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502章 又何必放在这里堵心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精彩小说免费!

    夜色之下,谢清婉缓缓的走到窗前,推开了窗子。

    偌大的皇宫,宫灯一排排的被点燃,肃穆似乎又庄严,慈悲中似乎又带着低低的嘲讽跟哀叹,整个皇宫的上空,似乎都被蒙上了一层似有似无的光亮,似禁锢,又似解脱。

    谁也不知道,宫里的各处的人,都在打着什么算盘。

    三娘上前将谢清婉的手收回来,轻声道:“怎么这个时候开窗了?冷。”

    “不碍事。”谢清婉收回自己的视线,其实她也看不太远。“三娘,你说当初我们在谢府的时候,一切虽然复杂,但是至少不用时刻防备着任何的人,我们的目标明确而敌人不自知,现如今,我们成了那站在明处的靶子,不知道将要承受四面八方哪里来的弓箭了。”

    她忽然之间觉得有些觉得心累。

    “这有什么好比较的,当初小姐只是谢府的三小姐,现如今,小姐是锦王妃,未来的皇亲国戚,身边接触到的人不一样了,事情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三娘虽然经历了很多,又跟在谢清婉身边那么久,但是到底是没有经历过皇宫之中的勾心斗角,不知道到底有多可怕。

    谢清婉回头看了一眼,随即笑了,“是了,我从来一入这后宫,便是靶子,这情况从未变过,我竟然会生出感慨,罢了罢了......”

    周嬷嬷这是第一次见到谢清婉生出这样的感慨,心中多少有些可怜她的遭遇,这个也是跟庄妃一样的可怜之人,只是她有些幸运,至少朱崇儒现在是没有要动她的心思,而太妃现在有朱彝撑腰,还能护上她一护,当年的庄妃是何其的可怜,孤零。不过她到底是宫里的老人了,都快将这个对比念头按了下去。

    她就着灯火仔细的打量了一眼谢清婉,虽然看的隐晦,但是谢清婉却还是察觉到了,但是她脸上却是半分没有表现出来。

    “王妃打算如何打蛇七寸?”

    周嬷嬷思索一番,试探着问出了口。

    即便是打狗,在这宫里也得看主人,谢清婉的现在想要直接打到那人的痛楚,她自然想要知道,若是谢清婉哪里有做的不妥当的地方,她也好及时帮着纠正一些。

    “嬷嬷且等一等初心跟初衷她们能带回来何种消息,我再细细与嬷嬷说,这计划到时候还要请嬷嬷多多担着些,我也是怕哪里出了漏洞,到时候再让别人钻了空子,为别人做了嫁衣。”

    “王妃吩咐,定当全力以赴。”

    周嬷嬷屈膝行礼,对谢清婉不由高看了一眼。看来自己到底还是看低了她。

    张美人的寝殿里的灯还亮着。

    窗外似乎是起风了,有些沙沙的风声,遮住了其他的声音。但是这沙沙的声音却并不让人觉得嘈杂,反倒是像是很规律的节拍在拍打着。

    殿堂两侧的灯的摇曳着拉长了整个宫殿里的东西,馨黄的灯光下,那原本端坐着神游天外的张美人,却是鬼使神差的站了起来,大步走到外室,拿起了剪刀。

    一旁的崔嬷嬷吓的出了一身的冷汗,还以为她要自裁。

    “嬷嬷,帮我剪了这腊梅吧,我惊心的伺候了那么久,却是等不来人来观看,既然如此,又何必放在这里堵心?”每日看到这腊梅,反倒是在嘲讽自己一般。

    她也是被迷了心窍,竟然会以为朱崇儒会有回心转意的一天,万一想起来她呢?

    若不是今天见到赵文淑,她都还要沉浸在自己编制的美梦中了。赵文淑之前有多得宠?这宫里谁能比的上?况且她还是有孩子的人,但是朱崇儒竟然能眼睁睁看着她的儿子去死!更何况她这样从未得宠过的人?现在这里,他应该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人了吧。

    她拿着剪刀来到花前。

    纤纤玉指轻轻的掰了两朵开的正艳的腊梅,神色哀叹:“我当年不应该不听祖父的话,一心想着如同这花一样,开的正好时,总归会有出头一天,却是低估了这宫里的三千女人,又有哪一个不是颜色好?

    开的再好又如何?没有人欣赏,一样只能独自落败。”自然,犹如她这样的女人,也是一样。

    崔嬷嬷站在一旁,没有敢开口说什么。实在是她这话委实不好接。

    到了最后,原本开的正鲜艳的腊梅,被一点一点的扯了下来,铺满了案几。“娘娘只是不争罢了,当年娘娘在张家也是呼风唤雨的,到了这深宫,不生其他害人的心思,可是总有人不识好歹,不感激娘娘就算了,反而恩将仇报。”

    张美人微微一笑,夜色中多了一层凄楚与悲凉,“谁又不是恩将仇报呢?我也只不过是想保住这一条命而已。这后宫,从太后到皇后,到赵文淑,到老太妃,浮浮沉沉,谁又能看得清呢?谁也不知道一下刻会发生什么事情,不与人为敌,便是保全自己的最大筹码,但是若是这筹码受到威胁,我也会奋起反抗的。

    赵文淑大概还做着以为没有了皇后,太后也不能出来,黎贵人又没有了任何的机会了以后,她还能重拾辉煌吧?呵呵......她真以为自己又是老几呢?”

    不过是一个总也看不清形势的可怜人罢了。

    到了后面,她突然扬高了声音,哀怨且又有些危险。

    崔嬷嬷收走了剪刀,轻声道:“时间不早了,娘娘还是先梳洗一下,早些歇息吧。”

    张美人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望着铜镜中的女人,她轻轻拿起梳子,铜镜中的女人也跟她的动作一模一样,轻柔的打理着自己的长发。

    崔嬷嬷立在一旁默不作声,一旁的侍女更是不敢说的一句话。

    “赵文淑这一次会栽在这锦王妃手中。”张美人突然开口,虽然说的缓慢,但是语气中却是肯定,“说不得,我也得折进去,嬷嬷,我突然有些后悔见赵文淑了。”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内心的不安在一点点的扩大,而后背上,即便还穿着这厚重的棉服,她却只觉得后背突然有些渐渐的发凉起来。

    崔嬷嬷的诧异的看向张美人,随后嘴角微微笑了笑,眼神却是藏也藏不住的犀利与狠毒,“若是这样,不如奴才找个由头,或者想个办法替换了之前的办法,直接将她杖杀了或者下些剧毒,又或者直接抹了脖子.......”一命换一命,她一个奴才,也值了。

    张美人却是摇了摇头,“且等等吧,总会有人先沉不住气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