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528章 慢慢说给你听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精彩小说免费!

    谢清婉没有去大殿。

    且不说大殿躺着朱崇儒尸体,单单只是有二皇子在那里,她便做不到不动声色。

    在面对着自己的敌人的时候,只能看着却什么反抗也做不出,这是让人特别郁卒的事情。

    莨菪已经被搬进了养心殿。

    小冬子走的时候欲言又止,但是她只当没有看到。

    面对着这几盆莨菪,谢清婉又再一次感慨,若是胡三刀在就好了。

    “陈丹,帮我找一个会医术的过来,即便是跟着胡三刀学了两天,但是她也只是能辨认最基本的草药而已,对着这种不常见又不知道药性到底如何的,她只能是干着急。

    仿佛是对着窗外自言自语一般,谢清婉小声喊了一句。

    若不是有窗户微动的慌了两下,她几乎以为自己是真的对空自言自语了。

    朱彝在早上离开以后,不知道去了哪里,到现在没有一丝音信。

    虽然她有些放松,但是同时心中却是更加担忧了,这人不知道是什么人,更不知道有什么目的,若是真的要对的她们出手,他们在明,他在暗,这并不好防备。

    “王妃,可要用午膳?”

    一上午时间过的很快,正午时分,春宁动作轻缓的进来,见谢清婉坐在窗前沉思,轻声开口,暂时没有了性命之忧,她也开始了认真的讨好主子。

    简单的午膳,谢清婉却是没有太多的心情计较。这个时候,有的吃便已经不错了。

    袁嬷嬷神色慌张从外面进来。

    “王妃,外面来了一个侍卫,说是太后娘娘请您过去。”

    来人是阿大。

    “太后娘娘?”她放下手中的筷子,若有所思。“嬷嬷,告诉他我一会过去。”

    好在阿大没有过多的纠缠。

    春宁在一旁默不作声,谢清婉食不知味。

    “怎么吃的这么简单?”

    倏然,在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道男声。

    春宁立即挡在了谢清婉的面前。

    “谁?”

    “清婉,是我。”春宁的质问,并没有任何的回应。那声音而是又远至近,下一刻,人影出现在谢清婉的面前,似乎是觉得春宁有些碍事,但是看在她护着谢清婉份上,他难得的没有发脾气。

    谢清婉却是突然放松了下来。这声音,是朱彝的。

    而眼前的人,冷峻的面容中带着一丝的疲惫。一身天青色的袍服,袖口收紧,腰带上的羊脂玉佩,有些歪斜。而靠近脚腕处的衣角,却是有些这褶皱。

    整个人站在那里,身姿挺拔,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肃杀。

    只是一眼,谢清婉便知道,这个朱彝,是真正的朱彝的,不是早上的那个。

    真正的朱彝回来了。

    春宁不知道谢清婉怎么突然变了情绪,但是想到这个男人的可怕,她在听到谢清婉示意她出去的时候,还是赶忙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吃了?”

    朱彝摇了摇头,他这一路风尘仆仆,只想快点到他的身边,原本是要去河洛客栈的,只是听到陈丹的传信,竟然有人在宫里顶着他这张脸出现,这让他如何能放心?是以,他一刻也没有停歇,赶忙入了宫。

    他将视线从春宁消失的门口收回来,仔垂眼仔细看着谢清婉,半晌,才开口道:“还没有。”但是这一路上却是没有觉得饿。

    如今看到她平安无事,他一颗高悬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这一放松,他竟然觉得有些饿了。

    “我让春宁再去做些。”

    “不用。”朱彝摆手拒绝,“这些便可以。”那个春宁,可是那假货放在这里的眼线。他这一刻倒是有些感谢他放在了这里一个眼线,反倒是给了他一个突破口。

    如实不然,隐藏太深,连挖掘都很难去挖掘。

    毕竟,能大胆到去易容他的模样,甚至还敢公然在宫里出现,若不是有足够的胆量跟依仗,他定然是不敢这么做的。

    只是那人是谁?不过总有见面的时候。

    “宫里的一切,你都知道了吧。”包括那个冒牌的假货。

    朱彝点头,“先用膳。”

    他自然一切都知晓,并且早都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若不然,他怎么会走的的如此干脆?“我一会跟你具体说。”

    招来春宁打了清水,朱彝简单的梳洗一番,坐在了谢清婉的一旁。

    谢清婉心中担忧他会说什么,又担忧他等下只告诉自己一切有他安排,而后便又什么都不说,到最后,她也只是得到一个表面都能看到的结果而已。想到最后,她自己也不知自己究竟是想要如何了。

    “可是不合胃口?”

    终于朱彝见她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却不在动筷子,略微一想,便知道她在想什么。

    “清婉,这一路上,虽然看似平静但是实则凶险万分,有人希望我能回来,自然有人希望我能立即死去,是以......至于这宫里,有陈丹在,还有我走之前布置好的一切,再加上影子卫在暗处,我定然是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他到底没有明白自己的心意,她是想跟他一起并肩作战,而不是只能躲在他的背后,当一朵被保护的娇柔的小花。

    不过,算了,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他能安全回来,这是最好的事情。

    “孟大人呢?”

    “自然已经离开。清婉,等有空我慢慢说给你听。”

    谢清婉自然不会在打破砂锅问到底,只当他什么都未说过就是了,她什么也没有听到。

    “冒充之人可有说什么时候再过来?”

    谢清婉将面前的菜夹给朱彝,这才开口:“没有,他起初来的时候也是悄无声息,陈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对方武功之高,定然是少有的高手。毕竟,陈丹和陈恒的武功,已经是很高了。

    一招将陈丹制服,定然是高手中的高手。

    “对了,他在离开之前,带我金銮殿后见了一个人。”

    她心中都是想着朱彝回来以后的事情,根本就是忘了太后叫她的事情。

    是以,阿大再次过来的时候,她却看向了朱彝,“现在就是你想说,只怕也没有时间说了,太后娘娘大概是等的着急了,派人来催了。”

    现在朱彝回来了以后,她更是不怕太后,唯一让她觉得糟心的,还是这冒牌的人。

    此刻的真正的朱彝回了,他又会去哪里?还会不会假冒了朱彝的脸继续?

    她想不出答案。

    脑门却是霍霍的生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