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圣手国医 第2章 七情针法!

时间:2018-04-23作者:高登

    方程眯了眯眼睛。

    身为京华市新华分局的副局,他今年四十有七,在官场中,恰恰属于风华正茂的年纪。并且是下一任分局长最有力的的竞争人选。

    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子叫做“上面那个老头”,方程的心中是极度不悦的。然而多年的官场浸淫,让他恰如其分的暂时忍住了。

    听秦北说脑疝他能治,方程的眼睛瞬间明亮了起来。

    仿佛见了救星一般:“你,你真的能治?”说话的语调都带着颤音,他其实不在乎那个小偷的死活,但万一死了,影响到自己的官帽就不好了。

    “当然能治,又不是什么大病。”秦北有些不屑的说道,就算是大病也能治。忽然秦北的手被一双柔软冰凉的小手紧紧抓住,苏琳琅的眼睛里就差冒出小星星来了。秦北捏了捏那双小手,心里美滋滋的。

    “居然说脑疝不是什么大病?!”听到秦北的话,一众医生惊讶的瞪圆了眼睛。

    患者并不是普通的脑疝,而是脑疝中最为严重的一种:枕骨大孔疝。

    脑部所有重要的神经血管,都需要从枕骨大孔通过。枕骨大孔疝的意思,就是说脑内容物因为各种原因引发的肿胀,挤压到枕骨大孔,最终压迫重要的神经血管,治疗的希望极其渺茫。

    “这是哪个科室的?”“没见过这个人。”“小子,别胡说八道!”

    一众医生议论纷纷,方程问道:“你有多大的把握治疗?”

    秦北不高兴的道:“落在你们手里反正是个死,我有多大把握关你屁事——琳琅姐,咱们去看看那个小偷!”

    虽然秦北说话不大中听,但细细想来,方程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竟然无从反驳。

    “在座的诸位名医,你们可有更好的办法?”方程问道,他站起身来,准备陪秦北一起去看看病人。

    医生们纷纷摇头,一个医生道:“方局,别怪我没提醒你。患者的家属就在门诊大厅,让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瞎治,出了事故算谁的?”

    医生们纷纷附和,“就是就是,上次医闹,你们都没出警。”

    “等你们吵完,人都死了。”秦北拽着苏琳琅的小手走了出去,苏琳琅乖乖的跟着,手被秦北握着,居然没觉得有啥不对。

    方程快步跟了出来。几个医生小声商议了什么,也跟在他们身后。

    很快到了患者所在的重症监护室,秦北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小护士见他横眉怒目的,以为是医闹呢,连拦都没敢拦着。

    苏琳琅一起走了进来,方程想了想,留在了外面。

    几个医生匆匆赶来,众人在玻璃窗外等着看秦北出糗,一个医生还给院长打了电话让他赶紧过来——万一出了事,总得有个负责的不是。

    病床上躺着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呼吸粗重,出气多,进气少,明显已经进入了深昏迷的状态。秦北翻了翻瞳孔,发现已经开始呈现散大的趋势。

    那几个医生说的不错,按照常规判断,这个病人除了等着下死亡通知书,大概已经没有必要进行其他的治疗了。

    “怎么样?”苏琳琅并不懂医,但这个病人的死活关系着她是不是要脱下警服甚至是坐牢。

    此时秦北正拽着瘦猴的胳膊把脉,大概一分钟后,秦北笑了笑,“还不算太严重,能治。”

    苏琳琅惊喜不已:“你说的是真的?”

    秦北笑道:“骗你对我有好处吗?”骗你做些羞羞的事情除外。

    苏琳琅想了想,“也是哦。”

    “帮忙,那边有酒精棉,给我拿一下。”秦北把瘦猴翻了个身,拽起他的上衣,露出背部。

    “给你。”苏琳琅配合着。

    秦北从衣兜里取出一盒银针,选出七根七寸长针,消毒。

    顺便把瘦猴的背部几个穴位也消了毒。

    “他要干什么?给病人针灸?”窗外,一个医生忍不住嗤的笑了起来,“手术都救不活,针灸顶个毛用。”

    “学了几天中医,就以为中医无所不能了。”另一个医生笑道。

    方程也皱起了眉头,拳头攥紧,手心冒汗。哪怕有一丝机会也得试试不是?总比这几位直接给人判死刑强得多,至少心里还能有几分期待。

    虽然这期待有些渺茫。直到现在,众人还都没有搞明白秦北的身份。

    若是被方程知道,秦北是被苏琳琅驾车撞了,带过来就诊的,指定会吐血三升,死不瞑目。

    秦北一捏起银针,整个人的状态就变了。

    不再是那种嘻嘻哈哈欣赏美女的浪荡模样,而是进入了一种浑然忘我的状态。

    他现在眼里没有苏琳琅,没有自己,甚至没有病床上的患者,有的只是患者的穴位。

    他捏起银针,针柄以一个特定的频率,微微颤动。

    呲——针尖入肉。

    肾腧穴。命门穴。

    七根银针,分别刺入患者相应的穴位。

    “嘶……”窗外,一个年老些的医生,瞪圆了双眼,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难道是传说中的七情针法?!”

    “七情针法?那是什么玩意?”另一个医生问道。

    “长针七寸,入肉七分,以气运针,取穴排列成北斗七星……嘶……这种针法据传乃是华佗所创,不是已经失传很久了吗?”老医生喃喃说道,“七情针法……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种神奇的针法!!”

    “人有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喜伤心,忧伤肺,怒伤肝,恐伤肾,思伤脾……”众人身后,一个年轻的女医生自语般的说道,老医生赞赏道:“顾医生,你说的很对!没想到你身为西医博士,居然对中医也有这么深刻的了解!”

    众位医生纷纷跟顾医生打招呼,可见这位年轻的女医生地位相当不低。

    事实上顾倾城不仅仅是地位不低,相貌也是相当出众,在整个急诊中心来说,也是排名第一的美女。

    顾倾城淡然道:“别说话,看他运针。”里面那个一脸认真的男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病房内的秦北,并没有听到窗外的议论声。

    此时他正捻转最后一根银针。银针针尖冒出丝丝白气。秦北的脸色也由白转红。

    恐伤肾。肾主骨生髓。肾气不足,则髓海失养。

    患者身为一个小偷,在被警员追击的情况下极度恐惧,肾脉损伤,至于跌了一跤,却只是一个诱因而已,正是七情针法的适应症。

    一滴汗水从秦北的鬓角流了下来,外面的老医生说的不错,七情针法,确实需要以气运针,秦北在山上的时候跟随师傅修炼过一些练气的基本法门,体内已经能够存留住丝丝的真元之气。

    苏琳琅悄悄取出一方手帕,细心的替秦北擦拭掉鬓角的汗滴。这个刚刚认识才不过一个来小时的男子,给苏琳琅带来了太多的震撼。

    他不但在苏琳琅的车轮底下救人一命,还做好事不留名,原本苏琳琅是准备带他来医院做检查,没想到却歪打正着他居然能救治被整个医院判了死刑的患者——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患者,他还关系着苏琳琅的未来生活。

    短短一个来小时,秦北已经帮了苏琳琅两个大忙!

    虽说秦北的相貌和电视上那些小鲜肉不能相比,但也算是十分耐看,属于越看越有味道的男人,现在在苏琳琅的心目中,这不正是那个身穿金甲圣衣的大英雄吗?!

    他身上还带着伤,还能这么不顾一切的帮助自己。

    苏琳琅觉得心中某个柔软的角落,被狠狠的牵扯了一下。

    替秦北擦拭汗水的时候,就更加的温柔了。

    “好了……”这时候,秦北已经针灸完毕,他取出银针,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琳琅姐……帮我倒杯水……”

    秦北的身形晃了两晃,苏琳琅连忙点头答应,扶着秦北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我去给你倒水,你先休息一下……他这就好了么?”

    秦北虚弱的点点头,“没事了,再有十分钟,他就能醒过来。”说完闭上了眼睛,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苏琳琅把水送了过来,秦北大口大口的喝了,依旧是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

    苏琳琅紧紧地抿着嘴唇,想说声谢谢,却又觉得谢谢不足以表达此时的情感,只是说道:“你好好休息一会儿。”

    秦北没有应声,外面却传来一阵吵嚷声。

    “顾医生,王医生……方局长,不好了,你们快来一下,患者的家属要闹事儿!”

    方程眉头一皱,“小苏,你也来一下!”

    苏琳琅迟疑道,“可是他……”

    顾倾城推门走了进来,“没事,这边有我。”

    “……好。”苏琳琅跟在方程身后一起来到大厅,大厅里相当混乱,大厅中央的位置甚至有人点燃了一堆纸钱,烟雾缭绕,前来就真的患者们纷纷躲避。

    “无良警员,致人死命!”

    人群中,忽然有人喊了一声,随即有七八个男子振臂高呼:“严惩肇事者!无良警员,草菅人命!”

    “侯三罪不至死!”

    “有本事去警局闹,在这吵什么吵!”一个医生不顾副局长方程就在身侧,不悦的喊道。

    方程狠狠的瞪了那医生一眼,换了一副笑脸道:“诸位,诸位安静一下听我说……”

    “我们凭什么听你的?”

    “严惩凶手!你们官官相护!”

    苏琳琅大声道,“闹什么?你们这是聚众滋事!”

    “就是她!侯三就是死在她手里的!”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人群冲着苏琳琅围拢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