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81章 偷听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就算是谢清婉克制的再好,此刻也是忍住讶异的上下打量起了谢清雅。

    一直柔弱的大姐,竟然会以这么让人猝不及防的速度成长!

    就是她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倪府的那人竟然是谢清雅安进去的9安插的如此明目张胆。

    “大姐,你怎么会认识江湖人士?”谢清婉不得不问出来自己的疑惑。

    若不是她自己说出来,谁会想的到?

    “清婉,大姐既然不能庇护你们安全,但是也不会在拖你后腿,大姐知道,大姐就算是努力,也不会变得很厉害,但是大姐知道,大姐若是不努力,就是一点希望也不会有。总得让自己有些希望不是吗?”

    “事实证明,我还是能帮上忙的!”

    谢清雅的脸上,比以前多了一丝的坚韧。

    这坚韧是从什么时候滋生的?谢清婉不知道,她从来也没有仔细的想过。“大姐,你何止是帮上忙,简直是帮上我大忙了。不管是上次的寒春,还是这一次的人,大姐,你真的是太好了。”

    谢清婉心中的激动无以言表。这种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有家人在背后做后盾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有用就好。”她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块小小的玉佩,那玉佩质量算不上好,但是是胜在雕刻繁杂。

    “你让人拿着这玉佩去找她便是,她便会帮忙,姐姐当年也是无意救了她们一家。具体的等你有时间了姐姐在跟你讲当年的事情,现在先去忙你的重要的事情。”

    她其实今天过来并没有想到要带这玉佩的,不过汤定之提了一句,京城现在没有了大皇子以后,只怕那两位要对付的便是锦王爷了。

    汤定之从来不说无用的话,他在自己要回谢家的时候说了这一句,必然是在提醒自己谢清婉以后要做的事情。毕竟现在谢清婉跟锦王爷的利益跟命运都是连在一起的。

    是以,她也要将自己的人都拿出来。虽然不多,也不知道能不能用的上。

    三娘果然很快便回来了。

    想到见到的那人,三娘摇了摇头,“小姐,那人挺有傲骨的,估计一时半会也不好说服。虽然江湖上讲究资历跟实力,但是那女人实力只比我强不比我弱,是以我去了并没有多大效果。”

    谢清婉却是没有半点的可惜。

    “三娘,你拿着这个东西再去走一遭。顺便将这对联交给她,让她在倪谦中面前吹吹枕边风,不管她用什么办法,必须让倪谦中将这诗传给三皇子!”没有时间了,若是不让朱崇儒在使者进京以前对这个儿子也有了介怀,到时候他所有的目光都只会盯着朱彝看!

    虽然朱彝并不惧怕,但是她怕。

    她怕未来的一切会脱离现在的掌控。既然怕,便做到多做一手准备吧。

    三娘有些疑惑的看向那玉佩,“小姐从哪里弄来这东西?她会答应?”不是三娘疑惑,实在是谢清婉若是早有有用的东西,定然不会让自己空手跑一趟的!

    还有这东西真是太普通了,普通到估计在街上随便拉一个人都能找到这样一枚小玉。

    不过她还是接了过来,“三娘,不要看她普通,可是很重要的。能不能成功,这一次可就是靠这个了。”

    赵晓宇吗?希望你能帮上忙!到时候也不枉大姐惊心布置了那么久。

    倪谦中有些闷闷不乐,这几天他都提不起精神。

    他们一家人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大皇子怎么就突然死了呢?虽然他们没有最终站队,但是当时也是对大皇子表了忠心的,也帮助大皇子做了许多的事情的!

    现在许多人看待他们的眼光都有些变了。另外三皇子那里还没有搭上线,六皇子会不会找机会将他们当成大皇子余孽给扫除了?不仅仅是这些,他还想的更多,当初若不是倪念儿跟谢清婉撕破了面子,等到使者进京,锦王爷又是立了大功的人,会不会被封为太子?

    到时候若是锦王爷秋后算账,他们倪家岂不是又要倒霉?

    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诸事不顺的呢?

    这几年来,仔细的算下来,他们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反而是里里外外的落得不是人,若是当初他们坚定的站在赵文淑的身后,是不是现在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赵文淑不会失宠,而她的孩子也慢慢的成长,就算是不能当太子,将来成了亲王,他们也是皇室之人的亲戚,日子也比现在过的好。

    他今天在外面遇见了秦若,他清楚的看到了秦若眼中对他漠视。

    是漠视,当初,没有出现这么多事情时候,秦若说过要从一而终,而他们倪家,到底没有敢赌。

    “相公,你在想什么,愁眉苦脸的?可是晓宇惹了相公不高兴?”

    倪谦中赶忙收回了心神,“怎么会呢?爷只是在想一些别的事情。”对这个女人,倪谦中还是比较喜欢的。

    赵晓宇见到他脸上的笑容,顿时也跟着开心起来,“那就好,我还真怕相公是生了晓宇的气,既然没有生气,爷来看看晓宇写的这个对联好不好?晓宇今天可是想了一天,才觉得这个比较好!”

    倪谦中来了兴趣,一个江湖女人也能写对子?

    书桌上,洁白的宣纸上,扭扭捏捏的写着原来挂在的河洛客栈的前的对联。

    他突然哑然失笑,他就不该有好奇之心的,一个连字都写不好的女人,会吟诗作对?是他想太多了。

    他刚想开口应付两句,却是在看到宣纸的后半页的字时,顿时立在原地,他只是通读了一遍而已,竟然,竟然出奇的公正!

    这个女人真的是跟算命的先生说的一样,旺自己!她这一行丑字,帮了自己的大忙!

    不过这真的是她想出来的?

    “爷,怎么样?我的字是不是有进步了?对子呢?通顺吗?”

    倪谦中点头,“很好,告诉爷,这真是你写出来的?应该不是吧?”

    笑古笑今,笑东笑西笑南笑北,笑来笑去,笑自己原来无知无识;

    观事观物,观天观地观日观月,观上观下,观他人总是有高有低。

    翻来覆去咀嚼,简直没有比这个更合适这一句的!

    “还是爷了解我!当然不是,这是我偷听到姐姐在屋子里念的呢,听了好几天呢,后来我越听听越有些耳熟,想起来爷说的河洛客栈挂的就是这个吧。我以为姐姐会告诉爷呢,爷不会怪我偷听吧?

    爷就是怪我我也要喊委屈,爷你知道的我耳力好,还有人家可是为了讨爷欢心将姐姐的才华偷来取悦爷了……对了爷,我有些不明白姐姐为什么只在自己屋里念,要是念出去,姐姐可就成了京城的名人了,到时候我也能跟着沾一些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