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550章 荷花初开荷花现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九皇子得了天花的原因,京城中的人一拨一拨的涌向弘法寺。

    九臣在昨天夜里并没有逗留太久,传达完庄妃的话,又将原本定下的三天之期延长到七天,这才离开。

    “我其实不喜欢这里。”

    朱彝站在弘法寺的门外,看着人们虔诚的进去,带着心满意足的容出来,心中的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释彻法师和了无方丈的确是有大本事的人,但是一个人能力再大,也帮不了成千上万的人不断的日夜的请求。

    他不信菩萨,若是求菩萨佛祖真的有用,当年他小的时候,那么拼命的在菩萨面前乞求父皇能饶过母妃一命,母妃到底还是没有能逃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的母妃还活着,但是他不认为是菩萨的功劳。应该是母妃早有察觉了吧,母妃向来是个聪明的女人。

    不管什么原因,这一次都将会有答案了。

    “若是不喜不进去就是了。”

    谢清婉倒是没有太多的担忧。

    自从释彻法师消失后,她已经很久没有再来弘法寺了。

    刚重生那会对弘法寺、对释彻法师的的敬畏,已经随着这时间的消磨、慢慢的变得淡了起来。

    “相信母妃也不会怪你。”她不知道这一世到底能活多久,身在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甚至怕心愿已经了解,她会不会就此消散?但是这些恐惧,她没有告诉过朱彝,她现在只希望在她好好活着的时间,看到他没有什么障碍,没有烦恼。

    一世无忧是不可能,但是这一点最基本的还是好做到的。这样的话,即便是她真的死去,也不会有任何的遗憾了。

    庄妃于她而言,不过是一个代名词而已,犹如是朱彝身上的一个符号。

    朱彝收起心中的排斥,“走吧,不然母妃等的时间久了。”

    其实心中还是有些激动的,只是他不知道如何去表达,他脑海中的关于庄妃的印象,已经变得模糊,但是那种天生的亲切跟母子之情,还是会影响他对庄妃一见面就觉得亲切。

    庄妃不喜欢谢清婉。

    谢清婉能很容易的感觉到,他们母子三人互诉衷肠,她有些多余。

    朝着朱彝跟庄妃告了空,她退身出来。

    不管庄妃有什么秘密,只要她不去害朱彝,她也不会站在她的对面。

    了无方丈似乎早都已经预料到她会出来一般。

    “了无方丈?”谢清婉诧异的看向了无方丈,他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谢清婉却是心中紧张起来。

    “谢施主别来无恙!”了无方丈脸上的笑意,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了无方丈,方丈可是有事对清婉说?”

    了无方丈很直白的点了点头,“的确是有些事情需要跟谢施主说。谢施主请随我来。”

    谢清婉心中不由有些犯怵,若是一般的事情,了无方丈很随意的找个人过来就是了,但是看他的样子,分明是早都已经在这里等着她的。

    尤其是随着了无方丈越走越偏的时候,她停下了脚步。“了无方丈要带我去何方?我出来本答应皇上只在厢房周围转转透透气,等下若是皇上找不到我,岂不是要着急?”

    了无大师浅笑:“谢施主不必担忧,老衲已经安排了人去禀告皇上,谢施主且随我来便可。”

    谢清婉心中越发好奇了无方丈要做什么了。

    终于,了无方丈在一排破旧的厢房面前停下,“谢施主,请进吧,在正中间的蒲团下,有释彻法师留给你的东西,释彻法师说,你看到东西,自会明白。”

    释彻法师留给她的?什么时候?

    似乎是看出来谢清婉的疑惑,了无方丈继续道:“东西是一年前释彻法师出游的时候留给智水的锦囊,后来智水被波及,临走去江南前将东西留给了我,我按照约定的时间等你过来。”

    又听到他说智水,谢清婉心中的那点担忧,也消散了。“如此,多谢方丈。”

    谢清婉推门进去,一股腐霉味迎面扑来,她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但是脚下却是没有停下来。

    房间不知道多久没有打扫了,地上落了一层厚厚的吹尘,上面倒是没有任何的脚印,她缓缓的朝前迈着脚步,身后留下一串串脚印。

    蒲团已经泛黄,静静的躺在地上,任世事变迁,不悲不喜。

    她的轻轻在蒲团前蹲下来,拍了拍上面的尘土,蒲团上的尘土,随着她的力道落下飞舞起来。细小的尘埃在门口透过来的光线中随意飞舞。

    谢清婉没有在意这些,她跪在蒲团上,认真的磕了三个头,不管蒲团下的东西是什么,对释彻法师的感谢是真心的。

    磕完头后,她这才小心的从蒲团起来,将蒲团小心的翻开。

    一封泛黄的信,呈现在她的眼前,信封的封面没有一个字。谢清婉回过头看向门外,了无方丈根本没有看向房间里,他眯着眼,手上的佛珠在一点点的动着。

    信上只有简单的一句“荷花开败荷花来,荷花初开荷花现”。

    她有些呆呆的看着这句话,什么意思?

    释彻法师想要提醒她还是要告诫她什么?荷花开、荷花败、荷花来、荷花初、荷花现的这是要表达什么意思呢?

    她呆呆的看着手中的信纸,一时参透不了释彻法师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她仔细的回忆跟释彻法师所有的见面,都似乎没有一个跟这个有关系的。而且,照着了无方丈的话说,还有这信纸的泛黄程度来说,至少应该是她被平宁救走到新月之前了。在那之前的那么久,他不是已经去云游四海了?

    他是已经窥探了什么天机,所以才会留下这封信?

    但是也不对,若是这样,她在新月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他为什么只是出现在她梦里?

    在她从新月回来之前,石素还说释彻法师是在她的院子里凭空消失的!

    等等!谢家,她的院子!她突然又想到他说的让她以天下苍生为主,她脑中顿时快速的闪过一丝的什么想法,但是那想法消失的太快,她根本来不及抓住。

    一定是有什么地方被她遗漏了。良妻难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