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49章 重提去江南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浑浑噩噩的回到家里,一路不知道要想些什么办法才能阻止朱崇儒。

    那个人对自己来说,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

    对付朱煜他们,她可以借助别人的力量,甚至借助朱崇儒的力量,但是现在朱崇儒身为这最高掌权人突然想要对朱彝不利,她们还能借助什么办法?

    老太妃都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她一个罪臣之女,又有什么办法?

    “小姐,你怎么了?”

    石素有些担忧看向谢清婉。见谢清婉没有反应,她又看向了是三娘。

    一旁的三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小姐单独跟太妃聊了,我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

    就是当时在边关从阎王爷那里走了一遭,三娘也没有见她如今这样一副失了魂的模样。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那怎么办?要不要请胡大夫过来看看?”石素心里着急。

    “不行,换别的大夫吧。”胡三刀刚在大皇子那里得到一点信任,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跟他见面为好。

    石素慌张出去请大夫,但是走到门口,见到王廉生,还是觉得要老爷说一声,毕竟小姐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王大哥,老爷可回来了?小牛病了,我得赶紧去请大夫。”

    王廉生知道石素向来沉稳,没有想到这会这么着急连原因都没有功夫告诉自己,顿时觉得一定是出了大事。

    等到石素转身,他转身朝着谢智慧那里大步走去。

    谢智慧这几日一直在想,要不要主动将湖底的那东西交还给皇上,毕竟,清婉提议的也不错,哪怕是将吴淑芬跟谢清婉他们送走,他便也没有什么好再担心的了。

    王廉升走的着急。

    “老爷,小牛病了,石素已经去请大夫了。”

    谢智慧顿时大惊。

    “你说谁?”

    王廉生有重复了一遍,“小牛啊。”

    谢智慧脸色一白,顿时顾不得许多,径直朝着雅苑大步走了过去。

    吴淑芬本来是泡了新茶给他端过来,见到他从自己身边走过去都没有发现自己,顿时意识到发生了大事,杯子里的茶撒了她也没有空管,转身跟了上去。

    “小姐,你不要吓三娘啊,有什么事你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都说三个诸葛亮顶一个臭皮匠,有什么事情大家都会帮你的.......”

    三娘有些猜想,但是却又不敢确定是不是。

    太妃这人她从自己家小姐这里也了解了不少,不是那种会对小姐使暗招的人,再说了也没有必要。

    那么能让小姐失魂落魄的无碍乎谢家跟锦王爷了吧。

    现在谢大人都还没有表现出一丝慌张,那么很有可能便是锦王爷出事了。

    谢清婉也算是跟朱彝一起经历了生死的吧,如果朱彝真的出了事情忙,那么小姐会有这样的表现,也正常。想当初陈进没有了消息的时候,她可是比谢清婉现在表现的还要绝望,若不是还有虎子,她真的不可能的撑下来的。

    任她再怎么劝说,谢清婉就是不说一句话。

    “清婉,你怎么了?”

    谢智慧一听到谢清婉的病了,哪里还能想到那么多?什么小牛,什么怕暴露,都比不上心中那股怕失去闺女的恐慌。

    “清婉?”

    三娘见谢智慧过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兴许谢智慧跟吴淑芬在,谢清婉愿意将事情说给她们听。

    “老爷,夫人.......”这样想着,她快速的将在锦王府发生的事情同谢智慧他们说了一遍。

    谢智慧听到三娘说老太妃亲自留她单独说了话,心中更是不安。

    太妃可是自从朱家称帝以来,第一位能出宫的妃子,而且,有小道消息曾传言,老太妃才是皇上的亲母亲,但是没有证据,如今再看看太妃依旧可以想要入宫便能入宫,想要出宫便能出宫的事情来看,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皇帝不是对谁都那么好说话的。

    “三娘,你去外面接一下石素,这里有我跟夫人。”

    谢智慧将三娘吩咐出去,这才有些心疼的在谢清婉面前坐下来。

    吴淑芬却是忍不住了,上前一把将人抱在怀里。

    “清婉.......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父亲母亲都在呢!谢家都会是你的后盾。”

    或许是吴淑芬温暖的怀抱让她那颗失落紧张却又绝望的心得到了一丝的温暖,又或者是手上传递过来的谢智慧宽大的掌心中的温热让她终于觉得有了一丝依靠,她再也忍不住,趴在吴淑芬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怎么办?我救不了他,我想不到办法去救他.......母亲,我救不了他.......”

    谢清婉是真的绝望了。

    防了这个防了那个,结果上天却是不按照常理出牌,让朱崇儒对朱彝出手,这让她怎么办啊。

    她手中仅有的几个人,根本就连皇宫的大门都进不去。

    吴淑芬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有母亲呢,还有你父亲,我们一起想办法,清婉先不哭好不好?”胸前的衣衫已经被谢清婉的泪水浸湿,眼泪也灼伤了吴淑芬的一颗心。

    谢清婉何曾这么脆弱的哭泣过?就是她落水的时候,就是她被苏式打伤的时候,甚至她就是受伤的时候,也都是叫着牙一声不吭,如今却哭的这么伤心。

    “清婉,哭解决不了问题,你总得告诉父亲跟母亲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才好一起想办法。”

    等到谢清婉的哭声小了一些,谢智慧这才开口。

    谢智慧也不着急,慢慢的等着谢清婉开口。

    石素带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夫,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好在一番检查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了受了刺激,后来开了方子,又嘱咐了一番不要大悲大喜。

    三娘在门外守着,石素拿着大夫开的药房去抓药熬药。

    房间又剩下一家三人。

    良久,谢清婉的目光从房间的光线上收了回来,这才缓缓的开口,“父亲母亲,你们去江南好不好?明日便走。”

    去江南?谢智慧有些不解。

    怎么这个时候又提出了这个问题?难道是跟她这次情绪失控有关系?

    虽然他今天也想了这个问题,但是现在谢清婉又提出了这个问题,他不得不重新考虑,他闺女是不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打算?

    “你跟母亲都走,最好将大姐二姐还有汤家跟舒家的人一起带走.......这京城,不安全了。”

    刚才有一瞬间,她竟然生出了要7;150838099433546冒险去将朱崇儒杀了。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