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99章 智水归弘法寺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智水站在弘法寺的山门外一时感慨万千。

    粗略的算算,他离开弘法寺竟然也有大半年了。

    在随着释徹法师进入弘法寺以后,他何曾想过,这一生竟然会有离开的时候?当然这离开时彻底的离去,而不同于以往的外出离开。

    山前的景色已经渐渐有了一抹绿意,而弘法寺三个大字,依旧苍穹有力,即便是隔了那么久,却是依旧保持着他离开时的么样,黑底金边,感觉半点没有变了模样。

    敞开的大门,依旧在迎接着四面八方的的香客。门口的两个小沙弥已经换上了他不认识的人,应该是他走以后,才换上吧的。

    他上前将信物交给其中一个小沙弥,而后在门前等着。

    他原本是可以直接去找了无方丈的,但是他还是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

    国师的职位被撤以后,释徹师父找不到踪迹,而他又是被锦王爷朱彝用了上战场的方式换来的一命,更何况,他现在身上还肩负更多的使命,自然是要低调。

    每日来求见了无方丈的人不计其数,多他一个,也不会有人注意。

    小沙弥去而复返,随后带着智水朝着了无方丈的禅房过去。

    没人会注意到这些,也不会有人想到这人是被带着去见了无方丈的。

    吱呀。

    了无方丈的门在型尚敲了门以后,被从里面打开了。

    小沙弥跟了无方丈打了招呼后,转身离开。智水却是看到了无方丈后,倍感亲切。

    “了无方丈,近来可好?多日不见,可有忘了智水?”

    了无方丈看到活生生的智水,心生感慨。

    “先请进。”等到智水进了禅房,他转身将门关上。释徹法师的失踪,他一直很想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对于朱彝的那理由,他是不相信的。

    国师一职历来有多重要,除了弘法寺的主持方丈外,最清楚的就数皇帝本人了。如今他怎么就想出来要撤销国师一职呢?

    即便是想要加强中央集权,也不应该在国师身上下手。

    释徹法师已经消失了的时间,若不是已经遭遇不测,他很难想出来有什么事情,有什么地方,能够让释徹法师留下来。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释徹法师已经仙升。但是这种可能,他虽然承认释徹法师的能力,但是却是还是相信眼前社会事实。

    “智水这次过来,可是有了释徹法师的消息?”

    智水摇了摇头,“我原本是想像了无大师打听一下师傅的近况的。”

    两人的均是摸不清楚状况,只能在一起聊了一下这半年的事情。

    “如今师傅都已经被撤了职位,我也不好再这样住在寺里了,这些年,得到方丈帮助,我代替师父跟您道谢。”

    了无方丈看着已经渐渐的有了释徹法师一些影子的智水,脸上一片慈祥。智水也差不多算是他看着长大的,虽然释徹法师没有了踪迹,但是,他的行为,他却是认可并且赞赏的,况且,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看的出来,释徹法师是只有大修为的,寺庙也是因为有了释徹法师,才会有了今天的名声,他也不能做出辱没佛家仁爱之心的事情。

    “智水且听我一言,弘法寺是你从小长大的地方,自然也会是你终老的地方,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随时欢迎你归来。至于你师父,你知道弘法寺因他而出名,自然也会一直以他为荣。”

    了无方丈的话,让智水有些感动。他不会不知道他被朱崇儒抓了入天牢的事情,从天牢里出来,那是需要运气的,而在他出来以后,了无方丈竟然还愿意冒着被朱崇儒怪罪的可能去接纳他,这让他真切的感受到了了无胸怀和修为。

    “那就谢谢了无方丈了。不过师父心系百姓,现在说不定正在哪里云游,智水会慢慢的去寻找师父,今日智水便是过来拜谢了无方丈,随后智水便只存在方丈的记忆中了。”

    从今天起,他便会恢复自己的本名,梁熙载。而智水,只会留在弘法寺,还有去寻找释徹法师的路上。

    而唯一知道释徹法师的事情的谢清婉,此刻却是有些忙了。

    而宫里,赵文淑从太妃房里出来以后,脸上原本的泪痕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笑容。

    谢清婉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她脸上的笑容,应该是太妃答应了要帮忙了,若是不然,她怎么可能是那样一副表情?

    “多谢锦王妃了。”赵文淑说完,带领了几位娘娘离开。

    谢清婉有些不解的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太妃可是答应了赵文淑的请求?”

    谢清婉上前扶了太妃坐起来,顺便还在太妃的身后垫了一个枕头,以防躺得时间长了,身上会不舒服。

    “答应啊,为什么不答应?”太妃浅笑道,“清婉你到底是对这宫里的事情太生疏了。”

    若是新月的使者前脚离开,后宫的女人却是聚在一起议论死人,不但议论死人,还是皇上的子子孙孙,这事情闹的可就大了。但是,作为风暴中心的后宫,自然是更是谣言出现的最快、最多的地方。

    朱崇儒那多疑的个性,会不重视?那根本就不可能。

    “了无方丈是那么容易请?皇上才请了他过来,现在却是再请,那不是让他舍弃老脸?皇上会答应?”

    老太妃将情况分析给谢清婉听,“自然是不会的,不但不会,反而会怒。”

    怒天怒地怒整个后宫,到时候后宫中许多的事情,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的显出真相。

    赵文淑既然想要用她儿子出头,很不巧,她儿子的死跟皇帝是分不开关系的。影响到国运事情的情况,皇上要怎么抉择?他定然是不会让往事曝光的!而了无方丈,他应该不回来了。

    “这件事情,牵扯甚广,你不知道这其中的许多事情,周嬷嬷,这几日照顾好锦王妃,除了荣静公主、秦萱还有平宁公主以外,不要跟后宫的任何人接触!”

    她有预感,这几天将会成为很关键的几天,不管是胜败还是输赢,都要等到了这一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