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51章 朋友妻不可戏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新月王朝求和队伍,一直走的极慢。

    这一日,原本晴朗天空,在惊雷过后,瞬间下起雨来。

    “王爷,前面有座废庙,不如现在里面避避雨吧?”陈恒看了一眼已经被雨水打湿的马车,虽然有马车,但是这雨到底还是凉了些。

    朱彝四周环顾了一圈,这才点了点头。

    他一点也不着急回去,相反,只要他们一直在路上,便会有人动了心思想要对他下手,而他便可以光明正大的将人都除去。总之都是在保护新月的使者跟朝贡的金银财宝不受损失。

    这理由谁能反驳?

    最主要的是,谢清婉在京城即便有行动,也不会受到别人注意。

    还有,就算是知道他跟在队伍中,只要他不承认,别人又能如何?

    “王爷,算算路程,我们也差不多快走了一半了,是不是可以适当提些速度了?”陈恒有些担心,这万一拖得时间太长,皇上会不会生气?

    “无妨,既然遇见了大雨,原地休整几天便是,毕竟,新月带来可不仅仅是金银财宝,还有想要永结晋好的心思,这公主金枝玉叶,本王自然要保护好她。”

    一直以来,平宁在车队中都极其的低调,是以,很多人并不知道队伍中竟然还有一位公主。

    “王爷。”陈恒有些不理解朱彝为什么突然加重了声音,赶忙小声提醒了一下朱彝,朱彝却是没有理睬,而是看向了角落里的一圈人。

    朱彝早在昨天一早便接到老太妃传来消息。

    他从来没有动过做上那个位置的心思,哪怕是恨死了那位,他7;150838099433546是连那个位置一起恨上的,根本不屑去争那个自己厌恶的位子。

    但是那位却是提防自己最严实,他以为每个人都能跟他一样?为了那个位置,不惜一切手段?真是可笑。

    可是,他也不是会等着任人宰割的人。

    既然不给他活路,那么这路只能自己去开创了!

    他从来都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陈恒,你跟了我得有十五六年了吧?”朱彝拨弄了一下火苗,烧的正旺的火光倒映在他的脸上。一路的风吹日晒,让他整个人变得有些疲惫,但是一双眼睛中透露出来的冷冽,却是让他看起来依旧不容靠近。

    陈恒点了点头。

    “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们认为怎么样,就会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的。”

    说完这一句,他似乎回忆起了什么,拨弄火苗的棍子,顿时被折断了好几截。

    平宁在角落里时刻支着耳朵注意着这边的动静,听到咔嚓的声音,她顿时没有忍住,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只一眼,她心里留下的全是惧意。火光前的朱彝,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修罗,带着仿佛要将这世界毁灭的冷意,让人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被冻住了。

    她终于知道了朱彝为什么会被称作了魔鬼。

    “公主?”西柳不知道公主怎么会突然打了冷颤。“是不是淋雨的缘故?是不是发烧了?”

    这雨下的太大,好在有这么一个破庙可以临时避雨,要不然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可就要冻死人了。

    “没事,烤火吧。”平宁收回自己的视线,心中有些为谢清婉惋惜,同时又深深的心疼清婉。

    那么好的一个女人,又那么文静,怎么就成了这个男人的未婚妻?

    不过想到这个男人愿意千里迢迢去救谢清婉,又觉得谢清婉运气其实也不错。像她这样的皇室成员,即便是贵为公主又能怎么样?享受了皇室带来的好处,自然也要付出身为皇室人的代价。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亲,但是,当时这事突然被提出的时候,她知道自己便有可能被牺牲。若是李东升已经上位,自己还有可能逃脱这样的命运,但是父皇......呵呵.....他在眼前谢清婉还是言深的时候,就能答应李东阳让自己去和亲,更何况这一次是来天齐?

    她是主动要求来的。

    知道自己逃脱不了这命运,还不如主动开口,还能换母亲一个平安的晚年。

    还有则是她对谢清婉的愧疚吧。毕竟谢清婉是因为救她才被李东阳抓走的。

    若不是如此,她本可以跟着锦王爷一起离开的。

    “言深,余生,我会替你守住谢家。”

    她在心里暗暗的发誓。

    “我无事,西柳,扶我起来。”

    西柳不明所以,但是还是照做了。

    平宁一步一步的走向朱彝,“公主这个时候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陈恒见平宁过来,遂站起来挡在了朱彝面前。

    “锦王爷,我们谈谈。”

    朱彝只是冷眼看了一眼平宁公主。

    好一会儿,在火光打了火花以后,他才缓缓的开口:“坐吧。”

    平宁不客气的在他对面做了下来,压低了声音。“我想知道京城的形势。虽然我也了解了一些,但是我想知道更详细一些,这样,不会因为不知情而站到了言深的仇人阵营里去。虽然我说我愿意用自己后半生为言深恕罪你可能不信,但是我依旧要说出来。

    我不会站在你的对面,只要你一天是言深未婚夫,我便会一天跟你站在一条线上。虽然我和亲便为人质,但是不可否认,我身后依旧有新月做后盾。”

    平宁这是第一次对朱彝表明自己决心。

    只是朱彝似乎并不领情,“我自己王妃的事情,我自然自己解决。抱歉!”

    “你......”平宁一时气结,可是她却不能说什么。

    陈恒却是觉得若是能将这平宁拉到王爷这个阵营里来似乎也不错。以前王爷没有心思去争夺那个位置,但是现在显然不管是几位皇子,还是位上那位,都不想王爷活着,这不是摆明了要逼着王爷为了活下去而去抢那个位置?

    他们只能奋起保住自己生命。

    而平宁身后有新月。不过嫁给王爷是不可能。

    “我的意思可不是嫁给你,你要搞清楚。朋友妻不可戏,同样的言深是我好朋友,我也不会去做出霸占她的男人的举动,是以我刚才说,只要你是言深未婚夫一天,我便帮你一天。”平宁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的解释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