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514章 国不可一日无君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精彩小说免费!

    所有的人,都以为老太妃跟锦王妃过来,也只能是让这金銮殿里徒增两滩血液而已。

    就是三皇子自己也这么认为,是以,他对这两个女人并没有太多的防备。

    对老太妃和谢清婉身边的两个随从,更是没有放心心上。

    “父皇,你若是再不下笔,休要怪我让你在女人面前出丑了!”

    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进来的两个女人,他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了朱崇儒的身上,只要圣旨写了,他就名正言顺了。

    “孽子,你......”到底是自己的亲手儿子,即便是在心里怎么安慰,真看到他脖子上驾着刀,她还是有些难受,是以,不自觉的开了口。

    “太妃未免管的太多了,你以为你是为他好?呵呵,若是惹恼了朕,朕可不保证朕不会手抖.......”

    老太妃被三皇子的威胁,气的涨红了脸色。

    朱崇儒还在奢望朱彝会派人来跟六皇子对抗。

    只是可惜,他望遍了大殿,大殿中出了多出来这四个人,并没有哪里再有人,他失望了。

    “哈哈......”三皇子见他最后落笔一个字,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他想要伸手去拿过来那圣旨,而后仔细的看看上面的每一个字。

    谢清婉从上了大殿便没有再开口,她一直在等待时机,见六皇子的心思终于都放在了圣旨上,她眼中眸光一闪,就是现在。

    “阿大!”她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大殿上,几乎是若不可闻,但是一旁的阿大还有阿三,却是同时朝着三皇子扔出了一把软件!

    张玉佩听到声音只是诧异的看了一眼,随后将放在秦丞相脖子上的到送了松。动作很细微,若不是秦仲文感觉到那刀的挪动,他几乎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切。

    霎那间,他心中有了一个猜想。

    “暗卫!!!”六皇子察觉到背后有东西,未等转身,便陡然加重语气:“暗卫!”

    但是,阿大跟阿三的剑似乎是长了眼睛一般,分别从两个方向,径直的朝着他飞了过来!

    噗嗤,他听到了有利剑插入肉中的声音。

    鼻息间顿时有血腥的味道蔓延开来。

    “六皇子!”张玉佩像是终于反应了过来,“御医,御医!”

    六皇子缓缓的转过身子,他不敢置信的看向谢清婉还有老太妃,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他竟然栽在了两个女人的手中,并且还是老人跟幼女!

    大殿外有御林军听到张玉佩的呼喊,快速拎了御医过来。

    只是,那剑几乎穿透了他的肚子和左肩,一时半会根本不能拔出来。

    六皇子一双眼睛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怒不可遏地吼道,这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得很远很远:“你们竟然敢!杀了,杀了!”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快速的流出,他心心念念的筹谋到现在,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个重要的时候被两个女人破坏!

    他不能容忍,绝对不能容忍!

    大殿外的御林军涌进来层层将谢清婉他们围住。

    “你们这些蝼蚁,今天朕就让你们看看就算是你们费劲心思想要阻止,朕也还是要登上这皇位!”

    “玉玺呢?”

    只要再盖上玉玺,他便是名正言顺的国君。

    御医小心的在他吃人的眼光下撒了止血的药,奈何伤口太深,根本就起不了太多的作用。

    玉玺?

    朱崇儒突然笑了,“哈哈.......”就算是写了圣旨又如何,没有玉玺!

    谢清婉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六皇子,竹篮打水一场空,到最后他才发现,最要的东西,没有!

    六皇子见朱崇儒不动弹,他发了疯的一样朝着朱崇儒怒吼:“玉玺呢?”

    他的心中越是愤怒,身上的血越是流的厉害,但是,他没有在意,他只想快点找到玉玺,而后,这一切即将结束,以后便是他朱善的时代。

    朱崇儒没有开口,六皇子拖着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身躯,朝他伸出了手。

    突然,从大殿的一侧,突然跑出来一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刀子插进了朱崇儒的脖颈。

    顿时,鲜血如注!

    朱崇儒来不及反应,便永远的倒下了。

    来人是黎贵人。

    六皇子目呲欲裂,他恨不能将黎贵人碎尸万段!

    谁让她杀死朱崇儒的!他没有召唤她,她竟然敢私自跑出来坏他大事!简直不能原谅!

    愤怒之极,他骤然拔出了身上的软剑,一把刺向了黎贵人。

    变故发生的太过突然,谁也没有预料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更不知道黎贵人是怎么突然冲出来的!影子卫即便速度快,但是他们的面前有重重的御林军,根本就不能及时过去。

    “哈哈.....”黎贵人捂住胸口不断溢出的鲜血,眼底尽是疯狂,“我的主人才不会像你们这么愚蠢,这江山注定是我主人的!”

    六皇子突然便想到了那幕后之人,大皇子一定也是他杀的!

    “秦先生,秦先生......”他心中生出一股惧意,可惜秦有光并不在这里。他想起来了,他不想再按秦有光的想法再多等几天,便让秦有光老实的在府上呆着......

    朱崇儒死了,他也活不成了,结果努力了那么久竟然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他不甘心。

    可是,他再不甘心,眼底还是开始有些看不清了,“玉玺,玉玺,玉玺在哪里......”

    嘭,他被鲜血染透的身躯,径直的倒在了地上。

    争来争去,结果都死了。

    秦仲文在张玉佩的剑的压力下起来,“张大人,你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圣上已去,逆贼已死,你还不速速传令下去,国丧!”

    张玉佩没有想到秦仲文没有立即处死他,反而是要他去准备国丧,他一时不敢相信。

    变故突生后,他心中也不知道等下要怎么办,毕竟谋反的跟被反的都死了,结果他们这些小兵要如何自处?

    不管怎么样,现在既然秦仲文说了,他自然要赶紧示好。

    “末将领命。”

    “且慢,”太妃却是突然开了口:“皇城门口的兵,都撤了吧,若是有人肝胆趁机作乱,杀无赦!张统领,这可是你唯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

    张玉佩浑身一僵。太妃这是怕城门口的六皇子也趁机反了吧?

    “是!”

    张玉佩一只脚才出了大殿的门勘,突然,黎贵人冲出来的位置,响起了一阵笑声。

    “哈哈......国不可一日无君,这天下,终究还是本王的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