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7章 姐夫的小姨子!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秦北终究还是没有摸到手,苏琳琅只是一时犯傻而已,又不是准备傻一辈子。

    洗手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秦北听的悠然神往。

    其实说实话,苏琳琅还真是挺有料的——至少比秦北从苏琳琅车轱辘底下救出来的那个七十分小美女有料的多。

    甚至比顾倾城还要更有料一些。不要怀疑,顾倾城是不是有料,秦北可是亲手摸过的,虽说当时挨了顾倾城一脚,但终归是摸过不是?况且还是顾倾城自己投怀送抱,不摸一把都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

    相比起苏琳琅胸大无脑的热忱,顾倾城相对就冷漠的多。

    当然秦北还发现,顾倾城也并不是跟医院里那帮追求她的医生说的那样,是一个冰山美女。

    她在面对医学难题的时候还是相当热情的,为了能从秦北这里得知他救治脑疝患者侯三究竟是怎样的医学原理,在明知可能会被秦北占便宜的情况下,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搀扶着秦北下楼。整个一个医痴。

    如果秦北知道顾倾城的爷爷是医痴顾云川,而顾倾城号称小医痴的话,他肯定会因为自己绝对正确的猜测点上十八个赞。

    “姐……你要用毛巾不?”

    “不用,我带进来了。”

    “浴巾呢?”

    “也有——你想进来是吧?”

    “——怎么可能,我就是想问问姐你需不需要帮忙。”

    “要不你帮我搓搓背吧?我自己够不着。”

    秦北大喜,这个忙还是可以帮的:“这样不好吧?”

    苏琳琅怒道:“你也知道不好啊?滚一边看电视去。”

    “……”

    秦北摆弄着遥控,换了一个台。又换了一个台。

    忽然他眼睛直了——这个好,上面的女人穿的挺少,还摆出各种诱惑的造型。

    “维密内衣秀”

    他看着一个个身高腿长的女人在面前晃来晃去,一个个最差的也得给到八十分。不,至少八十五分。

    可怜的秦北没有见识过倭国爱情片,否则非得喷了鼻血不可。

    “叮咚……”

    秦北正聚精会神的看着,门铃声响了起来。

    秦北赶忙关了电视机,走过去打开门。

    “哎呀大胸姐,你咋才开门呢,急死我了,快让让,先让我进去。”

    门外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外面穿着个貂,敞着怀,上面穿着个罩罩,下面是个漏点的小三角。

    身高腿长,头发呈鸡窝造型,嘴唇艳红艳红的跟刚喝了血似的,拽着一个拉杆箱,正低着头往里面冲。

    “呔!哪里来的妖怪?!”秦北大喝一声,制止了女子从自己胳肢窝下面钻过来。

    “啊?!”女孩子大惊失色,匆匆退出去瞅了瞅门牌号,“没错呀,大胸姐,你啥时候做了变性手术了?!”

    你丫的才做变性手术呢!老子一直是个带吧的!

    “嗷嗷,你是姐夫对不对?哎呀姐夫你好帅!先让我进去躲躲,省的一会儿被人砍了。”

    女子定了定神说道。

    秦北被这声姐夫叫的有些飘飘然,妖怪你好眼力!

    “进来吧。”秦北让开门,女子匆匆进了屋,“姐夫姐夫,你赶紧把门关上。”

    秦北关了门,走到洗手间那里,说道:“琳琅,有客人。”这次连琳琅姐都不叫了。

    苏琳琅没有听出异常,“客人?我这里从来没有来过客人。”

    “她说是你妹妹。”

    “哎呀大胸姐,你洗澡哪?对不住啊,耽误你们鸳鸯浴了——我小貂啊!”

    “小貂?你怎么回来了?你等我会儿,五分钟就好。”

    “还是我大胸姐好,呜呜呜……我没地方去了,来投奔你了——奥,那啥,你先洗澡,我跟我姐夫唠唠嗑。”小貂大大咧咧的在沙发上坐下亮白色的高跟凉鞋一甩就丢一边去了,一双嫩白的小脚丫搭在茶几上晃来晃去。

    秦北在她对面坐下,想了想,站起身坐在她身侧——

    秦北还是相当正经的男人,就小貂这装扮,坐在她对面还是有些压力的。

    谁知小貂再次一甩,把身上的貂也脱了丢在沙发上,现在整个人就穿着一个罩罩一个雕花镂空的小内内了,秦北甚至还看到镂空的地方挤出一根黑色的毛发出来。

    “啊……对不起啊姐夫。我习惯了,忘了有个男人——其实你也可以别把我当成女人就行了,要不就直接别把我当人。”小貂说道,“有吃的没?”

    “米饭行吗?”秦北收回目光,“就是没菜了,要不你等会我给你炒个菜。”

    “干米饭就行。”小貂倒是不挑嘴。她拽过拉杆箱,从里面摸出一个薄如蝉翼的睡衣套在身上,然后又摸了摸,摸出一根黄瓜出来。

    秦北盛了一碗米饭,随手巴拉了一个炒鸡蛋,端了出来:“你凑合凑合,冰箱里也没菜了。”他学习能力挺强的,现在已经能熟练使用燃气灶了。

    “谢谢姐夫。”小貂说道,“哎呀姐夫你太让我感动了,要不要我以身相许啊?——奥对了那个啥,人都说小姨子有姐夫的半拉屁股,你想要随时可以拿去。”

    秦北暴汗。这妞比我还叫板啊!

    没等秦北应声,小貂已经跟饿了三天三夜似的,端着碗,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巴拉米饭吃了起来,炒鸡蛋基本没怎么吃,嘎巴嘎巴光在那嚼生黄瓜了。

    “没让她吓着你吧?”苏琳琅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走了出来,长发湿漉漉的搭在肩上,浴袍下面露出两段光洁圆润的小腿儿。

    “还好,还好。”秦北言不由衷的说道。

    “哎呀大胸姐,你终于开窍了。我早就跟你说了,该找个男人了,要不晚上咋睡觉?不弄个三回五回的根本就睡不踏实。”小貂吃着米饭,含混不清的说道。

    苏琳琅怒道:“你去死。”

    “我可不能死,为了我姐夫我也不能死啊。”小貂拍拍自己挺翘的臀部:“还得给我姐夫留着呢,死了的话怎么能成?不声不吭的也没情趣啊,男人都提不起精神来——是吧姐夫?”

    秦北有心想说是,想了想觉得说不是才政治正确——索性就没说话。

    苏琳琅斥道:“你再这么胡说八道就给我滚出去。”

    “大胸姐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说了,你千万别赶我走,呜呜呜……”小貂一边哭着还吃了三四口米饭。

    苏琳琅起身回房间换衣服,小貂悄声在秦北耳边说道,“姐夫,我姐跟你弄那事儿的时候是不是挺尸一样在那躺着,连叫都不叫啊?”

    秦北挠挠头,“我们今天才认识的,还没——”

    “哇塞!”小貂的眼睛瞪圆了,“才认识一天,大胸姐就把你带回家来啦?我擦看不出来啊,我大胸姐居然是这么闷骚的人,看上去一本正经的,发起骚来甩我三条街啊!”

    “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秦北说道。

    “反正差不离其就是了。”小貂打断了秦北,摸着肚子:“姐夫我吃饱了。”

    “吃饱了就去刷碗!”苏琳琅换了衣服出来,一件修身的白色休闲衬衣,一条白色的及膝短裙,踩着一双拖鞋,头发很随意的扎在一起。

    “大胸姐……”小貂撒娇道:“你帮我刷——要不姐夫你帮我刷碗,我另外半边屁股也给你留着?”

    秦北本来想去帮忙刷了碗的,这么一说又不敢去了,真去了的话岂不是说明他惦记着人家的半边那啥?

    “行,你们都不管,我自己刷。——等我一会儿。”小貂在拉杆箱里翻呀翻的,不一会儿变魔术似的摸出一根黄瓜来,随即又摸了摸,摸出一盒上面画着个戴墨镜的小黄人的盒子来,一晃一晃的走进小卧室去了。

    “捂着耳朵!”苏琳琅冲着秦北瞪眼道。

    “啊?”秦北没搞明白。

    “啊……啊~~啊啊~~啊啊……”

    小卧室里不一会儿就传来悠扬的歌声,苏琳琅叹了口气,在秦北身边坐了下来,一把拽过秦北的脑袋,让他扎进自己怀里,顺势捂住了秦北的耳朵。

    秦北顿时觉得两团肉球压在脸上,憋的都快喘不过气儿来了,鼻腔里传来一股浴液夹杂着体香的清新味道,——他舔了舔嘴唇,刚才没少喝汤啊,怎么嘴唇这么干燥呢?

    不过大胸姐真的确实很大啊!

    大概五六分钟的功夫,小卧室里啊啊的声音逐渐低沉下来,最终消失于无。

    苏琳琅这才放开秦北的耳朵,“贼眼!往哪儿看呢?!”

    “你扣子没系好。”秦北舔着嘴唇说道,这个姿势,最适合顺着衬衣之间的缝隙往里面探寻一下了——你都这么主动了,我不看两眼,岂不是很不给面子?

    “我看你是头不晕了,病快好了吧?”苏琳琅冷笑道。顾倾城说过,脑震荡这种疾病,吃药也没有什么良好的疗效,只能是慢慢恢复。再加上撞人的愧疚,这才是苏琳琅把秦北带回家来的根本原因。

    “还是很晕——我刚才做什么了?”秦北装傻道。

    “你别骗我。”苏琳琅道:“顾医生说了,脑震荡只是影响撞车当时的记忆,之前以及现在的记忆都不会受到影响。”

    “是吗?那可能我是重症脑震荡。”

    “可你还是比顾倾城还厉害的神医不是?”苏琳琅戳破秦北的谎言。

    秦北道:“医不自治。”

    说话间,小貂已经精神万分的走了出来,苏琳琅皱眉道:“你就不能自己克制着点?”

    小貂不以为然的道:“饱暖思银欲懂不?刚吃饱饭,不来一次怎么行。”

    “你有病。”秦北道。

    小貂瞪眼道:“你能治啊?!”你才有病呢,你们全家都有病!

    秦北笑呵呵的点点头,“我能治。”

    苏琳琅惊奇的道:“这真是一种疾病吗?你真的能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