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508章 雷声大雨点小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精彩小说免费!

    赵文淑被谢清婉说得脸上一烫,顿时竖起柳眉,气恼的看向谢清婉:“皇上,你看看她!妾身不过说了她一句而已,她便这么自傲什么光荣都往自己身上贴,把这莫须有的脏水往妾身身上泼,实在是太狂傲了!”

    “好了!”

    朱崇儒的脸色沉了又沉,扫视一圈,道:“朕的话是不管用了是吗?朕让太妃静养,你们在这里吵吵闹闹的,像个什么样子!若是嫌命长了,朕不介意现在就送你们一程。”

    一句话,让原本还想再向朱崇儒告状的赵文淑跟杨美人顿时噤了声,生怕下一刻便会让朱崇儒开口说赐死。

    朱崇儒见场面安静了下来,这才道,“从今天起,没有太妃允许,任何人不许来这养心殿,若是有人想要挑战太妃权威……”

    “臣妾不敢!”赵文淑跟张美人还有杨美人顿时伏在了地上。

    “哼……”

    朱崇儒看向依旧站在原地,面色平静的谢清婉,他的目光中有了些许探究,更多的,则是一种强装出来的和蔼,他的语气渐渐的缓和下来:“清婉,太妃在病中,许多事情不方便处理,朕命你协助太妃,许多事情你便有了权力,知道吗?”

    谢清婉点头,“清婉知道了。只是清婉毕竟是小辈,又还是没有嫁入锦王府,况且清婉出身也不高,面对这后宫,未免有些吃力,皇上圣明,不如准了太妃娘娘跟清婉一起回锦王府养病吧。若是皇上到时候想太妃了,清婉再和太妃一起回来。”

    “哦?原来这后宫竟然还有人敢将你不放在眼里?清婉你这样如何能帮助太妃?纪德,这后宫的规矩竟然已经松懈到了如此的地步了?”

    谢清婉的这句话算是将所有后宫女人都说进去了,虽然听起来是抱怨,但是事实上,还是在一遍一遍的提醒着朱崇儒,要他能公开认可她的身份。

    旁边的周嬷嬷眼圈一红,在纪德没有开口以前,迅速的跪倒在地:“皇上不要动怒,锦王妃还只是小孩子心性,这宫里娘娘们毕竟是皇上的人,若是王妃稍微不能处理好,到时候便要落得一个不孝的名声了。”

    朱崇儒沉下脸来:“不孝!?这后宫,竟然连嫡庶也不分了?你乃正一品王妃,朕倒是想要知道,谁能说你不孝?谁敢让你孝?”即便是贵为皇妃,那也依旧是妾而已,但是朱彝,即便他再不喜欢他,他却还是自己的亲儿子,都说母凭子贵,便是这个道理。

    赵文淑只觉得心中一滞,脸上隐浮现了讪讪,心有不甘的看向谢清婉。

    当然还有周嬷嬷。

    她就说这谢清婉怎么突然变得厉害了,原来是这婆子的功劳。哼,不过是一个快要入土的老婆子,竟然还敢出来作妖?真是活的不耐烦了,看她等到回去以后,怎么好好的弄死她!

    谢清婉适时的叹口气,道:“皇上,还是先进去看看太妃吧,这个时辰,太妃也差不多要醒了。”

    朱崇儒却是没有离开,他的目光依次扫过这殿内的几个女人:“你们这是不打算走了?”

    “好了,”太妃虚弱的声音从内室隐隐传来,淡淡的,却是及时的打断了他们的话:“是皇帝来了吗?”

    他这样一说,赵文淑的脸色倏然松了几分,一双水眸看向朱崇儒,带着无声的希冀,显然是希望他能看在往日的情份上,不要计较今天这件事情。

    “太妃醒了。”

    朱崇儒没去看赵文淑,而是看向了内厅。

    赵文淑失望的向他深深施了礼,轻声的道:“臣妾告退。”

    张美人却在这个时候嘴唇动了动,显然是想要开口说些什么,谢清婉余光瞥到她的动作,心底泛起冷笑,嘴上却抢先出声道:“呀,张美人也来了?今日宫里都在传你宫里昨夜闹了鬼,你却在这个时候过来太妃这里?万一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冲撞了圣上和太妃,你.......你......”

    张美人浑身一僵,皇上会不会一怒之下砍了她?

    早知道赵文淑这么不是谢清婉的对手,她就不应该出来!还有杨美人那个蠢货,一句给她们自己挖了一个坑,结果可好,没有埋到谢清婉,反倒是把她们自己埋入了半截身子了。

    “皇上明鉴,不知道是有谁要诬陷臣妾,臣妾昨日在宫里修剪花草,宫里可是安静的狠......”

    朱崇儒听到太妃的声音,哪里还有心思跟她们在这里耽误时间。

    “退吧。”

    朗声将人喝退,他头也不回的大步朝着太妃内厅走去。

    赵文淑发誓,她绝对的在谢清婉眼中看到了一抹蔑视,对她们三个人的蔑视!可是现在朱崇儒在这里,她们再说什么都无益。

    没有能让她们伤筋动骨,谢清婉也有些不满意,看来这朱崇儒不管嘴上说的多好,但是这行动上,还是无不在昭示着他对她的戒备啊。到底是他后宫的女人在他心中的分量大。若是两方都是后宫的女人,只怕光张美人那一条不干净的东西冲撞皇帝,就够她死好几次的。

    到了她这里便雷声大雨点小了。

    不过不等谢清婉要怎么对付赵文淑,整个京城便开始乱了。朱崇儒养心殿离开以后,赵文淑她们只是被罚了禁足,即便赵文淑不满意,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朱崇儒走的时候跟太妃说了什么,谢清婉不知道,她只知道,在天黑的时候,整个宫里突然戒严了起来。

    荣静公主跟平宁公主都被送到了养心殿,秦萱跟着一起被送了过来,就连端静公主,也在过了不久以后,也来了。

    “要发生大事了。”

    平宁公主看了一眼屋里的人,突然感叹了一句。

    她当初在新月的皇宫里的时候,便是突然戒严,而后发生了后面那些事情。若不是她们都没有能力,谢清婉何须受那么大罪?

    现在谢清婉脖子的刀痕已经不是很明显了,若是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脖颈间伤疤脱落以后还有淡淡的红痕,现在天气还冷,可能等长到了夏天,便差不多了会完全消失了。

    房间里顿时弥漫上一层说不上来的紧迫。

    “这来的也太快了一些。”

    端静公主赞同的附和了一句。她才提醒了荣静公主几天?就是她自己都没有做好准备,何况是荣静?更不要说是谢清婉每天既要照顾太妃还要应付这宫中的其他女人了。

    这皇宫,终将是不平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