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532章 慎言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精彩小说免费!

    大殿上层层的白幔让人徒生出一股悲情。

    入目的白在昭示着的一个君主的陨落,一个属于他时代的结束。在风中随风舞动的白幔,似乎在不甘心的向世人诉说他的留恋,又似乎在像世人告别,告别这尘世间的唯一的念想。

    即便是这掌管天下的主宰,又能如何?还不是一样的躺在这棺木中?

    “王妃,小心脚下。”

    袁嬷嬷不知道谢清婉在想什么,但见她微微有些出神,半仰的脸在日光的照耀下,仿佛如珍珠般耀眼。她脑中突然冒出仅知道的几个词之一----熠熠生辉,反正她也不知道这样形容对不对,此刻她心中只有这一种感受。

    谢清婉回过神来,不在让那随风飘舞的白幔分走了吸引力。

    “嬷嬷,进去吧。”

    小冬子在一旁默不作声。

    他有一些不理解,他去请谢清婉的时候,谢清婉可是半点都没有要来的意思,怎么到了这会,她自己过来了?

    现在过来多危险啊,刚才二皇子跟六皇子还差点见血了!若不是考虑到皇上尸骨未寒,只怕真的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若是锦王爷在就好了。莫名的,他感慨起来。

    二皇子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谢清婉会过来的。

    不过,来了正好!省的他在派人一遍一遍的去派人请她。

    “锦王妃,既然来了,何不进来?”

    大殿上还有几位皇子,谢清婉前世很少出门,即便后来嫁到了锦王府上,她那个时候一心只想报仇,也没有机会去见识到其他的几个皇子,这一世重生,她也没有机会见到,不过今天即便见到了,意义也不大。

    无关紧要的人,她也不会太去关注。

    谢清婉强迫自己从前世的记忆中回过神来,面色平静的迎向众人的目光。

    没有直接开口接下二皇子的话,更没有要开口跟众人说话的意思,她只是徐徐的走到棺木面前,郑重的磕了一个头,而后,这才站了起来,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锦王妃为什么不回答本王的话?”

    二皇子朱昂之有些恼怒。她分明是想要他在几位弟弟面前难看。若不然,怎么会这样让自己下不来台?他已经给了她面子,若不是朱彝还有用处,他一个女人,值得他上心?哼,她再高傲又能如何?

    等到朱崇儒的棺木移驾到皇陵,这天下,便只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太后那老女人无足无惧,一只脚都快跨进棺材中了,还想着掌管这天下?垂帘听政?呵呵......就是做梦,也不会有哪一日。

    哪怕是一个幼童,也知道后宫不得干政,不需要他出手,那些言官便能将太后收拾了。

    至于最有竞争的老六,天齐历来注重嫡庶有别,立嫡立长,大皇子死了以后,他便是长子!老祖宗的规矩,他们若是要反驳,便是打自己的脸。

    想到这里,他似乎已经看到了皇位在朝着自己招手。

    “二皇兄这话不妥。”

    六皇子见二皇子这样刁难谢清婉,心中顿时一喜,面上却是不显山不显水的。

    这个时候他挺身而出,等待朱彝回来,谢清婉定然会将大殿上的事情尽数告诉朱彝的,到时候,他因为维护谢清婉跟二皇子对上,朱彝自然是要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再说了,他虽然说去送孟大人,京城又被围得严实,但是这不代表京城的消息就一定泄露不出去。若说朱彝半点消息得不到,他是不相信的!

    即便他无心皇位,但是他自己的未婚妻,还有老太妃可是都在这宫里的!最主要还有平宁公主呢!

    异国和亲的公主,还没有能皇上安排便遭难,对新月来说,也是一个发难的机会!朱彝是不会给她们这样的借口的!

    “八弟妹只是一个妇人,来祭拜父皇,自然是要诚心诚意,倒是二皇兄特地在她诚心拜祭的时候开口,是要故意让八弟妹在父皇灵前失了面子?让九泉之下的父皇也不得安宁?”

    这么一大顶帽子扣下来,若是他在说下去,反倒是不孝了。

    狠狠瞥了一眼六皇子,二皇子再度看向谢清婉。

    “还请八弟妹见谅,皇兄思虑不周。”

    也不知道朱崇儒是可怜还是规矩就是如此,谢清婉不清楚,这大殿上几位皇子竟然都不约而同的独自前来,至于家眷,竟然没有一个人带着过来。

    女人不能进大殿?若是如此,他们又为何三番两次的请自己过来?

    她不动声色的环视了一圈四周,随后这才将视线落在二皇子身上。

    她在被倪念儿掳走后的一切遭遇,都是这个人造成的。

    “二皇子此话差异,清婉不敢当,听闻二皇子素来谨慎,考虑周全,如今到了宫里,尤其是清婉这里,怎么就思虑不周了?是因为根本没有将锦王府放在眼里,还是说觉得锦王府是眼中钉?心头刺?”

    大殿中有一瞬间的沉默。

    谢清婉这是毫不留情面将他们之间的那层窗户纸直接捅破了啊,这是不是说,他们已经彻底的站在了对立面上?

    尤其是六皇子,心中更是狂喜,看来果然自己刚才的做法是对的。

    “八弟妹何出此言?本王也只是想问你一句话而已,如何就上升到了这样的高度?若是人人都这样的话,本王以后岂不是不能开口出一句话?再说,我跟蕴之一向关系不错,你这么说,不是诚心让我们心中添堵吗?”

    二皇子眼中阴郁遍布,这谢清婉真是放肆,不过一个罪臣之女,竟然敢这样不给自己面子!她真以为自己了不起?若不是因为朱彝,就算是丢在人群中,也不会有人多留意她一眼。

    “是非曲直,二皇子心中明白就是。”

    谢清婉挺直了腰板。

    衣袖下的手,却是缓缓的将老先生给她的莨菪,捏碎,而后接过袁嬷嬷手中的纸钱,将药粉随着纸钱一同放进了火盆中。

    空气中有烧纸的味道,还有一种淡淡的说不上来的味道,很淡,若不是在意,根本分辨不出来。

    “清婉只是一个内宅妇人,若有得罪,还请二皇子多多包涵。”

    二皇子只觉得谢清婉是在含沙射影的说他心胸狭窄。

    “八弟妹,可要慎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