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95章 鬼神作祟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养心殿中,老太妃一直昏迷着,这一次,太医在养心殿进进出出。

    “来人,将黎贵人的禁足三个月,荣静过来侍奉太妃,若是再有谁敢冲撞太妃,一律杖毙。”

    谢清婉在太妃的床边,莫名的松了一个口气。

    她急匆匆的过来的时候,黎贵人一脸的孤傲的站在那里,而平宁一脸的委屈,脸上的泪痕还没有来得及擦拭,太妃已经被雷嬷嬷她们扶到了床上。雷嬷嬷在太医来了以后,三言两语的将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原来平宁着急,以为是有人要对她不利,所有一脚踢了出去。而黎贵人根本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太妃让荣静公主给黎贵人道歉,但是黎贵人不接受,后面顶撞太妃判断不公平云云......老太妃本就是在“病中”,在得了皇上的暗示后,她干脆直接装病了。

    太后中毒,太妃又被气病了,皇上真是生气了。

    黎贵人自然是不服气,她被踢了,竟然还要被禁足j上不是很宠爱她吗?为什么要如此的对他!

    袁嬷嬷在一旁,没有敢答话。

    见皇帝没有任何的缓和余地,她这才上前,“贵人,咱们还是先离开,现在皇上正在气头上,等到皇上的气过了,我们去跟皇上求情......”

    黎贵人到底年纪小,她一心想着皇上的不公平,自然是不愿意,眼看着的皇上要离开,她竟然突然飞身朝着皇上扑了过去,朱崇儒下意识的一脚踢了出去。

    扑通一声,黎贵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被抛在了门框上,而后重重的落下来。

    血腥味顿时在屋子里弥漫开来。

    “黎贵人私自冲撞圣上,欲图谋害皇上,即日起打入冷宫,用不的出宫。”

    纪德长长尖尖的嗓音的落下后,原本还有一丝意识的黎贵人,顿时受不了这刺激,口吐鲜血,昏了过去。

    殿外有太监来来回回的将她抬走又清洗了宫殿。

    “嬷嬷,这一下,黎贵人只怕是命都保不住了。”

    雷嬷嬷倒是不觉得惋惜。

    “皇上不过是借太妃的手,名正言顺的将他身边别人安插的棋子除了,这以后,只怕太妃就要难过了。”这一下,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了。

    谢清婉起初还不明白朱崇儒为什么有这个动作,但是现在她知道了。

    虽然是说为了太妃好,但是却也是让太妃为了他去牺牲很多,他料定了太妃会将这些苦都吞下去!因为他知道,只有太妃不会背叛他!!!

    他还真是狠心。

    看来他的那些儿子,无一不是继承了他的狠心。

    “嬷嬷,你照顾好太妃,我去去就来。”

    她不会让太妃被这样无缘无故的成为别人暗害的靶子的。

    “荣静,你过来一下,我有些话要问你。”

    荣静公主把当时的事情又说了一遍,谢清婉一直不说话,这才疑惑的又道:“清婉,你怎么了?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的话?”

    谢清婉摇头,“荣静,我问你,当时你可有察觉到有异样?而那个地方,不管是多久以前,是否又有别的异样?”

    荣静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是她自己冲出来的,原本我是想去你那里给你说一声的,怕你不相信她们两个,黎贵人就自己冲出来的,不过幸父皇跟太妃明智,要不然我可要冤枉死了。”

    “不过你说的那个地方,我想像,那个地方我倒是不知道死过谁,但是我记得小时候好像是见到过有人在那里偷偷的撒酒。”

    在宫里撒酒,是跟外面烧纸一样的性质的,若是在宫里烧纸被发现,可是要立即被处死的,后来,大家便用撒酒代替了这一项。

    “那这样说来,是有人死在那里过的。”

    谢清婉顿时有了主意。“荣静,你将自己的人送给我保护我,是打算还跟以前一样,将我当成可以交心的好朋友是不是?”

    她必须要确认这一点。

    “那是自然,我荣静从来不乱交朋友,但是交了朋友,都是一辈子的!”荣静傲娇的起来。

    谢清婉浅笑,“既然这样,我也就不乱想了,荣静,我从一开始就觉得跟你和萱萱两个人当朋友是我的荣幸,也会是我的骄傲,我没有看错你们。”既然都是朋友,那便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荣静,我这里还有一个事情,需要你帮忙,你知道,我跟太妃现在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现在太妃昏迷,我不能让人将黎贵人受罚的由头放在太妃头上,是以我想是不是可以.......”

    以鬼神转移大家的目光,是目前来说谁都不得罪的最好的办法。

    荣静眼前一亮。

    “这个好办,交给我了。”

    太妃病倒第二天,听说和荣静公主一起去要跟太妃请安的各宫贵人,出了荣静公主之外,都好像遭到了挨打,他们都觉得腿上一麻,回去一看腿上都已经紫青,但是却是没有看到任何人!一时间,有人传言,是当初死在那里的人要找人报仇了.......

    黎贵人说不准也是因为如此,才会冲撞了公主后又鬼迷心窍的去冲撞皇上.......

    这个说法,让大家都相信了。以为以来那里的确是死过人,二来那些个贵人身上的淤青不是骗人的,只有一个饿鬼捏的可能,不然,她们怎么可能会同一时间被掐腿?

    一上午的时间,宫里的贵人们除了在太妃面前伺候着的荣静公主还有谢清婉,竟然是人人自危,就连太后中毒,也被演变成了有鬼在作祟。

    “荣静,你选择来太妃这里而不去太后那里,太后可会有意见?”谢清婉听到传言,才想起来太后还中着毒。

    但是荣静却是摇了摇头:“不会啊,我在这里是父皇下的旨意,我得遵旨。至于太后那里,我平时也去不得的,更不要说现在这个时候了。”被皇上禁足的人,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让人探望的。

    平宁公主听到这么许多的趣事,顿时坐不住了,“西柳,我们也一天没有去找谢清婉了,走吧,去看看。”

    西柳刚想劝劝公主,刚想开口,突然又闭了嘴,这皇宫跟新月的皇宫一样,少不了勾心斗角,平宁公主现在跟谢清婉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自然是也算是锦王派的一份子,既然谢清婉牵扯到这些事情,平宁公主过问一下也是正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