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539章 你这些年的隐忍,也不过如此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朱彝的出现,似乎在那人的意料之内。

    “你可是来的有些慢了。”那人轻轻的道。

    朱彝脸上一派平静,内心却是不断的在酝酿狂风暴雨。

    幸好谢清婉没有什么事情。

    “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那人轻声笑了。

    “小蕴之,你这么跟哥哥说话,真是不可爱。”说完,似乎想起来还在谢清婉房里,他又朝着谢清婉道:“弟妹,刚才没有来得及自我介绍,我是小蕴之的哥哥,亲哥哥,也是南疆的大祭司--九尘,你可以叫我大哥,也可以叫我九尘大哥,当然,大祭司什么的就不要叫了,太见外了。”

    言语中的熟稔,仿佛刚才跟谢清婉的对峙丝毫没有发生过一样。

    谢清婉有一霎那的呆愣。

    这人说什么?他自称是朱彝的哥哥?亲哥哥?朱彝是有很多兄弟,但是在她的认知里,却绝对没有一个南疆的大祭司的哥哥!

    电石火光间,她突然想起来昨天朱彝跟她说的那句“若我不是我”。

    怪不得两人长得如此想像!

    但是,这又能怎么样?若是他对他们有任何的心思,他都是敌人!宫里那些也是朱彝的哥哥,不是一样的对朱彝又是猜忌,又是想利用吗?

    何况这突然冒出来的人!

    朱彝脸上的平静,再也无法维持,他怎么能这么毫无顾忌说给清婉!

    只要不说,总归还有那一层遮羞布的存在,他不说,谁也不会知道!他一开始虽然震惊,但是却是不相信的,在离开前,特地的取了他的血,结果让人有些不敢置信,他们的血相融!再加上他口中的那些关于只有跟庄妃她们两个知道秘密,铁证如山,就是他再麻痹自己他在说慌,也控制不住他胡思乱想!这也是昨天他在谢清婉面前,第一次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你胡说什么?”

    “小蕴之想要否认?”

    九尘忽然严肃起来。“若是母妃知道你这么对待自己的兄长,只怕要难过的寝食难安!蕴之,母妃时时刻刻在想念你!你竟然要用这样的方式回报她?哥哥知道你这些年杀伐果断,冷酷无情,但是哥哥也知道,你那是在伪装,心中也还是渴望亲情.......”

    “你闭嘴。”谢清婉眼见他越说越过分,神志回来的一瞬间,想也不想抄起手边的簪子直接朝着九尘扔了过去!

    龙有逆鳞,而庄妃是朱彝的逆鳞。当年庄妃的死到底是因为什么,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但是庄妃已经死了那么多年,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朱彝的哥哥,且不说朱彝怎么想,光是世人的唾沫,便能将庄妃淹没。世人会怎么想庄妃?偷人?不贞?

    人死如灯灭,若是这样,庄妃只怕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还有这个人口口声声说是兄长,若是真是兄长,便不会这样在朱彝身上捅刀子!

    还说什么母妃时时刻刻念着朱彝.....

    等等,时时刻刻念着,他什么意思?

    死人可是不会念叨的!

    庄妃难道没有死?

    谢清婉扔过去的簪子轻而易举被接住,与此同时,朱彝的掌风也紧接而至。

    九尘倒是没有躲避,只是抬手间,将朱彝的一招接下,下一刻,却是一用力,朱彝被踉跄的拉着朝他进了一步。

    房间里清水,是袁嬷嬷原本打来给谢清婉净面的。

    只是此刻却是成了九尘最好的选择。

    谢清婉扔过来的簪子,成了工具。

    “你们天齐做事讲究真凭实据,就借着这个机会,摊到明面上就是了。弟妹也不是外人,即便是知道了,也不会告诉外人,不是吗?”

    朱彝挣脱不及,簪子快速在他手上划过,鲜血顿时滴在水盆中。

    随后,九尘的血也跟着低落。

    这是谢清婉第一见到滴血认亲的场景,若是可以,她宁愿从来没有见过。

    滴在水中的血渐渐的融合。

    “小蕴之,你在逃避什么?我说不过,我不会对你不利。”

    谢清婉只觉得脑袋中一片空白。朱彝竟然真的有一个哥哥!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又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发生,她就是想说这不是真的,可是喉咙,却仿佛犹如的被什么东西堵着一样,不管怎么样都说不出来。

    “你到底要做什么?”朱彝的双眸,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起来。

    “不要激动,我只是想要弟妹知道我不是外人而已。”

    至于其他的,那是他们兄弟二人的事情,自有他们自己解决,让谢清婉知道以后,至少她不针对她,他能省出不少功夫,虽然谢清婉没有什么厉害的手段,但是只是小动作不断,也是耽误事情。

    当然,关于那玉玺,就算是谢清婉不说,他就算是将谢家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出来的!

    这天下,他替朱彝要定了!曾径家加诸在母妃跟弟弟身上的那些委屈跟耻辱,他定然要替他们都讨回来。

    他九尘的弟弟,自然要睥睨这天下。

    宫里那几只,不用太在意。

    “蕴之,冷静。”谢清婉冷静了下来,心中虽然为蕴之难受,但是她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难受的时候,更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这个人虽然口口声声说对她们没有杀心,但是,到底是没有在一起过,谁知道她到底是什么心思?

    尤其是他想找玉玺干什么?

    这玉玺代表的含义,她们又不是不知道!

    不过这一世,真的跟上一世有些不一样了。上一世直到死,也没有冒出来这样一个哥哥!而且还有庄妃竟然没有死?

    这些变故是在有些出人意料。

    朱彝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小蕴之,你这些年的隐忍,也不过如此。”他皱了皱眉头,这谢清婉不过是一个还没有过门的女人,竟然对他影响这么大?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

    “我也不妨实话告诉你们,玉玺,我势在必得!统一这天下,我也是势在必得,至于你们这天齐的皇子储君,跟我没有关系,不管你愿不愿意去争,我也不会过问。总归,统一的道路上,有流血有战争是正常的,本祭司不在意!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你愿意当这天齐的国君,我会看在一母同胞的份上,对天齐网开一面。你要知道,我苗疆善用蛊毒,若是真想,不费一兵一卒便能让天齐沦陷.......”良妻难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