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504章 油嘴滑舌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精彩小说免费!

    三娘不紧不慢的烤着朱彝的衣裳,她倒是没有想到朱彝会在这个时间过来。

    内室的两人似乎一直是呢喃低语,又或者是知道她在外间,不好意思大声说什么。“小姐,我去烧些热水过来,你注意关好门窗。”三娘识趣的离开。

    朱彝对于三娘的举动,不由暗暗点了点头,但是面上却是丝毫不显。

    谢清婉却是脸上一红。她抬头看了一眼外室,微微怔神,旋即却又恢复了平静。“看来你要等上一等了。”

    这样冷的天气,泡了热水澡将身上的寒气泡出来,也是好的。

    “左右我不急。”

    “那使者那里......”谢清婉有些担忧看向他,他虽然想用兵权换取留在京城的机会,但是朱崇儒却是并不买帐,她担忧他一路受监控。

    朱彝倒是不甚在意,“无妨,他不会在意这些。”他只要能安全回到新月王朝,至于其他的,不是他该管,也不是他能管的事情。

    片刻后,他面色变得郑重,想到宫里的这些令人讨厌的人,他面上闪过一丝的厌恶。“清婉,我不会在宫里太久,等到天亮之前,我必须出宫,是以,我没有太久的时间跟你说太多的注意事项,但是你要记得,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在你身后,你不要一个人傻傻的往前冲。”

    室内无风,烛光却燃烧的更热烈了起来。

    “你的想法固然很好,但是却也要不动声色。那位虽然多疑,但是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还有,这宫的女人,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的!”他今天的话似乎有些多了,大概是兴致极佳吧,在此刻暖和的室内,他的声音也比往日轻了一些。

    “华氏的人,已经给了你母亲。”虽然他也很想将这柔情的时间变得更长一些,但是他知道不现实。内室的暖炉在谢清婉的动作之下,已经开始袅袅的冒着青烟,屋里渐渐的拢上一层淡淡的香气,嗅在鼻子里,会让人一颗心也跟着醉了起来。

    他撑着脑袋看向谢清婉,目光隐约迷离,最深处好像又带着一丝的不忍。

    还有一个消息,他不知道谢清婉知道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虽然,以前她也答应过。

    “她还真有暗中的势力?怎么样?厉害吗?”

    朱彝突然笑了,“不是太多,但是作为自保的力量还是可以的,这股势力现在陈丹让孙四在管着,你在宫里若是有事情,尽管让吩咐陈丹。”

    说完他又特意交代:“若是实在是事发突然,周嬷嬷可以帮你,若是十万火急,她们都赶不到,你去找纪德。一定要记住了!”

    二人挨的是如此之近,他每说一句话,温热的气息便密密麻麻的喷到她的脖颈,有种犹如拿着羽毛扫在肉上的痒。连带着,谢清婉觉得她的心头,好像也被什么东西撩动了一样,有些不受控制的跳动了起来。

    她笑着往一侧偏了偏脑袋,道:“我这算是在大街上白捡了这些助力吗?”

    “嗯。”朱彝含笑应了一声,随即勾了她的腰身,将她整个人抱在怀中。

    是他一直渴望的怀抱。

    将脑袋偎依在他的肩头,谢清婉伸手环上他的腰。

    “蕴之,好希望这一切快些结束。”

    她虽然要复仇,但是却是依旧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很快乐。”不会等太久了。他凑近他的耳畔,低声道:“等到这一切结束,便好了。但是在这一段时间结束前,清婉,只怕你见不到父母了。智水到了京城了,最迟等雨水停歇,便会你父母还有谢家众人全数接走。留下的,都是我们的人了。这天,马上就要变了。”

    他说完,复而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又继续道:“不必担心,神不知鬼不觉,就是眼线也不会发觉,留下的都是易容的高手。至于石素,后天你找个由头,将那丫头跟东柳一起进宫,那丫头的是个有伸手的,宫里情况也熟悉,她在你身旁,三娘可以少分一些心。还有人都集中起来,若是事出突然,你们也好一起撤退。”

    等等,他说石素是有身手的?还知道宫里的情况?确定是认真的?她印象中的石素可是烧火的丫头!后来见她忠心才提拔成了三等丫头的!

    难道......她心中浮起一个想法,这人是他派过去的?为什么?

    “石素是你的人?”

    朱彝没有否认,直接的点了点头,“清婉,那次因为天花在谢府中见你,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但是他说到这里,便没有了再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了。

    “智水哥哥会在京城里呆多久?他现在过的可好?去年,是我连累了他了,若不然,他现在只怕是还好好的在弘法寺等着释徹法师回来,而后在往后的日子里为继承国师这个位置而不断的学习进步。

    可惜了......”因为她,让他两世都没有能得到好的结果。因为释徹法师的消失,国师职位被撤销,他就算是能被朱彝保出来,却依旧没有了前程。

    “......,先不说这些了,好累......就这样让我抱一会,一会就好。”

    温情脉脉的时刻,她竟然一直在这里提起了智水,虽然是他开的头,但是他是一笔带过了,现在可好,关心他也没有见得比关心智水多。

    虽然也知道智水在她心中是哥哥的位置,但是他听着她嘴里提着别的男人,就是不舒服。

    他这样一说累,果然谢清婉紧张了起来。

    “若是有事情让陈丹给我传了消息便是了,皇上本就监视你监视的比较严,你又总是这样连夜赶路,太辛苦了。现在虽然是有些回暖,但是晚上依旧是冷的,尤其这小雨,依旧春寒的厉害,你快先去床上歇会,等会到了时辰我叫你。”

    她心疼了。

    昏黄的灯光下,在渐渐的变小的雨声中,她的眼角微眯,眼眸中写满了担忧。

    他嘴角微扬,缓缓的伸过手,将她的略微有些凌乱的发丝挽回到耳朵后面,这才轻声道:“可是那样,我看不到你鲜活的坐在我身旁,我感受不到你身上传来的温度,也看不到你眼底的欢喜。”

    那一页薄纸,是没有任何的温度跟感情的。

    谢清婉有些愕然的抬起头看着他,心中仿佛有什么感谢倾泻而出了,她不无动容的张了张口,出口的话,带上了一丝轻快:“蕴之竟然学会了油嘴滑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