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531章 不是易容的“朱彝”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精彩小说免费!

    “朱彝”眼神闪烁不定,嘴唇动了动,还没有没说出一句话,却是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药竟然是有这么好的效果?

    谢清婉虽然有些疑惑,但是还是忍住没有上前,而是朝着内厅摆摆手,往后边退了一步,万一有诈呢?

    真正的朱彝却是在看到谢清婉的手势的时候,从内厅出来,转瞬便到了“朱彝”的面前。

    “若不是亲眼所见,我倒是不知道,这世间竟然有如此跟本王想像之人。”

    那倒在地上之人,没有易容。

    “不是易容了吗?”谢清婉远远的看着朱彝将那人点了穴道,这才看开口,“不过老先生的配置毒药的医术都是比他医术还要好。”

    这样说是有比较的。

    她的那些莨菪,老先生一直想着是如何能发挥它们的最大的药效,一直没有个好的结果。这随便配出的毒药却是将那假冒之人一下子便撂倒了。那人身手之高,可是将陈丹甩几条街的。

    果然是任何人都不能小瞧。

    “不是。”

    陈丹他们随后从内厅一起出来,从朱彝的手中将那假冒之人层层捆住。

    谢清婉没有想到孙四竟然也进了宫。不过想到朱彝出去后的事情,大概是召集了他们。

    ‘先将人带下去。”

    朱彝挥挥手,陈丹他们毫不犹豫的将人带走。

    “清婉,你在殿里好生的呆着,我去才审问一下这人到底是什么人。春宁不能留,我留下孙四还有六娘他们在暗处。”

    交代了谢清婉,又将她送到了内厅,他这才离开。

    却说谢清婉却是心中藏着疑问,在朱彝离开后,直接去了老先生那里。

    虽然一直没有能将莨菪的药效发挥最大的用处,但是谢清婉还是直接将东西取走了一部分。

    “袁嬷嬷,大殿之中你可能想办法潜进去?”

    袁嬷嬷摇了摇头,“王妃,大殿上高手如云,奴婢进不去。”

    朱彝定然是不会让她自己冒险的,就是引诱这个假冒之人出来,他们也是提前商量好了的,若不然,他怎么也不敢让她自己孤身犯险的。

    没有办法进去?若是进不去,她岂不是白费了那么多的心思?

    若是太后的心思彰显的太过明显,大殿上的那两位定然是要转过头来去除掉太后的。

    现在这种局面迟早都是要打破的。

    既然如此,到不如趁着朱彝还在暗处,让他们以为朱彝还没有回来,而后先战斗起来。

    “去请小冬子过来。”

    她可是没有忘记,大殿上的那两位,可是想让自己过去的!

    既然如此,那就她亲自过去就是了。

    怀中的那莨菪做成的药丸,仿佛是烫手的山药一般,若是不能成功,再想得到机会,便更小了。

    毕竟二皇子蛰伏那么长时间,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王妃?”

    袁嬷嬷有些迟疑,毕竟,大殿上的危险,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现在这假冒之人,还不知道是什么人,更不知道他是谁的人,若是是大殿上的人,现在王妃过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嬷嬷,我自由主张。”

    袁嬷嬷见她这样说,知道她心意已决。

    庄妃旧居里,老太妃到了庄妃的书房里,对着她收拾的干净的书房仔细的看了一遍,等到看到墙角里已经落了灰尘的那玉如意,忍了那么许久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

    她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着这么快,更没有想到,她们竟然要在已经死去多年的庄妃这里避难。

    说来讽刺,庄妃死的时候,他们没有能帮上忙,如今她们有难,竟然还有侵占她以前的旧居。

    “太妃,要是庄妃泉下有知,定然也不会希望你发生什么事情,毕竟,咱们王爷可还没有能娶妻生子,庄妃娘娘的遗愿还没有实现,还要你等着去督促咱们王爷完成呢!”雷嬷嬷上前扶住了老太妃,轻声道。她在太妃身边那么多年,自然是知道太妃心中再想什么。

    从三皇子逼宫到二皇子斩杀了三皇子,又到六皇子打进宫里,这个天齐的皇宫,乱成了一团,而太妃在却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儿子死后,那白发人送黑发人伤痛,将她击垮了。

    庄妃娘娘红颜薄命,谁又能想到她会死去呢?还是以那样的方式?说起来太妃也不算是不帮她,只是那个时候太妃也被太后压制的死死的,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至于秦丞相,他一个丞相,又岂能插手皇帝的后宫?

    锦王妃留在养心殿,那两位现在不好跟锦王爷撕破了脸皮应当不会将她怎么样,在加上有陈丹在暗中保护,应该没事,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不拖谢清婉的后腿。

    “对,我还有蕴之......我还有蕴之......”

    霸权之路向来都是由累累白骨铸成,庄妃不管怎么说,卷进了这个圈子,定然是不能全身而退了。

    秦丞相如老僧入定般,抬头望着天空,平安侯却是满心紧张。

    虽然说不至于完全不知道的这宫里的消息,但是丞相不说走,他也不好意思说走。再说了,他也实在是怕,毕竟那定国公脑袋被砍了的血腥的场面,还一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他一闭上眼睛,那颗圆滚滚的人头,便会出现他面前。

    他真的怕一出了这破落的宫殿的门口,便会尸首分家。

    到底是富贵的日子过惯了,若是可以,随愿意去过那种提醒吊胆的日子?就是不知道家人都怎么样了。

    老太妃的低低絮语,听得三娘格外的心酸。

    这里便是锦王爷母妃的宫殿吧?看样子以前是应该有人在打扫的,若不然也不会只是这么浅浅一层灰尘了,只是宫里发生这些事情,大家都想着活命了,谁还想着去大扫一个死了那么多年没有主人的地方。

    老太妃应该是心疼锦王爷的母妃的,不过事情过去太多年,即便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又如何?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她家姑娘会不会再遇到什么事情?

    说起来,这几年从她到姑娘身边,竟然总是多灾多难的!

    这是上天对她的故意磨难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