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98章 便是故人来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秦萱有些奇怪谢清婉为什么会突然问起来自家二哥是否婚配,但是还是老实的回答说并没有。

    荣静公主被朱崇儒要求要陪着老太妃,秦萱作为陪着荣静公主的人,自然是要过来陪着她,养心殿一时热闹无比。相对于别的宫殿中的风声鹤唳,养心殿的氛围简直是家一样的感觉。

    老太妃醒来以后,并没有多过问宫里的事情,即便是三皇子过来,跟谢清婉谈了什么,她也没有多问过什么。反倒是对谢清婉身边的周嬷嬷,多问了几句。

    “清婉,周嬷嬷是宫里的老人了,这宫里的所有的事情,不管是礼仪教养,便是许多宫里的你不知道不好开口的事情,都可以向周嬷嬷请教,对周嬷嬷无需提防,周嬷嬷在庄妃没有去之前,受过庄妃的恩惠,可以委以重任。”

    太妃将这些利事情说给谢清婉,便是直白的告诉她,这周嬷嬷是朱彝的人。

    谢清婉将一切都应承下来。现在宫里事情太多,有周嬷嬷这个百事通在,她自然可以轻松不少。

    至于秦若的事情,她可以制造机会,但是能不能成,她也不知道。

    朱彝在上次离开以后,便没有再出现,大概也是的被盯的紧了吧。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虽然这三天还算是平静,但是对于有些人却是度日如年。

    尤其是三皇子,他没有等到谢清婉的消息,也没有等到朱崇儒的消息,更是没有等到那个快自己一步的人的任何行动,似乎华氏跟黎贵人只是昨日的一个旧梦而已。

    “先生,今天新月的使者便要离开了。”

    秦有光手指有一搭没有一搭的敲着桌子,并没有回答的他的话。

    “先生?”

    “王爷不用着急,不会这么顺利的。”似乎是已经预见了孟大人走的场景,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透着一股肯定。“王爷在送孟大人的时候,还需要再表一次决心,不仅仅是让孟大人看到王爷的真心,更多的是要让平宁公主看到你的坚持,还有为了她而愿意担当一切的责任。

    皇上那边,自然会将王爷的怀疑降到最小。”

    三皇子点了点头,“先生分析的有理。”

    “但是,在王爷在孟大人走的时候表达自己的内心之前,王爷还需要再进宫一趟,王爷既然想要请谢清婉帮忙,那么她作为中间人,所看到的一切都会传达给平宁公主,这个时候,你更要让她也看到你的坚持。”

    皇宫。

    谢清婉陪着太妃用了的早膳以后,宫里的几位娘娘突然过来请安,其中,赵文淑也跟在里面,不,应该是以赵文淑为首。太妃免了她们的请安,她们却不肯离去。

    “各位娘娘,还请各位先请回去,太妃身体又恙,不能这么招呼各位娘娘,还请见谅,等哪日太妃身体好了,自然要请各位娘娘过来说说话。”

    但是几位娘娘却是半点要离开的样子都没有。

    尤其是赵文淑。

    “清婉......不,锦王妃,本宫知道现在太妃在病中不能操心,但是本宫是真的有事情请太妃帮忙,还请锦王妃多包涵。”

    赵文淑突然变得这么坚持,千容容一时有些尴尬。

    倒是周嬷嬷在一旁朝着谢清婉摇了摇头。

    “赵贵妃此话差矣,清婉不过是在太妃身边伺候罢了,如何能帮得上赵贵妃?”接到周嬷嬷给自己的提示,她再开口的时候,重重的咬重了赵贵妃三个字。

    赵文淑显然没有想到谢清婉会拒绝的如此的干脆。

    在一瞬间的呆愣以后,她又才恢复了刚才的坚持,“锦王妃不必妄自菲薄,本宫知道,本宫这样贸然提出来会让你为难,但是本宫现在也不得不求你帮忙,你也知道现在宫里的情况,能在太妃面前说的上话的人,也只有你了。

    在前天了无方丈走后,这宫里虽然太平了,奈何本宫却是觉得这心里空的慌,前天夜里,本宫便突然在宫里听到了儿子的哭声。原本以为是本宫听得差了,但是昨天,本宫又听到了。本宫今天前来的时候,遇见了这几位妹妹,没有想到竟然是同样的遭遇。本宫便更慌了......”

    谢清婉这才仔细的看了一眼这屋里的女人,每个人脸上都有泪痕,大概是哭的时间长了。

    竟然都是失去了孩子的女人?

    了无方丈在做法后,宫里是安静了不少,但是没有想到,竟然又会给这些女人制造了机会?是有人在背后趁着这个机会谋划的,还是只是巧合?

    “还请锦王妃去帮我们传达一下,我们想请了无方丈再来一次.......”释徹法师突然没有了音信,他们没有了别的念想,便只能将视线放在了了无方丈的身上。但是了无方丈并不是谁都能请的动的。

    身为弘法寺的方丈,了无也就只有皇帝跟太妃他们能请出来。但是皇帝自然不会理会这些事情,是以只能让太妃出面了。

    雷嬷嬷在谢清婉低头沉思的时候,从里间出来。

    “太妃有令,赵贵妃请跟老奴来。”

    见老太妃将赵文淑叫了过去,谢清婉心神一震,太妃这是知道她做不了主呢,这才让雷嬷嬷给自己一个台阶。

    周嬷嬷让众位娘娘在此稍等一下,随后跟在谢清婉的身后,不再言语。

    而此刻的弘法寺,了无方丈再次放下了手中的木鱼,朝着原本释徹法师院子的方向看了过去,如今那个院子已经是人去楼空。释徹法师是个有大造化的人,至于智水,那个孩子也是有慧根的,只是可惜他放不下红尘,只能随着这红尘随波逐流,而后慢慢的被淹没在红尘的长河中。

    而这弘法寺,少了释徹法师的弘法寺,还能再被世人所称赞吗?虽然圣旨说了从此在没有国师这一个职位,但是现实呢?国师的影响根本就是巨大的,朱崇儒到底还是做了一件坏事而不自知。

    “南无而弥陀佛........善哉.......善哉.......”

    他叹息了一口气后,缓缓的突出了佛语。

    “师傅,寺外一个自称是梁熙载的后生求见,他的手上拿着方丈的信物,说是方丈一见这里面的东西,便会知道他是谁!便是故人来.......”

    小沙弥来传完话,顺带着递上从年轻人口中的包袱。

    只需一眼,了无方丈便知道了来人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