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86章 太后中毒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不知道是不是这宴会太过平静,谢清婉将大殿中的一切在心中快速的分析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有异常。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感到不安,这种不安就像是一颗发了芽的种子,在她的心间疯涨。

    她下意识朝着老太妃靠了靠,似乎只有靠近了老太妃,而后感受着从老太妃身上传来熟悉的味道时,这种不安才会稍稍消停一些。

    不期然,她脑中突然想起了一个令她一直没有想起来的人物——皇太后!

    叶玉这几天简直安静的不合常理。

    她跟太妃早在进宫时便已经做好了叶玉会找她们麻烦的准备,但是,她却一直没有动静,这根本不像是她的作风。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这次新月使者来朝,是她唯一的一次机会了。

    若不然,大皇子若是还活着,她还有机会,但是叶家已经落败,大皇子没了,她手中所有的筹码只剩下这一次机会了!

    “清婉在怕什么?”

    老太妃察觉到谢清婉的异样。

    她一直表现的都很安静,只是从皇上敬完酒以后,她突然变得有些躁动起来,虽然表面上看着她还是一副得体的笑容,但是她身上在给自己传达着一股不安。

    “太妃,”她压低了声音,“没有什么,清婉只是觉得这歌舞很好看,一时看的有些痴了。”语落的同时,手却是快速的沾了酒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玉。

    老太妃瞬间明白了她的担忧。

    不过,她倒是不在意,若是这样的机会朱崇儒都没有让她出来,那么以后基本上是没有希望了。虽然朱崇儒没有在她身边长大,她有时候也想不明白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但是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她又了解叶玉,朱崇儒的性子中有一点那便是多疑。

    一旦他将叶玉划入了刻意的人选的行列,那么不管你在怎么努力,你对他都是又危险的人,哪怕那个人是他名义上的母后也不行。

    什么也没有他屁股下的那个位置重要。

    她也是刚才在举杯的那一瞬间,才明白过来这一切。

    立了大功朱彝原本是应该要大肆嘉奖的,结果他只是应付的说了一声辛苦,便再无下句,若不是当着这满朝文武百官,只怕是要将人直接押入天牢吧!

    呵呵.......

    “清婉喜欢便多看看吧,是跳的不错。”太妃嘴角扬起笑容,眼中没有任何的波动。

    谢清婉明白了,太妃这是告诉自己不会有什么事情,一切太平?

    但是不管怎么样,她现在跟太妃一起,若是有危险太妃一定会告诉她。

    朱彝在百官席位,而他的一旁却是高端。

    不知道这座位是故意安排还是无意的,但是朱彝却不在意。若是他想,这殿中的位置他任意坐哪里不可?至于坐在上首的老三还有老六,他们脸上的笑容一直就没有减少。不管是对这个结果很很满意还是对他的嘲笑,还是洋洋自得,对朱彝来说,跟他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个大殿上的人,只要太妃跟谢清婉没有事,别人的死活他才不关心。

    高端虽然不好意思开口,但是酒过三巡,他还是忍不住了开了口。

    “锦王爷,小儿在边关可还好?”

    他是忠于皇上的,但是儿子的心却是已经倒向了锦王爷,正是因为如此,他在朱崇儒面前才会更加的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就怕万一有了错处,让他揪到错误以后,把所有的怒意都发在高阳的身上。

    “自然,本王的人,岂是容他人随意动的?”

    朱彝不客气的回了一句,随后耳观鼻鼻观心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说一句话。

    高端却是心里踏实了。

    “是下官多嘴了,王爷勿怪,下官也是担心小儿,若是王爷结束后尽快离开,还请王爷给小儿带一句话,家中的父母都很挂念他.......”

    高端的声音即便是压的小,也依旧会有人听到,但是正是因为这样,他反倒是没有这样做,而是恭恭敬敬对朱彝说话。

    朱彝倒是注意到了他话中的意思,尽快离开么?

    他这是在光明正大的借着这个机会给自己提醒?真是为了儿子,还是说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受别人的指导?

    “嗯。”

    不管是处于什么目的,也不管是什么人对他有什么想法,尽管出手。

    大殿外太监,就差跪在地上乞求上天让宴会快点结束了。终于,上天似乎终于听到了他的祈祷,他见到了开始撤退的文武百官。

    “公公,麻烦你帮咱家通报一声,太后中毒了,命在旦夕!”

    朱崇儒的殿外,那太监一路狂奔到朱崇儒的寝宫外。

    “嚷嚷什么,脑袋不想要了?”纪德从寝宫出来,小声呵斥了守卫跟门外的太监。“纪公公,求您通报一下,太后中毒了!”小太监一看纪德出来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了起来。

    已经耽误了那么久,若是再不派御医,太后只怕真的就要死了。

    他们这些人到时候肯定都要被当成了可疑人员,说不准还会直接赐死。他现在还不想死,自然有一点机会他也不想放过。

    太后中毒了?这个时候?

    这也太巧了吧?

    纪德心中虽然疑惑,但是想了想还是重新回去问一下朱崇儒比较好,毕竟此事重大,万一太后这个时候没了,是要举行国丧的.......

    新月的使者第一天到京城,便举行国丧?就是人家不说什么,但是传到新月的国内,新月的人怎么想他们天齐?

    “你且等着。”

    小太监顿时松了一口气。

    “纪德,你今天在大殿上可有仔细的观察这下面的各种心思?”朱崇儒见纪德回来,他一手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最好缓缓的扬起。“还真是出乎朕意料,竟然每个人都不动声色的!当真以为他们在大殿上不说话,朕便捉摸不透他们的心思?”

    “皇上,太后中毒了。”

    “什么?”朱崇儒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纪德,“你说太后中毒?”

    “是长乐宫的太监来报,奴才想要问问皇上要不要派御医过去?”纪德将他手中的茶杯接了过去,只是还没有等到他将茶杯放下来,朱崇儒却是一巴掌将茶杯扫在了地上。

    岂有其理!

    这些人还真是敢下手。他还以为他们至少要等到新月的使者离开以后才会动手,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这么沉不住气!

    好,可真是好!

    “让御医速度去长乐宫。”太后怎么也不能再这个时候出事。死?他更不允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