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8章 不许脱的太多!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事出反常即为妖。

    任何一个人有正常的需要都是正常的,但小貂这种随时来一下的作法,早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畴。

    小貂面色一沉,旋即恢复正常,她笑了笑说道:“我觉得挺好啊,我不觉得自己有病。”

    苏琳琅握着小貂的手,道:“你要相信医生,秦北很厉害的。”

    小貂摇摇头,“我困了,想睡觉。”她并非没有咨询过医生,可惜的是几位医生都表示对此无能为力,她甚至找过电线杆子上的老军医,然而除了把自己的**暴露给更多的人之外,并没有什么鸟用。

    秦北看出小貂有些不够信任,并不强求,师傅说过,医不扣门。

    “你什么时候想治了,可以随时找我。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不出五年,你的皮肤会苍老二十年以上。”

    小貂撇撇嘴,“我先能活过五年再说。——我睡哪?首先声明啊,我不习惯和女人一起睡。”

    苏琳琅皱了皱眉,如果小貂单独睡一间屋,那岂不是要秦北和自己睡在一起?

    “可是我也不习惯和男人一起睡。”苏琳琅说道。

    小貂大笑了起来:“姐夫,咱俩睡一间。”

    秦北留意到苏琳琅吃人一般的目光,正色道:“行——”

    “你睡我房间。”苏琳琅道。

    “啊?——可是你不是不习惯和男人一起睡吗?”秦北道,心中暗喜。

    “总会习惯的。”苏琳琅道。“——我和小貂凑合一宿。”

    “不行!”小貂拒绝道。

    苏琳琅道:“那你可以回你的小复式。我这庙小,留不住你这尊大佛。”

    “大胸姐,呜呜呜,你不要这么残忍好不好?”小貂道:“你重色轻友!你怎么能这样呢?”

    苏琳琅道:“正常一点的人,不都是重色轻友吗?”

    “……”秦北怒了,对,我是长得挺帅的,但我是那种以色娱人的人吗?!不要以为你胸大你就可以乱说话!

    ——有种你晚上跟我睡一屋,我让你看看我是偶像派还是实力派!

    最终小貂也没有拧过苏琳琅,可怜的秦北,还是要独守空房。

    一夜时间,秦北辗转反侧,他清楚的听到小貂啊啊啊了整整四回,只是不知道是单人独奏,还是女子双打。

    早上吃饭的时候,苏琳琅说,“我受不了了,小貂你赶紧回你自己家。”

    小貂说,:“你受不了可以找我姐夫给你泻泻火啊,我又没拦着你,我姐夫也一定会乐意效劳的,是吧姐夫?”

    秦北扫了一眼苏琳琅吃人般的目光,道:“——啊,那啥,我才不乐意呢。”

    苏琳琅怒道:“你还不乐意?你凭啥不乐意?!”

    小貂当当当的拿着筷子敲碗,“对呀姐夫,大胸姐都乐意了,你有什么不乐意的?”

    苏琳琅转脸对小貂骂道:“你去死,我什么时候说乐意了?”

    “……”

    吃完饭,原本秦北以为小貂需要饱暖思银欲再啊啊啊一次,没想到他还是猜错了。

    小貂捂着脸,窝在沙发上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苏琳琅一边收拾着碗筷,道:“别装了,我这里说什么也不能留你继续住下去,你还是赶紧回你的小复式去。”

    泪水从小貂的指缝里吧嗒吧嗒的掉了出来。

    “呜呜呜……我被骗了,他是有老婆的。”小貂哽咽道:“我还以为终于找到了能托付一生的人,没想到他居然是个骗子……”

    “他老婆昨天找到了我住的地方,把我赶出来了。”

    “他老婆还扬言要找人弄我……呜呜,他小舅子说找人轮了我,把我卖去倭国拍片儿……我实在是无家可归了。”

    “怎么会这样?那个老男人也不说管管?!”苏琳琅疑惑道。她坐在小貂身侧,把小貂抱紧。

    小貂摇头道:“没有用的——他给他老婆跪着磕头求原谅——呵呵,他说是我勾引他的,他还说让我滚,骂我是狐狸精,骂我怎么不去死。”

    “他拽着我的头发,让我跪下给他老婆磕头赔罪……我就呵呵了——在床上的时候他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早就跟你说过那个男人不可靠。”苏琳琅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秦北不乐意了,你不能一棍子打翻一船人啊。我就是个好东西——不对,我不是东西。

    秦北道:“我建议先治好你的病,这样你就不会那么容易被男人骗了。”他觉得小貂还是因为身体疾患,容易精虫上脑,所以才更容易被男人骗。

    不过精虫上脑这种病更多见于男的,女的还是相当少见,治疗起来会相对比较麻烦一些,好在这对秦北来说并不是问题。

    “他们再找你麻烦,你就报警。——我也觉得现在先调理好你的身体才更重要。”苏琳琅说道。

    小貂点点头,“我听大胸姐的。”

    苏琳琅怒道:“你别总跟我叫大胸姐。”

    小貂道:“可是真的很大啊,不信你问姐夫。”

    秦北点点头,“确实很大——不信你让我摸摸。”

    “滚!”

    “昨天可是你自己这么建议的。”秦北说道。

    “滚滚滚……你们俩都给我去死!”

    苏琳琅觉得跟这俩人呆在一起,会无限制的拉低自己的智商——虽然原本就不是很高。

    她决定去上班。

    秦北给小貂开了个方子,准备带着小貂去药店买几味中药。

    苏琳琅临出门前,叮嘱道:“买药可以,如果针灸的话——小貂,你不能脱的太多!”

    小貂道:“大胸姐,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抢男人的。”

    秦北则道:“我也不是随便的男人。”

    苏琳琅撇嘴:“你们俩,随便起来都不是人。”

    德鑫堂大药房是附近最为齐全的大型药店之一,生意兴隆,人流滚滚。

    谷苗苗就在这里上班。昨儿才是她正式上班的第一天,路上还差点被车撞了。

    这直接导致谷苗苗上班迟到了五分钟,被经理很是斥责了一番,好在鉴于初犯,并没有扣她的工资。

    谷苗苗记性很好,对药品的摆放只用了半个小时便记在了脑子里。再加上粗通医理,本人又长得十分清秀,经理对她还是相当关照的。

    送走了一个有些刁难的老大爷之后,谷苗苗获得了暂时休息一会儿的机会。

    另外一个负责销售的店员走了过来,悄声道:“苗苗,你可小心些。我看今儿咱们店长,看你的眼神有些诡异——听说他是出了名的老色鬼。”

    谷苗苗浅笑道:“嗯哪,谢谢你哦。不过没关系的,我最多能在这里做两个月,等九月份京华大学开学之后,我就得去上学了呢,恐怕就没有时间兼职了。”

    “总之你小心些。店长要是对你动了歪心——不说了,来顾客了。”

    那店员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谷苗苗便看到一对年轻的男女走了进来。

    “咦?”谷苗苗眼前一亮:“雷人哥哥!”

    这年头居然真有叫这个名字的?店员们小声笑了起来。

    秦北扫了谷苗苗一眼,这不是差点被苏琳琅撞了的那个七十分小美女么?

    虽然发育的差了一点,但也算是个美人坯子,更何况她还小,想来还有很大的发育空间。

    他正色道:“我可不叫雷人——我叫秦北,唐宗宋祖的秦,上下左右的北。”

    谷苗苗轻笑了起来,雷人哥还真是有点雷人:“我叫谷苗苗,谷苗苗的谷,谷苗苗的苗苗……”

    哈哈。这下连秦北都笑了起来,这小姑娘还真是有趣。

    小貂故意挎着秦北的臂弯,小声道:“姐夫,这难道是你包养的小三儿?你这口味有点重啊。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整个一个排骨妹。弄那事儿的时候你不觉得硌得慌啊?”

    秦北小声道:“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

    小貂道:“你把我卖了吧,我替你数钱。”

    秦北跟谷苗苗随意聊了几句,店里的客人逐渐多了起来,秦北道:“帮我取几味中药。”

    谷苗苗捏着秦北递过来的药方一边抓药,问道:“秦北哥哥,你需要代煎吗?”

    秦北道:“不用,你给我拿一个砂锅。”

    “一共九十七块钱。”谷苗苗把砂锅和中药装好说道。“刷卡还是付现?”

    “小貂,付账。”秦北喊道。

    小貂撅着嘴道:“哪有让女孩子付账的?——我没钱。”

    秦北道:“给你治病难道还让我搭钱?”问题是我也没钱啊!

    俩人大眼瞪小眼儿,谷苗苗浅笑道:“没关系的秦北哥哥,算在我的账上就行了。”

    “那不好——我回头加倍还你。”秦北不好意思的说道,看来是得想个办法赚点钱了。

    小貂小声道:“姐夫你行啊,我才看出来,不是你养小三,是小三养你啊!”

    秦北道:“药费九十七,诊费五百,给你打个折,你给五百九就行了。”

    小貂郁闷道:“姐夫你行不行啊?——肉偿行不?”

    正说着话,角落里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胡姑娘,胡姑娘——那啥,小貂!你那性浴旺盛的病,好了没?”

    小貂大怒,破口大骂:“你才性浴旺盛!你们全家都性浴旺盛!你丫的有病吧?早晨吃的屎啊嘴巴这么臭?!”

    秦北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盯着角落里站起来的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坐堂医生。

    病人有什么疾患,都属于病人的**。身为一个医生,你能治也好,不能治也罢,当着这么多人给人喊出来,大庭广众之下暴露患者的**,当真是毫无医德可言。

    “哎你这是怎么说话呢?去年冬天我在安顺堂坐诊的时候给你诊断过的,你忘啦?”那坐堂医生大呼小叫的喊道。

    小貂拎起新买的砂锅,冲着那坐堂医生砸了过去。

    秦北连忙拦住,正色道:“这种事情,应该让男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