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560章 帮我守一刻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九尘根本没有想到朱彝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更没有想到平宁会对着他们两个人,直接晕了过去,更甚者在晕过去之前,竟然一口咬在了他的胳膊上。

    钻心的疼痛让他的理智回归了一些。

    朱彝若不是顾及庄妃,定然是想要将九尘直接直接斩杀了。

    “你来了。”

    九尘强忍着身体上的痛楚,淡淡的开口,下意识,却是扯了他的外衣盖住了平宁的身子。

    “九尘,这是母妃的住所。”

    朱彝开口,声音如同从冰窖传出来一样。

    这个地方对他来说是神圣的,即便现在庄妃突然冒出来,还活着,但是那么多年的精神寄托的地方,对他来说,是不允许任何人玷污的,即便是这个人是亲兄弟也不行。

    “我自然知道,我......”九尘有些狼狈的站起来,身体中的痛楚却在这个时候达到最高点,他再也克制不住,一句话没有能说完,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淡淡的血腥味道在房间里飘散开来,朱彝目光一怔,他受伤了?但是不应该啊,若是他受伤了,怎么还有力气去对平宁动手动脚?

    也幸亏他来的及时,不然,还真是不好收拾。

    “九尘,这些小伎俩,还是不用的好。”

    他跟九尘交手数次,自然知道九尘的身手,他可不认为九尘会受伤,下意识,他以为九尘在跟他演戏。

    九尘苦笑,但是他现在没有时间去跟他解释,干脆席地坐下,“看在我们亲兄弟的份上,帮我守一刻。”只要将母蛊压制住,他身体自然不会有事。

    “被人暗算了,我现在没有办法告诉你太多,等我稳定了母蛊,我会详细的告诉你。”原本他是没有将那帮野蛮之人放在心中,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有本事暗算了他!他是想要扰乱这天下,但是这一切前提都是在他掌控之下,如今突然出了这些乱子,他必须要改变计划。

    “我可以很肯定告诉你,我不会对你跟谢清婉出手。”见朱彝没有要动的意思,他不得不给他抛出一颗定心丸。

    朱彝站在那里,仔细的观察着他的神色变化。

    在他说出不会对她们出手的时候,他突然朝着九尘飞去,九尘现在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任凭被他掐住了手腕。

    朱彝在手搭上他的脉搏的一瞬间,眉头皱了起来。脉搏紊乱不堪,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脉搏。

    九尘嘴角闪过一丝笑意,另一只手突然伸出来,将自己胸前的中衣扒开,“蕴之,你看我这里.......”胸前鼓起来的包如豆粒一般,却是不断的在移动,隔着皮肤,他能清晰的看到那东西在四处游走。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是蛊毒,是以,帮我一次。”

    他的声音中染上了痛苦。

    朱彝突然想起了谢清婉那个时候生死不明的心情,又想起了庄妃当年死时的泪痕,面对九尘的乞求,他突然不忍心拒绝。

    谢清婉从宫外急匆匆的回到宫里,却是没有见到朱彝的身影,在去了老太妃面前,也还是依旧没有看到朱彝的影子,小冬子说朱彝没有在御书房忙,从下了朝便一直在养心殿中,但是后来具体去了哪里,他还真不知道。

    小冬子没有纪德那样的本事,在加上又是先皇的人,朱彝自然不会重用。

    谢清婉虽然心中着急,但是也知道朱彝最近忙,他若是不想让宫里的这些人知道去了哪里,定然是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老太妃清醒的时候已经不多,这一次倒是正好碰到她清醒,在外间叮嘱了三娘一些问题,又提到了小九跟小魔星他们,三娘便知道了谢清婉的打算。等三娘点头示意,谢清婉才放下心思安静的陪着太妃说了会话。

    雷嬷嬷见太妃面露疲惫,赶忙和谢清婉一起伺候着她躺下。

    “嬷嬷,今天怎么没有见到平宁公主?”端静跟荣静也是没有踪影,这俩人经过合计要给太妃绣出观世音菩萨,是以有可能在房间里做绣活,但是平宁却是绝对的强坐不住的。

    雷嬷嬷倒是没有在意,平宁公主怎么说也是一国公主,即便是过来和亲,她一个奴才也没有权力去管她的行踪。

    倒是一旁端着水过来的小宫女听到谢清婉的话,欲言又止。

    等到谢清婉出了内间,这才怯怯的上前说平宁公主说去取落在外面殿里的东西。

    谢清婉瞬间明了。

    左右等不到朱彝,去庄妃旧居那里看看也行,权当分解一下她现在有些慌乱的内心。

    九尘所谓的一刻钟并不准时,更甚者在途中趁着朱彝不注意的时候,竟然还划破了朱彝的手指,取了他的鲜血。不过到了最后总算是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即便是脸色苍白的如同白纸,眼中却没有了原本的阴沉跟杀意。

    “没有想到在我最困难时,竟然还是你帮助我,这大概就是母妃说的兄弟的好处吧。你放心,取你鲜血没有别的意思,也不会对你造成影响,最多也就是让你这会有些失血,至于其他的你也不用多想。我体内是有蛊毒,但是跟你没有关系,用你的鲜血不过是转移一下他们的注意力,若不然,我还得再费心功夫制服他们。”

    朱彝一直没有开口。

    对于他的说辞,他不说相信,也没有说要信的意思。知道南疆人善用蛊毒,如今亲眼看着他的胸前恢复一片光滑,哪里有半点的先前蛊虫四处乱撞的影子?

    他们之间的这些张都可以慢慢的算,但是平宁公主那里,却是没有办法谁都当作没有发生过。

    他心中有些恼怒九尘的孟浪,若是平宁不知道有九尘的存在,只会以为那是他!他即将娶谢清婉,平宁夹在中间,让谢清婉如何想他?他太了解谢清婉的个性了,即便是以皇后之礼迎娶,她也不会再答应,更不会再给他任何的解释的机会。

    如今平宁又知道了九尘的存在,但是她跟九尘有了肌肤之亲,若是平宁坚持跟他产生关系的是他呢?毕竟说出去,谁会相信大名鼎鼎的锦王爷还有兄弟呢?但是若是她想嫁给九尘呢?南疆的大祭司都是终生不娶的!

    但是平宁身为和亲的公主,也不能这么容易的将人打发了。

    “我只问你一句,平宁公主你打算怎么办?”良妻难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