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552章 请智水回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回宫的路上,谢清婉想到谢家,再想到是释彻法师的信,她左思右想,还是将这事告诉了朱彝。

    “你说,释彻法师这是什么意思?”

    朱彝沉思了一下,目光微转。

    “清婉可还记得那个东西。”

    荷花开败荷花来,荷花初开荷花现,若是单纯的什么都不想,整个心中一直都在强调的是荷花。

    谢清婉跟荷花能有什么关系?但是若是谢家呢?谢家是有一个小池塘的!

    并且,谢智慧可是把玉玺放在了荷花池里的!任谁也不会想到谢智慧这么藏的!哪怕聪明出九尘,不也是在探过谢家以后,也得选择从谢清婉这里找突破口?他会选择将日期从三天改成七天,他可不会认为他是看在他的面子的,定然是在谢家没有收获,才会这么做的。

    谢清婉关心则乱,一门心思都在猜测释彻法师想要表达什么,却是忘记了谢家的情况。

    谢清婉面上一紧,她突然望向马车周围,发现四周什么人也没有,这才放下来心来。

    释彻法师!

    “清婉,你无需担忧谈话会泄露,这马车是孙四他们特使制造的。”见谢清婉紧张,朱彝缓缓的开口,“释彻法师恐怕当时只是窥探到了天机,是以才会留留信告诫。如今这天下局势,可不就是如大师所语言的那样吗?”

    “七天之后,九尘会怎么做?”

    对于他们母子之间的谈话,她着实不感兴趣,只是现在事情在转了一圈后,又回到了起点,她突然有些迷茫了。若是按照释彻法师所言,她身上担负着天下黎明百姓的性命,这压力不可谓不大。

    可是,她也仅仅只是一个想要保护家人的女人,她如何能承担起这重任?

    再说了,父亲当时只是事态紧急才告诉了她,父亲的想法呢?

    朱彝轻轻的将他的大掌覆上她紧攥着的那张信纸的手,他手心的温度灼热,在手掌覆盖的瞬间传到她手上,她的整颗神经在他的大掌的安抚下,慢慢的放松了一些,“蕴之,事态发展到现在,有些超出我的想象。”更是发展出她的人知。

    前世哪里有这些事情?是以,一直以来,她就觉得只要将朱彝的敌人都除去,将谢家的敌人也除去,便可以了。

    如今,这九尘,着实让人头疼。

    “一切我自会有办法。”

    朱彝将她的手握的紧了一些,“清婉,这些日子,实在是辛苦你了.......”

    “明天,我让孙四送你去河洛客栈,最近宫里会有许多事情,我可能顾不上你。”河洛客栈没有暴露,就是九尘,也不知道那是他的据点,中间还有三天时间,足够他去布置了。

    谢清婉有些不解,为什么不是今天?并且如果是出宫,她完全可以不用再进宫了的,进去了再出来,岂不是更引人注意?

    朱彝似乎是看透了她的想法,“你同我一起出宫,即便是很隐秘,但是还是会有人查出一些蛛丝马迹的,若是回去发现你不在,定然会胡乱猜想,最主要的是,我.....你总不能将太妃跟我独自留在宫里。”

    明明正在探讨正事,怎么就突然说到这上面来了?谢清婉被他猝不及防的话闹了一个大红脸。

    这马车外面,可是有着一排排的士兵的,若是被人听了去.....

    谢清婉整个脸都红了,抬眼望进他漆黑的眸子中,谢清婉的有一瞬间的愣怔,她竟然没有发现朱彝竟然也能脸不红心不跳的去说出这样的话?

    难道是今天跟庄妃见面受了刺激?以前虽然说也会说出有我在这样的话,但是那都是给她以安心的,如今他竟然说他不愿意离开她?

    仿佛有水滴滴入了湖泊,荡起了层层的涟漪,那一圈一圈的波纹,在她心田不断的往外扩散,而后久久不能平息。

    她想的太过入神,根本没有察觉到某人因为她突然的脸红,嘴角微微上扬,从弘法寺出来的那种沉闷,一扫而空。

    母妃他会尊重,尊敬,但是眼前的女人才是他最在意的,也是将要陪伴他一生的。母妃缺失那么多年,即便以后相处,也不会再补补回来,已经消逝的时光,最终只能变成心头的遗憾。

    轻轻用力了一些力道,正在害羞的某人,被轻拥进怀里。

    他的下巴轻轻抵着她的额头,再说出来的话,却是让谢清婉更不敢抬头了。

    “我从未如此迫切的想要快些成亲,清婉,若是早知道会发生那么多事情,我应该在刚回来的时候,便成亲的。”

    他还有一点没有说,若是已经成亲,他便可以正大光明的休息在她的寝宫,而不是为了她不被人指点,只能跟做贼似的。

    新帝登基,即便是还在孝期,那些存了小九九心思的官员,也是会上奏充实后宫。

    他本是天子,不用守孝那么久,这个借口,那些老狐狸,根本不会在意。

    “......”谢清婉静静在他怀中听着他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嘴角微微上扬,

    但是这个问题,她要如何回答?

    “对了,我去河洛客栈后,再从那里出去,是否会给你惹来麻烦?”

    马车内的气氛一点点攀升,谢清婉不在想九尘那些事情,总归现在知道了一些九尘的底细,朱彝应该会有些布置,她虽然也会想办法,但是这也不是一时着急的事情。”

    “不会,河洛客栈有易容高手,你若是想出去,换个身份便是。”没有将他们暴露和带进宫里,那是他一直以来的做事风格,凡事留一线。

    “嗯,谢清婉眼前一亮,若是这样的话,她倒是可以去汤府跟舒府看下两位姐姐了。说起来朱彝登基后,汤定之跟舒耀辅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但是他们却是依旧很低调,进宫后也都是规规矩矩,竟是连一句话也没有帮两位姐姐传过。她知道他们在避嫌,心中高兴的同时,又有一些失落。

    “对了,我想请智水哥哥回来。”

    虽然智水的道行不深,但是总归是的释彻法师从小培养的,根基应该差不到哪里去,她不指望他能如释彻法师那样厉害,至少能积极发挥他的作用,朱彝正是用人之际,智水倒是可以用,最主要的是他够忠心。

    有些事情若是以朱彝的名义不好说,倒是可以用智水的名义,比如,庄妃若是真的在弘法寺修行,朱彝不管找什么借口,时间长了,都会被有心人知道!但是若是智水在弘法寺呢?自然是没有人会在多说什么,毕竟那可是释彻法师的亲传弟子。

    唯一要做的,朱彝得先替释彻法师正了名!一想到朱崇儒竟然除了释彻法师国师的名,谢清婉就忍不住在心里骂上朱崇儒几句。良妻难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