很远,拐个弯就到了。”

    仅仅走了几步路,小貂忽然停了下来。

    好像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姐夫,我想好了,我自己去,应该能行。那个人渣,我不想让他污了你的眼睛。”

    秦北想了想,说道:“你自己去处理也好,我就不过去了——我离远一点看着,万一他有什么阴谋,总不能让咱们自家人吃亏。”

    秦北远远的跟着。拐角咖啡就坐落在前方一个拐角处。

    秦北注意到门口蹲着一个中年男子,低着头看不清面貌,手指上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

    小貂走了过去,在那中年男子身边站定。

    两句话的功夫,两人便大声争吵起来。

    那男的推搡了小貂一把。

    小貂拎起砂锅砸在男子脑袋上面。血流了一脸。

    男子冲着小貂疯狂的辱骂起来。

    一个横竖一边高的中年妇女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凭借着肥硕的身子冲小貂撞了过去。

    小貂栽倒在地。中年男子冷漠旁观。妇女破口大骂。

    小貂毫不退缩,索性坐在地上,和那女的对骂。

    男人加入战团,站在那妇女身边,满嘴冒泡的斥责着摔倒在地的小貂。

    咖啡店里的食客纷纷向这边张望。大门打开,一个拎着棒球棍的猥琐男子走了出来。

    他用棒球棍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手心,冲着小貂走了过去。

    秦北见状不妙,快步赶了上来。

    如果仅仅是那一对夫妻,秦北反倒不是很担心,凭借小貂的口才,以一敌二,也不会落了下风。更何况小貂有言在先,她希望能自己单独解决这件事情。

    但现在这个新出场的棒球棍男子,却明显是对方的一支生力军,况且他手里还有凶器。

    青皮扬起了手中的棒球棍。

    小貂愣在了那里。

    “住手!”秦北边跑边大声喝道。

    他很快出现在众人面前。

    “呦呵……”中年妇女冷笑起来,“小骚狐狸居然还叫了帮手过来。买**的你个贱货!居然还有脸叫人?”

    “这贱货勾引我的时候我还以为她有多清纯,没想到是个绿茶婊!”男的也帮腔骂道。

    小貂冷笑一声,男人如此这般对她,她早已经伤心绝望透顶,早已经对这个男人不抱任何希望,与之对骂的兴趣都淡了下来。

    “你他妈还有脸说话!拿老娘的钱去包小三,没想到吧?小三用你的钱去养小白脸了!你个老不死的!”妇女冲着男人骂道。

    秦北眯了眯眼睛。

    把小貂从地上拽了起来。站在小貂身前。

    冷冷的看着这一家子做戏。

    “小白脸,你没想到吧?你看上的女人原来是个骚狐狸!她是我们家穿剩下的破鞋!”女人冲着秦北骂道。

    “啪!”能动手解决的事儿秦北一般不说话。一巴掌扇在了那胖女人的脸上。

    小貂递过一张纸巾,秦北接了,擦了擦手,随手攥成一团,丢在胖女人的脸上。

    “你你……你居然敢动手?你知不知道老娘是什么人?!”

    “贱人。”秦北道。

    “你居然敢打我老婆,我跟你拼了!”男人冲了上来。

    秦北对他更不可气了,抬脚一踹,踹在男人小腹上面,男人登时捂着肚子蹲了下去,哇哇的连胆汁儿都吐出来了。

    “你……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敢跟我动手!”男人低沉喝道。

    秦北冷笑,“你连贱人都不配。当初你爹咋没把你射墙上呢?!”

    女人吓坏了,“青皮,青皮你快过来帮忙!”她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好像一个小白脸的男人战斗力这么强悍——不过没关系,比起专业小混混青皮来说,这个小白脸也只有哭爹喊娘求饶的份。

    “让我内弟弄死你!”男人也嚣张的说道。

    青皮在整个新华区都是排的上号的混混,女人家做砂石料生意能在新华区站稳脚跟,跟青皮的帮忙有很大的关系。

    在他们眼中,就没有青皮做不到的事情。

    青皮一直躲在人群里没有出来。从秦北过来的时候,他就往后缩了几步。

    秦北不认识他,他却认识秦北。

    这个连分局副局长都敢一言不合给个过肩摔的家伙,在没有清楚他的实力之前,青皮并不想轻举妄动。

    听到姐姐喊自己,青皮只能走了出来。

    “兄弟,弄死他!”女人疯狂的喊道。

    秦北扫了青皮一眼,青皮只觉得在这眼神注视下,自己居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叫青皮?”秦北问道。“他们这事儿,你说了能算?”

    “道上的兄弟给的个绰号。”青皮谨慎的应道,冲着秦北拱了拱手:“我姐和姐夫您也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今儿这事儿,您给个章程出来吧。”

    秦北想了想,瞅了小貂一眼,“二十万吧。”

    青皮咬了咬牙,“行。”

    小貂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实在是不符合秦北的风格,也不是她心目中秦北应该说出来的话。

    “扯!决不能就这么算了!”女人疯狂的叫嚣起来,她从未受过这种屈辱,“我挨这一巴掌就值二十万?少了五十万老娘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也挨了一脚。”男人说道。

    “你他妈死一边去!”女人骂道。

    秦北笑了笑,“看来他们不愿意。”他是对青皮说的。

    青皮苦笑道:“我能做主。”取出一张卡:“卡里面有十五万。另外的五万,明儿我给您打过去,密码是六个六。”

    啥?

    难道是醒来的方式不对?

    女人登时愣了:“青皮你傻了啊?!你脑子进水了啊?!”

    “姐,你少说两句。”青皮苦笑道,对秦北道:“请收下。”

    秦北接了过来,送到小貂手里。

    小貂傻愣愣的都没敢接——这什么情况?居然是他们赔钱?!

    “拿着。”秦北声音不大,但十分笃定的说道。

    “奥……”

    青皮冲着秦北拱了拱手:“冒犯了,后会有期。”

    “我不想再见到他们。”秦北并不想跟他们后会有期。

    青皮点了点头,“好。”

    他们很快走远,人群也逐渐散去,空荡荡的街道上只剩下秦北和小貂两个人。

    小貂依旧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回家给你熬药——还得再买个砂锅。”秦北看着地上的砂锅碎片心疼的说道。好几十块钱啊。

    “啊?”小貂身子一哆嗦,双眼渐渐恢复焦距:“姐夫,我怎么就看不明白呢?”

    秦北笑道:“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们赔偿你二十万的精神损失费,就这么简单。”

    “我是说——我还以为咱们得赔他们钱呢。”

    秦北笑着说道:“青皮是个地头蛇,他眼神比那一对儿贱人好使多了。——他知道他惹不起我。”

    “可是……”

    “可是啥呀?诊费加药费五百九,一会儿再买个砂锅,算你六百,记得还账。”

    “姐夫……”小貂坚定的道:“你简直太牛掰了,我一定要肉偿!”

    她把那张银行卡死死的攥在手里,想了想,又藏在坤包的夹层里。

    “……”

    新华区平安道三百六十七号,是一幢独院的三层小别墅。

    秦北看了看面前的建筑,从衣兜的角落里摸出那张已经皱巴巴的纸条。

    核对了一下地址,正确。

    上前按响了门铃。地址是师傅留给他的,里面住的是他的大师兄苏远亭。

    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妪前来应门,秦北问道:“请问这是苏远亭老先生的家吗?”

    老妪怪笑了两声,道:“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