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559 平宁的危机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府中自从谢智慧一众人迁往江南后,剩下的这些人愈发的低调了。

    如今又是因为天花的缘故,更是大门紧闭。

    六皇子的马车到了谢家的门口,却是没有停下来,而是走过去很远,在一处偏避的拐角处停下来,而后,六皇子在车夫的带领下,小心翼翼的朝着谢府回来。

    他自然也知道这个时候要小心。

    大门被拍的砰砰直响,里面的看门人却是没有半点要开门的意思,不是谢家几位姑娘回来的拍门声的暗号,他们一律不予开门。若是宫里有什么圣旨,宣旨的公公自然会大声的叫嚷。现在两者皆不是,自然不予理会。

    等到他们敲门无果,自然会自行离开。不过这事情还是要报告给老爷知道的。

    “谢智慧”听到守门的报告,在守门离开后,四下看了一眼,而后飞身朝着门口而去。即便只是隔着枪头远远的一瞥,他也还是一眼看到了是六皇子。

    真是有趣,六皇子这个时候来谢府拜访?

    招来了心腹给秦有光孙四他们传了消息,他这才又回到书房,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这谢府还真是香饽饽,不过,也是因为他们家王爷的缘故吧,若不是谢三小姐订给了他家王爷,如今贵为未来的皇后,谢家如何能入的他们这些人的眼?

    要说还是他们家王爷厉害,在谢三小姐不显山露水的时候,便已经求了赐婚。

    谢清婉他们本就是想回来谢家的,孙四现在得了消息,自然不会不告诉她。

    “六皇子去谢府?”

    谢清婉眼中的惊讶,不比孙四少。

    六皇子这是想要做什么?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但是也不应该啊,若是真的发现了什么,便不是只带着一个随从了,难道是他也知道了玉玺在谢府?所以这是先去探探口风?

    一想到玉玺,她心中有些慌了。她不确定是不是九尘在背后捣了什么鬼。

    毕竟九尘这个不确定因素,太危险了。

    “孙四,我们回宫。”

    原本宫内是不会允许孙四这样的男人在宫内常住的,但是因为新皇登基,万事都还没有步入正轨,是以他们身为朱彝的人,下面那些人对朱彝本身就有恐惧感,自然不会去提这些事情触他霉头。

    六皇子出现在谢府门前的消息,朱彝也是在第一时间便知道了的,他跟谢清婉的想法一致,第一时间想到了九尘。

    同一时间传回来的消息,还有陈恒的。

    新月的使者终于平安的回到了新月,孟大人将事情的严重性告诉了李东升,李东升的回信中,除了担忧还有跟天齐团结的决心。末了,李东升还是拜托朱彝照顾好平宁。

    朱彝将密信放入火盆,看着一点点的烧成灰烬,这才起身,转而大步离开。

    九尘在庄妃旧居。

    平宁公主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九尘。她本来是回来拿她落在这里一些手势,哪里想到东西还没有找到便听到有动静,才跑出来便看到朱彝狼狈的倒在地上?

    受伤了?

    她虽然有些疑惑原本在老太妃那里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她不是多嘴之人,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她本来打算悄无声息的离开,哪知道后退的动作让原本倒在地上九尘听到,她没有等反应过来,九尘便已经快速的欺身上来。

    “谁派你来的?”

    平宁虽然受到惊吓,但是理智还在,这声音,似乎跟朱彝的又有些不像。

    九尘眼中的杀意,在接触到她柔软的身躯时,有一瞬间的怔住。她的身上的香味,跟母妃身上的又有些不一样。

    “皇上,没有谁派平宁来,平宁只是想着想着现在太妃跟前有两位公主伺候着,平宁便得了空回来把自己的一些东西拿回去。”即便脖子的大掌卡的她呼吸有些困难,她还是坚持解释了一下。

    今天的朱彝有些异样,她不是没有跟朱彝接触过,但是这样子的朱彝,声音是有些不对,眼神中也是多了一丝阴狠,平时的朱彝眼中是冷漠,那种谁都不放在眼底的冷漠。

    “皇上?”九尘眼中的杀意更浓了,“若不是本祭司,他能做上那个位置!”

    平宁眼睛睁的圆圆的,她听到了什么!!!祭司!新月跟天齐可没有什么祭司,唯一有祭司这个称呼的只有南疆。

    但是眼前的人的确是朱彝啊,他为什么会称自己为祭司?她心中一团乱糟糟,再对上九尘那双此刻敛去了阴狠,只留下迷茫的眼睛,心中的疑惑更大了,心中有什么想法要破茧而出,但是却是又好像什么想法都没有。

    九尘直觉的身体中的母蛊越来越躁动了,手中的女人身上的香味,刺激的体内的母蛊似乎更活跃了。

    他也没有想到,张有竟然会反抗他!更主要是,阿大他们竟然似乎有感应似的,起了反抗之心。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傀儡,竟然还能有残存的意识,实在是他的失误。生生将两人都解决后,生怕阿三也会是相同的行动,他索性将阿三一块解决了。

    体力耗费过多,他的身体也跟着虚弱了起来,他本是打算回弘法寺的,只是才准备出宫,他的身体中的母蛊便趁虚而入,有人在催动他的母蛊!!

    看来阿大跟张有的身上根本不是还有残存的意识,而是有人在背后捣鬼!是南疆有人过来了,想要趁着他离开南疆除掉他?想到南疆那一群虎视眈眈的人,他眼中闪过的怒意,几乎将他所有的理智尽数淹没。

    竟然敢暗算他!

    平宁还想再开口解释些什么,红唇微启,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原本卡在她脖子上的大掌,突然松开了她,下一刻,双手齐下,竟然将她的衣服撕了!

    锦缎响起的撕拉声,让她顿时失了理智!

    “啊.......”完了,要是清婉知道了,得有多伤心。她脑海中第一个蹦出的念头,竟然是谢清婉。

    她本就对朱彝没有想法,如今竟然会出了这些事情,她要如何面对两人?

    朱彝听到动静,脚下顿时加快了步伐。

    平宁的反抗,到底阻止了一些九尘的动作,不过效果甚微,反而因为反抗,更激起他的**。大祭司是要一直保持童子之身,才能会控制好母蛊,如今,因为傀儡的反抗,母蛊受了反噬,他的身体本就承受不来,再加上母蛊的暴动,他更是难以控制异样,跟平宁肌肤相亲的感觉,激起了他身体本能的**。

    平宁绝望了。

    嘭。

    门被从外面跺开,朱彝脸上的暴怒,让整个房间都冷了下来,他眼中的怒意,在看到被九尘压在身下的人是平宁的时候,更是恨不能将九尘身上射出洞来。

    有人来了。她是不是能得救了?是不是清婉来了?

    平宁忐忑的看向门口,试图开口。

    只是在看到门口的人的时候,她怔住了。

    朱彝?为什么会有两个朱彝!???良妻难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