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56章 心想事成?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秦二爷心中有苦说不出。

    他都已经尽量避开河洛客栈了,怎么还是绕不过这个坎?真是要郁闷死了!

    但是现在已经到了这里,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但是他这一副神情落在朱崇儒眼中,便成了谦虚。

    “秦爱卿你也无需多想,这学问向来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若是自己有不懂,那也没有关系。”

    听到朱崇儒这样说,他心中虽然好受一些,但是再看到一旁紧盯着自己的三皇子跟六皇子,他不由心中一紧。朱崇儒说的好听,但是若是有这两位在的话,他还是要小心为妙。

    他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小心的引着朱崇儒来到六皇子站的位置。

    大皇子没有跟着挤上去。

    他对这些不感兴趣,反正得还有秦二爷呢,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胡三刀那里,刚才也不知道胡三刀在馄饨摊子那里有没看的仔细。

    趁着他们现在注意力都在那对联上,他落后了几步,小声的问了胡三刀一句。

    “怎么样?”

    胡三刀一脸的严肃,四下张望了一下,这才靠近了大皇子,小声道:“情况不是太妙,我估摸着已经到了朽木的阶段了,总之王爷这些日子不要凑得太近,以免被诬陷。”

    大皇子脸色暗了暗。

    索性四周嘈杂,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他明白胡三刀的意思。胡三刀是怕自己被暗算。既然朱崇儒病入膏盲,那么自己自然不会再往上凑,到时候若是有人讲这些赖在自己身上,他就是有嘴也说不清。

    现在情况正好,他比7;150838099433546其他两人了解的都多,现在着手准备,自然到时候万一有事不会措手不及。到时候万一朱崇儒驾崩,拼的可就是速度。就算是没有遗诏又如何?他身为嫡长子,自然顺位继承。

    这一刻,他觉得拉拢了胡三刀是最明智的选择。

    可惜钱本章外出了,若是不然,他可以好好的跟钱本章好好的商议一下。不过也快归来了。

    现在他发现胡三刀虽然一个江湖草莽,懂得倒是挺多,倒是可以重用一下。

    馄饨摊的不远处,小九看着一行人吃过馄饨离开以后,小心的跟了上去。他离得距离远,是以,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一个小乞丐。

    见他们朝着河洛客栈走去,小九思索了一番,朝着高升客栈跑去。

    谢清婉带着三娘做了半晌午了。

    昨天胡三刀将消息送过来的时候,她便动了心思。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还带上了秦二爷。这可是机会送上了门。

    “小姐,你还在犹豫?”三娘有些理解不了谢清婉的做法。

    不管做什么事情,总有牺牲,若是这个好机会不利用,那么再等下一次,哪里还有这样的机会?毕竟朱崇儒可不是每天都能出宫的!

    “三娘,这样一闹,只怕寒春没有了性命了。”

    到底是一条人命,即便是寒春从一开始算计秦二爷起,便抱了必死的决心,但是临到跟前,她还真是有些不忍心。

    “小姐,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三娘有些心疼的看了谢清婉,“虽然寒春会死,但是还有我们给她报仇,但是若是我们都被害死了,谁会给我们报仇?我们的亲人何其无辜?更何况,寒春也不会死,就算是皇上再觉得丢脸,寒春是受害者,皇上为了他的清明,只会对寒春补偿。而秦二爷才是欺骗他的人,怒火自然要发泄到他身上!”

    谢清婉仔细的听着三娘的话,虽然有些道理,但是她知道朱崇儒,即便是表面放了寒春,但是背地里只怕也会动手。可是一想到他们即将面临的困境,她的心终于再次一点点冷了起来。

    “小姐?”三娘有些着急了,时不待我啊,万一错过了,她们昨天的计划,可真是要白费了。

    “小九,去吧,小心着些不要留下痕迹。”

    小九转身消失在人群中。

    河洛客栈门口,那挂在客栈前对联,经过这几日的风吹日晒,原本的白布已经有些泛黄。

    “观事观物,观天观地观日观月,观上观下,观他人总是有高有低........”来回读了两遍,朱崇儒越读越觉得这对联好。

    但是这一句便蕴含这么多道理,真不知道若是完整,岂不是更有意思?

    黎贵人有些不耐烦。

    她年纪小,虽然喜欢热闹,但是夹在一堆臭男人中间,任谁也是不愿,此刻心中尽是嫌弃。但是她刚才跟朱崇儒抱怨了两句,朱崇儒竟然没有听见似的。

    “爷。不如去里面坐着想吧?”她忍不住又扯了扯朱崇儒的衣袖。

    谁不知道河洛客栈?没权没势根本就进不去,人家才不管你是谁,只认牌子不认人。达不到要求,钱再多也得滚蛋。她向往了许久,今天有机会,说什么也得进去瞧一瞧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

    再说了,她对这些诗词什么也不感兴趣。这对联挂在外面那么久了,竟然没有人能对出来,说明肯定不是那么好对的,她才不要在这里傻等着。

    她可不相信秦二能对出来,她是年纪小,但是不代表她傻,若是秦二能对出来,肯定是早都去邀功了,哪能到现在还在装?

    还有一点,她是有私心的。若是能进去了知道这河洛客栈背后之人,她是想拉拢过来的。朱崇儒年纪大了,她这个年纪生不了孩子,到时候,换了别人坐了那个位置,她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她还不想死,自然要多给自己留条退路。

    “黎儿说的也是,那就进去慢慢想吧,还真是有意思的对子。”

    朱崇儒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来,既然已经在这京城转了大半天了,索性就进去坐坐吧,兴许里面不吵了,他就开始才如泉涌了。

    “纪德,去定个雅间。”

    纪德点头。

    孙四在二楼将楼下的一切看在眼里。见纪德去订房,他嘴角扬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嘲讽。王爷特地吩咐的事情,能让你们这么容易的解开?

    想到王爷还有十来天便要到京城,他收起嘴角的笑意,朝着楼下走去。

    秦二爷一点也不想进河洛客栈。虽然往日想进都进不去,但是现在,他知道只要进去,皇上铁定是一心扑到了对子上,但是自己却没有那个能力啊。薄汗慢慢的沁满额头。

    “秦二爷!”

    正想着要如何才能推脱出去,突然,一道女声远远的传来。

    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待抬起头一看,竟然真的是自己不断在脑海想着的人---寒春。

    这算不算心想事成?

    真是天助他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