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519章 有鬼啊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精彩小说免费!

    袁嬷嬷一路被带到了谢清婉的房间。

    这一路上虽然路程不长,但是她仔细的分析了许久,但是依旧没有能才想出什么,即便心中隐隐有那个猜想,但是这是皇宫,宫里的水有多深,她还是知道!就如纪德那般被朱彝信任的人,不是也一样的在选择朱崇儒跟朱彝之间,还是选择了朱崇儒吗?

    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她要弄清楚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现在朱昂之定然是没有空管她们,只要六皇子一天不倒,他就不会这么腾出心思来对付自己。

    袁嬷嬷大概也知道谢清婉的心思,门关上的一瞬间,她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奴才是老太妃的人!一直潜伏在黎贵人身边,智水公子是奴才的救命恩人,是以他请奴才给王妃带两句话,奴才怕暴露,这次没有敢早出现。”

    她说着,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的手帕,“公子说,王妃你自然知道用意。”

    “袁嬷嬷,”她轻声道:“黎贵人死了,你有何打算?”

    虽然她知道,袁嬷嬷可能会有安排,但是她还是想问一声,在已经确定她是能用的人时,她便动了心思。她能在这后宫潜伏这么久,定然是和周嬷嬷一样,对这深宫都了如指掌的,如今能用的人不多,能多一个得力的帮手,她自然不介意。

    袁嬷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看到谢清婉平静的望着她的时候,她脑中灵光一闪,“太妃说,这宫里奴才可以自行择主。”当然选择的都是经过的精心的挑选的。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

    袁嬷嬷出去以后,谢清婉怔怔的看着手帕,一时间思绪万千。

    不写情词不写诗,一方素帕寄相思。郎君着意翻复看,横也丝(思)来竖也丝(思)!她将手帕放在床上,慢慢的将边角的几根丝线抽了出来。而后,原本光滑的手帕上,少了丝线后,竟然露出双层的内层。

    里面只有寥寥几个的字。

    一切放心,平安保重。

    即便是有朱彝给她带了话,但是此刻看到智水的话,她还是忍不住的湿了眼眶。

    从清风城回来,一直没有能看到他的平安,这是她的心病,但是的这几个简单的小字,却是让她一颗高悬的心,放了下来。

    他们都平安,她也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了。

    至于二皇子,他不会让他得逞的,她可不会这么善良到让自己的敌人坐上那个位置,而后让他们有足够的实力去对他们展开屠杀。

    她不允许。

    至于用什么方法,她现在根本近不了朱昂之的身了,而阿大他们,在她们回到养心殿后,便已经能走了。至于影子卫,这是她的依仗,根本不能动,不然若是朱昂之反悔,这养心殿没有人手,定然是不行的。

    不知道这个时候陈丹去了哪里,她知道朱彝一定是有什么安排的,若不然,他不会这么干脆的就离京的。

    皇宫门口,张玉佩身上已经中了几刀,鲜血顺着衣衫留下来,他也顾不上去擦拭,战况比他想像的激烈多了,但是还不够,若是不能在这宫门前将这斗争消灭,只怕这以后都没有安宁的日子了。

    “张玉佩,你何必负隅抵抗,就是你战死在这里,里面的那位最多只是一句打扫干净!你以为,他会追封你不成?痴心妄想!一个亲爹都能下手的人,你还指望着他宽带你?”

    六皇子高声道:“放下手中刀剑,自愿归顺的,官晋三级,反抗的一律处死,谋逆大罪,罪连九族!现在,你们若是继续想要为了一个弑君的人出头,本王就要开始大屠杀了!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时间不多了,你们考虑好!”

    秦若在宫门外,心中着急,但是他却又没有办法冲到前面去。

    父亲不知道怎么样了,若是二皇子真的将皇帝都杀了,那么父亲.......

    他打了一个冷颤。

    不会的。

    朱昂之带着人过来,便听到六皇子这样的话。他原本还有些心虚,怕万一有人怀疑圣旨的真实性,这会儿见他这样咄咄逼人,脸面上便有些下不来,怒喝道:“老六,你何须这样编排二哥?咱们本就是骨肉至亲,何必非要闹的这样?父皇既然愿意将这担子交给二哥,二哥又怎么能让这天齐落入贼人手中!”

    “二哥这话就不对了,”被他这样一说,六皇子也不生气,只缓缓道:“既然二哥说是我二哥,那么三哥也一样是亲兄弟,都说人有远近亲疏,我们不能兼爱众生,但是自己兄弟的为人,咱们还是都清楚的,为何二哥称呼三哥为贼人?”

    “我们的确是兄弟不假,但是一个能对父亲下手的人,老六愿意跟他做兄弟,二哥可不想,朕可没有那么残忍的兄弟!一视同仁?朕做的不到!”

    话说到这里,朱昂之语气中不耐又再去遮掩,只是挑起眉梢,直问六皇子:“难道说,六弟不是这样认为的?还是说,你其实也是想着对父皇不利!若是那样的话,朕今天便一起送你去见老三!”

    六皇子被这一通话噎的肝疼,最后硬生生往喉咙里咽了一口唾沫,阴着脸道:“二哥倒是会扣帽子!当时什么情况,难道二哥自己心里没有数?若是父皇在天有灵,定然会死不瞑目!”

    朱昂之也不在意他态度,环视一圈,道:“父皇自然是在天有灵的,若是不然,怎么会传位于朕?六弟,朕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是皇位关系到万千的黎明百姓,关系到天齐的天下,朕不能那么任性,随便说给你就给你!”

    六皇子目光陡然犀利起来:“原来这才是重点!你可真是我的好二哥!”

    “你知道就好。”朱昂之懒洋洋的一笑,漫不经心道,心中却是在思索着如何能将他快速的消灭。

    下一刻,他又缓缓开口,目光尽是讽刺,但是开口的话,却是掷地有声:“朕定然要将这天齐的江山,替父皇守护好!”

    他这番话极为硬气对视一眼,六皇子被气的脸色铁青。借着宽大衣袖遮掩,六皇子的拳头攥的几乎要伸进肉里去,他目光一闪,正待说话,突然天空中却是降了一片白布下来。

    上面用鲜血书写的字,格外的刺目。

    “有鬼啊.......”顿时,场面一时乱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