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50章 谢智慧的秘密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智慧自然是不会走的。

    更何况现在闺女明显遇见事情了,她就更不能走了。

    良久,谢清婉终于缓缓的开口:“圣上要对锦王爷下手了。父亲,我跟锦王爷订了亲,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谢家一定会被牵扯的。即便你跟皇帝有什么约定,但是让母亲走,还有大姐二姐她们,留下咱们,没有必要留下那么多人以卵击石。”

    太妃既然告诉了自己,肯定是要自己想办法先善后的。

    锦王府那里老太妃还有陈丹在,他们不是完全不知道,现在可以提前做了准备,太妃也不会坐以待毙。而自己这里,必须要将谢家的人都安顿好了。

    谢智慧震惊了。

    朱崇儒真的是糊涂了吗?竟然的会选择对朱彝动手!

    要是周围的各国,尤其是新月王朝知道了朱彝的死后,这边关还能有安稳的时候?莫不是真的以为新月这一次求和了,朝贡了便永远的归顺?根本不会的!

    只要有机会,他们一定会卷土重来。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又该怎么办?

    这朝中,又有谁能领兵上战场?

    定国公?护国公?他们都已经即将要埋入黄土了,即便是能披上战袍,能不能活着到边关都是问题!

    几位皇子?现在争权正当紧,谁会愿意离开?糊涂啊。

    当然,更多要考虑的则是他们自家人眼下的安危。

    “好,明日便开始让你母亲收拾,另外你大姐二姐那里,我让王廉生去请他们来家里一趟。”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总是人活着才有希望。

    “锦王爷现在在京城还是在边关?”

    朱崇儒如果要动手,一定不会选在边关,毕竟那里都是朱彝的地盘,那么便只有一个可能,只能在京城动手。

    他得估算一下许多事情的顺序。

    “他随着新月使者一起进京。”

    谢智慧明了,那么也就是说至少还有半个月时间去准备。若是朱崇儒准备对朱彝动手,那么应该便会放宽对谢府盯梢,这样正好给他们离开的机会。

    若是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早在谢清婉第一次提出来让他们去江南的时候,便应该答应。

    谢智慧觉得有些拖了闺女的后腿。

    吴淑芬想要陪着谢清婉一起,但是,却是被谢智慧一句说的不忍心再开口。“咱们不能让闺女因为咱们再死第二次了。”

    上一次,若不是因为那东西招来了别人的觊觎,清婉怎么会遭那么大罪。

    谢清婉有些不解这句话。

    吴淑芬一想到将来夫离子散的生活,便忍不住悲从心来。

    “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问过你,你到底跟那位做了什么交易?你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我还是知道你瞒了我事情。事到如今,又一次的家破人亡,你还是不愿意说出来是吗?你这么坚持,又能得到什么?你真的愿意到最后,用满门的人头鲜血去成全你的忠义?”

    她当年在京城能一鸣惊人,惊艳才绝,自然是心思剔透之人,谢府如此状况,却还能在京城有安身之处,这本身就不合常规,不是吗?

    “哎.......”

    谢智慧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夫人,你先回去吧,我跟清婉谈谈。”

    他做不到。

    若是朱崇儒还是以前的朱崇儒,他或许能坚持,但是现在的朱崇儒.......他不敢想像谢家会有什么下场。

    “父亲?”

    朱崇儒却是四下看了一眼,又趴在墙上仔细的感受了一下没有外人,这才开口。

    “清婉可还记得我特地给你挖的小池塘?”谢智慧没有直接开口回答,而是像是陷入了以前的回忆。

    “那个时候,父亲的确还是比的心思。父亲有一样东西,左右不管藏在哪里,都觉得不安全,甚至很多时候也不能寐。后来你说喜欢荷花,我便想到这个存放东西的好去处。呵呵......

    没有想到还真是安全,7;150838099433546那些人削尖了脑袋,也不会想到我会将东西放在池塘里。

    清婉你不知道谢家当年的风光吧,后来........后来谢家便成了这般光景,通敌叛国、勾结前朝余孽,总之,每一件都是株连九族的罪名。最初谢家还没有落魄的时候,皇帝还没有登基。皇帝的皇位来的不正当,在从先帝手中夺过皇位以后,拿出来了象征皇位的传国玉玺,但是在以后,他怕同样有人夺了他的皇位,所以这东西便落在我的手中。再后来,为了使所有的人都想不到我身上,谢家突然成了罪人。”

    二十多年了,第一次将这个秘密告诉闺女,能有人让他诉说,他突然觉得轻松了一些。一直以来,这东西像是一座大山,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谢清婉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谢智慧。

    她听到了什么?!

    皇子们争得头破血流的东西,竟然就在自己家里的池塘里?

    怪不得,怪不得谢家能在朱崇儒手里一直活着,原来,原来这根本就是朱崇儒下的一盘好棋!

    她突然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自己心中的愤怒。

    可是,普天之下又有谁能反抗?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谢家何其悲哀?

    如今,朱彝又要被杀死,若是说她之前可能是觉得朱崇儒有些昏庸了,那么现在她不得不重新思考,在朱彝大获全胜以后,朱彝是不是怕父亲的心偏向了朱彝,将那东西给了朱彝!是以,现在朱彝才是他最大的威胁。

    还有,如果是这样,那么谢府的人根本就回不了江南,只怕这京城都出不去。

    “父亲,你明日进宫,就是说思念女儿,想要外出寻找女儿,提出将那东西还回去,试探一下他的反应。只有这样我们才好做下一步的打算。”

    但是她敢肯定,朱崇儒不会立刻就会收回去的,毕竟刚闹出了二皇子的事情,几位皇子争得正是热闹,这个时候要是出现这玉玺,那么不是更是激化了矛盾?说不准有人敢直接弑父呢?毕竟,这种事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更何况,新月的人要来,再退一步来说,即便他再昏庸,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让玉玺露面,万一被敌国的人抢走了......那不是将整个天齐拱手让给了别人?

    这天下,始终是认那玉玺的!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