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82章 清白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三皇子可没有想到他原本一直在心心念念对子,竟然是从倪谦中那里得到了答案。

    不过,既然他们在这个时候过来给自己示好,他即便再心里再瞧不上他们,但是还是收下了。

    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老大死后,原本属于他的的力量现在都已经被瓜分,他并没有得到太多,是以跟老六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倪家虽然势力算不上大,但是总体来说至少也能帮助自己撑一段时间,等到使者离开,这一切便都结束了,到时候给他做个替罪羊倒是不错。

    倪家了不知道他的想法,见诗被采纳,他们还做着被重要的美梦。

    笑古笑今,笑东笑西笑南笑北,笑来笑去,笑自己原来无知无识;

    观事观物,观天观地观日观月,观上观下,观他人总是有高有低。

    果然是很好。

    人贵有自知之明,责己严,待人宽。皇上一点会喜欢吧。

    看来是时候进宫一趟了。

    抢占先机。

    朱崇儒心情有些复杂。

    明日这使者便会到达这京城,他却是突然发现他这偌大的后宫,竟然没有人能拿出手,不是太小就是太老,而名正言顺的,更是没有,若是老太妃没有生病该有多好。

    “皇上,三皇子来了。”

    纪德从外面进来,弓着身子通报到。

    他最近也越发老的快了,原本挺直的腰板,最近也越发的佝偻了。

    “老三这个时候来所谓何事?京城一切都安排好了?”朱崇儒现在不想看到任何的皇子,看到就觉得的堵心。这些个儿子,一个个的眼睛盯着自己的位置,更是狼子野心的想要直接除掉自己,一听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他都觉得自己身体中压制住的毒又要蠢蠢欲动了。

    “奴才不知,三皇子面带喜色,应该是有大喜事吧。”

    “带进来吧。”

    三皇子没有想到这么容易便见到了朱崇儒,他还以为朱崇儒会晾着他一段时间。

    将对子呈给朱崇儒后,三皇子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剩下的那些事情都是朱崇儒自己要去品味的,他在旁边只会让他觉得没有面子,毕竟朱崇儒可是自认为学识超人的。

    他不知道,在他走后,朱崇儒突然将那宣纸扫在了路上。

    他一眼看到那笑自己无知,便再也没有了看下去的心情,哪里还能想到其他?老三真是很好,这是在间接的暗示他,他无能无知是吗?很好!

    三皇子走出宫门的时候,突然连续打了两个喷嚏,他回头看了一眼这朱红的宫门,嘴角上扬。定然是朱崇儒看了对子欢喜,所以跟人在讨论吧。

    “皇上,保重龙体!”纪德吓坏了,见朱崇儒突然大怒,赶忙叫了御医过来。

    “纪德,朕没事,朕没想到,朕活了一辈子,为天齐的盛世太平努力了一辈子,没有想到在他们心里朕就是一个无知的人!是不是他们都是这么想的,所以才将朕的当成病猫一样,随意的掌控在手中?然后可以随时要了朕的命?”

    他的江山,却又成了他的催命符。

    “明日派人去锦王府将太妃跟锦王妃请过来。”这皇宫每个人都在惦记,也就老太妃会真心的为自己打算了吧。“荣静公主也好久没有见到锦王妃了,朕记得当初爱跟锦王妃一起玩的还有丞相家的丫头,一起宣了过来吧。”

    这后宫,除了太妃也没有人合适出面了。虽然病了,但是露个脸还是可以的。他听说这公主跟谢清婉她们年纪差不多,到时候能一起作伴,倒也不会显得天齐待客不周。

    谢清婉他倒是不担心,毕竟整个谢家的命,都掌控在他的手中。

    纪德有些猜不到他的心思,前天不是还说要太妃安心在锦王府养病?还防备这谢家小姐跟防贼似的?若不是他说出冲喜的话,他大概都不想留下人,怎么这么快转变了主意?

    不但让荣静公主和秦萱陪她,这还是要打算让谢清婉接待平宁公主的意思?

    刚才三皇子过来到底是给了他看了什么?竟然让朱崇儒转瞬间转遍了思想?

    但是主子的话他不能质疑,只能服从。

    秦相府中突然接到这样的圣谕,可是将秦萱惊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二哥,我没有听错吧?”她有些不敢置信掐了掐自己,那掐在肉上的疼痛是那么的真实。有多久了?从去年谢清婉的失踪以后,到现在她一直以为谢清婉已经死了,就是去宫里见到荣静公主,她也是这样认为的,她俩甚至去了弘法寺求了签烧了香,只想让谢清婉无事,但是一晃那么久过去,她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而现在皇上竟然让自己进宫陪锦王妃!

    难道还有第二个锦王妃?

    “你没有听错,是锦王妃,而且爹也确认了,是谢府的三小姐谢清婉。”

    “呜呜......”秦若说完,突然见秦萱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二哥,清婉还活着,她还活着........”

    她的朋友活着回来了。

    秦若也没有想到她会活着回来。

    原本以为这么久以来没有消息,她根本就是凶多吉少了,没有想到吉人自有天相,她竟然平安归来,而且还让皇上接纳了她锦王妃的身份。

    他想起来当时初见她的场面,以及后来每次见面的场景,她是那么鲜活的一个人,似乎每一次见面都能让人发现她身上所蕴含的不为常人所知道的一面,又好象是一个没有谜底的宝藏,总也挖不完。

    “去吧,收拾一下,带二哥向她问好。”

    他欣赏这个女子,若不是被赐婚给锦王爷,他可能会去争取一下,毕竟他感兴趣的女人仅此一个而已。但是锦王爷也算是他的尊敬的人,她若是能幸福,他自然祝福。

    “二哥,我知道。”

    好一会儿,秦萱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但是随即她又想起来一个问题,“二哥,你说,等锦王爷回来,会不会觉得清婉不清白了?”清白,这可是比命看的还重的东西,她消失了那么久,就算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人言可畏,三人成虎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光是那些谏官的口水,便能将谢清婉淹死。

    “不会!她一定是清白的!”

    他了解那个女子,她的眼底有着别人没有的坚韧,她不会允许自己发生那样的事情。若真是发生了那样事情,只怕她早都已经成了一抹黄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