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88章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跟平宁公主的“互诉衷肠”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门外便有小太监来请谢清婉,说是奉皇上口谕,请锦王妃去长乐宫。

    谢清婉有些诧异,皇上让她去长乐宫?怎么可能?要知道太妃现在可是还在生病中的,按照皇上现在对待老太妃的态度,根本不会让她去别的宫里。

    难道朱崇儒又改变了想法?

    “平宁,我请荣静公主带你在这宫里熟悉一下环境吧,现在我要去太妃那里一下。”

    这些事情她不打算隐瞒平宁公主,虽然她是异国公主,但是她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皇宫是什么情况,她若是能知道,也不至于给她们添麻烦。

    “好。”

    平宁自然理解,宫里的那些腌渍的事情,不管是新月还是天齐都是一样的让人心力憔悴,这些勾心斗角,只要这皇宫还存在一天,便永远不会停止。

    老太妃自然也知道了这些事情,“既然是皇上口谕,清婉边去吧,雷嬷嬷,让李公公跟着清婉一起过去。”

    老太妃吩咐了雷嬷嬷,在谢清婉走后,却是冷笑出了声。

    “还以为她会搞出多么高明的招数,原来却是这么自掘坟墓!”雷嬷嬷随后仔细的想了想,也跟着笑了。

    “大概她是病急乱投医吧,一时忘了这件事情的本质。”朱崇儒只想她现在不能死,可是却没有说她必须是健康的,谢清婉虽然是当年释徹法师亲口说的命格贵重之人,能替她分忧解难,但是那也要看皇上愿不愿意!最主要的是,她忘了一个条件,那就是当年赵文淑的儿子!

    “让人仔细盯着吧,若是有事第一时间通知蕴之。另外荣静那里,找个时间请她过来一趟吧,若是她受了叶玉那个女人的蛊惑对清婉产生怨恨,那可就不好了。”

    既然谢清婉将她当成朋友看待,并没有因为皇后的事情而跟她疏远,她自然不允许荣静公主在这个时候成了绊脚石,“还有端静公主,一起请过来吧。”

    长乐宫内,太后陷入了昏迷。

    朱崇儒的脸上随着时间越来越久,凉意也开始慢慢的蔓延开来,整个房间的温度倏然下降,让正在把脉的徐御医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最近这皇宫是怎么回事?继而连三的生病中毒,要是在这么来一圈,他一定会受不了的!太后中的毒并不深,他刚才仔细的把了好几次脉,可以很确定的是,这毒药应该是刚喝下去不就,都还没有到了肚子里。

    也就是他们到了这长乐宫外的时间左右,她才喝了!但是现在这样话,他琢磨不透朱崇儒的态度,一时不敢说。只得硬着头皮开了几副药,将毒排出来。

    “太后如何?何时能醒过来?有没有什么致命的大碍?”

    朱崇儒眼见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太后竟然还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心中的耐心一点点的被耗尽。

    徐御医是他的心腹,他脸上的为难,他自然看的清楚,看来是另外有隐情了?

    “会皇上的话,太后娘娘中毒时间尚浅,等着几针下去,再配合汤药,便能醒过来,只要好生修养,身体不会有什么大的伤害!”徐御医想了想,仔细的斟酌了话语,这才回道。

    那就是没有事情了。

    “来人,将照顾太后的人全都拉出去杖毙!”

    那嬷嬷也顿时着急了。

    太后怎么还不醒,若是他们这些人都死了,太后岂不是更没有任何机会了?等到这里重新塞满了别的人,太后就彻底的成了牢笼中的鸟了,就是自由也不会存在。

    “皇上且慢,太后现在中毒来源尚未搞清楚,还是要等太后醒过来以后再做决定,这种毒看似简单......但是若是不能知道到底是什么毒,不解除了毒根,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随时爆发!”

    徐御医抢赶忙道,他知道皇上的身体状况,见他开始发怒,心中也跟着急起来,好在有纪德跟自己使了眼色,他这才有胆子这么说。

    “皇上,这些奴才固然该死,但是现在情况特殊,不如就先让他们苟活三四天,等到使者走了........”纪德给他捏了捏肩膀,“平宁公主可还在宫里呢........”

    朱崇儒渐渐的在纪德的按摩下冷静了下来。

    他气糊涂了,差点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现在是不宜见血。

    “朕记得,锦王妃是释徹法师说过的太后的贵人,既然如此,去请锦王妃!”

    不管太后是装晕还是真晕,她今天都必须醒过来!而后两三天新月的使者便会在京城游历一番离开,太后可以是礼佛,可以是归隐,可以病重,唯独不能是昏迷!

    若不然,等到新月的使者来给她磕头的时候她如何让使者看到活着的太后?

    太妃可以代替她出席,但是他既然提出以孝治国,自然要是榜样。

    谢清婉缓缓而来的时候,太后刚好幽幽的醒了过来。

    还没有看到皇帝,一眼看到了进门而来的谢清婉。

    “谢清婉,你为什么要害哀家?”

    她沙哑的嗓音,如同烈日下干枯的河道上久经饥渴的乌鸦,那声音听得人浑身闪过一丝不舒服,又如破了弦的古琴,沙哑而撕裂......

    屋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那嬷嬷缩在一角,很想上前去提醒一句太后,谢清婉是皇上抢刚下旨去请过来的!

    刚才皇上便发怒了,若是此刻再惹怒皇上,他们这些奴才真的要被拉下去杖毙了。

    虽然她们刚开始预计的时候说了是打算要制造一种别人下毒的假象,但是可没有说这个下毒的对象是谢清婉!再说了,太后只是想自由,锦王妃现在就是再受皇上喜爱,锦王爷身为已经受封分出皇宫的皇子,断然没有在宫里常住的说法。到时候她们离开,跟她出来也不冲突,现在她怎么改变主意了?

    叶玉强忍着喉咙中的不适,一双眼睛中仿佛淬了毒似的看向了谢清婉。

    凭什么她这么风光的享受原本应该是她才能享受的一切?一定是朱玉彩那个贱人在皇上面前说了什么,才让她跟皇后两个人同时遭了殃!就是大皇子府上,说不准都是她暗中下的毒手!

    哼,她现在是派谢清婉这个小贱人来自己面前示威了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