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48章 八、杀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佛堂里,老太妃望着永远慈悲的观音菩萨,眼中满是悲悯。

    都说皇家无亲情,她还指望着皇帝能对自己有那么一些的愧疚,进而能放过蕴之那孩子一马,没有想到,在那个位置的人,都是会变得六亲不认。

    唉......再次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她退出了佛堂。

    拜了那么多年的佛堂,她还是不能保佑蕴之平安,再拜下去又有什么意思?

    “雷嬷嬷可曾回来了?”

    陈丹守在外间,听到老太妃的话,赶忙上前,“回太妃,还没有。”

    朱彝去了边关以后,这锦王府便剩下了陈丹管着,老太妃回来以后,陈丹便听从太妃调遣,许多事情王爷交代了可以让太妃拿主意,他便将许多事情汇总给太妃。

    “陈丹,宫里可有其他消息再传出来?”

    陈丹摇了摇头,“暂时没有,现在所有人的眼光都盯着青龙山呢?还有突然冒出来的秦二爷,据说才富五车学高八斗,大皇子引荐给了皇帝,哄的皇帝龙颜大悦,秦相被斥责埋没了人才。”

    老太妃眉心皱了皱。

    “这是越发的糊涂了。”

    陈丹却是没有敢接话,毕竟太妃说的天子,他一个下人是没有资格的。

    不过他也有些奇怪,皇帝原本还挺健壮的,怎么会突然之间便成了这样?京城百姓好多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在私下里可是都是议论纷纷的。

    不过朝政不是他们能干涉的,他们只随着主子的意志而行动。

    “你下去吧,对了,帮我叫紫晴过来。”

    叶玉既然将紫晴给了自己,她断然没有再还回去的道理,再说了现在叶玉那个女人被禁足,也就是被变相的软禁,这紫晴自己自然更不可能给她还回去的。

    再说了,紫晴还算识相,再加上对蕴之有那么一点非分之想,倒是可以用一下。

    雷嬷嬷带着谢清婉过来的时候,紫晴正跟老太妃揉着肩膀。见太妃有客人,识趣的要下去,太妃却是开口将人留了下来。

    雷嬷嬷眼底为不可查的闪过一丝不解,太妃这是何意?这紫晴是太后的人,这个时候将人放在这里,又是在见谢清婉的时候,这是想干嘛?

    不过她知道太妃自然会有主张,是以也没有开口,只是恭敬的到了太妃面前,说是邀请的人到了。

    “小牛你来了。”

    谢清婉上前恭恭敬敬的给太妃磕了头。

    “太妃。”

    太妃见谢清婉这一副瘦弱的模样,一阵的心疼,“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地上凉。”

    也不知道受了什么苦,竟然受成了这个样子。

    还有她起身的时候脖颈间的伤疤虽然好了,但是还有泛着红印的伤疤,不知道要长多久才能彻底的消失。她故意的包的严实,就是怕被自己看到了吧?这孩子心思剔透,就是想让人讨厌都讨厌不起来。

    “这一路受苦了。紫晴,快给小牛拿个软垫过来。”

    紫晴利索的拿了给谢清婉铺上。

    “你这孩子回来了也不说去宫里给我请个安,害的我担忧的夜不能寐.......这一路可太平?边关的大军可到了?”

    谢清婉看了一眼紫晴,这个宫女她好像在叶玉的身边见过!刚才就觉得眼熟,直到她拿了软垫过来,她这才想起来,可不就是叶玉身边最信任的丫鬟,叫紫晴的!

    她怎么来了太妃的身边?并且看太妃的这个模样,竟然还是很信任她的模样?

    这一次太妃才终于想起来要避险了,让紫晴跟雷嬷嬷一起下去了。

    “太妃,这紫晴......”

    不等谢清婉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老太妃突然笑了,“我还没有老糊涂呢,不过是试探一下能不能用。”也不知道刚才她给雷嬷嬷使了眼色,雷嬷嬷能不能领会自己的意思。

    “我看看你的伤口。”

    刚才只是看了一下,这会真切的看到了,老太妃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你这孩子当时怎么就生出了那么大的勇气?蕴之就在你的面前了,怎么能不给他一次机会,就自己做了决定?你这幸好救了回来,要是万一出了事.......我都不敢想像。唉......受苦了。”

    老太妃是真心疼惜她。

    若是换做任何一个女人,在那样的情况下,为了不连累蕴之,竟然自己去寻死,光是这份勇气,别人就做不到。

    “太妃不用担心,清婉这被好好的站在了你面前了?释徹法师可是说了的,清婉命格贵重,怎么会死在边关那种地方呢?”

    她不想看到太妃眼中的疼惜,那份感情太重。

    她已经承受不住太多的好意。

    “也是。”老太妃想起来了释徹法师当年的话,又是一阵长长的叹息。

    “虽然清婉很想跟太妃这样一直唠嗑到傍晚,但是清婉心里还装着事,尤其是雷嬷嬷亲自去找我,定然是太妃有什么事情吧?”

    老太妃见她这么急切,也不打算再隐瞒,反正叫她过来的主要目的也是此事。

    “蕴之随着新月的使者回来了。”

    谢清婉刚端住茶杯的手,抖了一下。

    “蕴之回来了?7;150838099433546”陈丹怎么没有告诉自己?

    似乎是看出了她心底的疑惑,太妃又继续道:“我得到消息便让雷嬷嬷去了,陈丹太明显。”

    “若是平常,蕴之完全可以以护送新月使者回来为由,毕竟新月是来求和的,并且这一次同行的不但是有打量的金钱珠宝,更是有新月的公主随行,他亲自出马也说的过去。

    但是,现在二皇子私自开发铁矿,老三又提前在皇帝面前进行了挑拨,蕴之又没有提前上奏,他手握重兵却私自回京,倒时任谁都会怀疑他的真实动机的!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你看看这个,御书房传出来的。”

    太妃说着,缓缓的站起身来,去了内室,不一会儿,她手中拿着一片布片,上面只有两个字。“八、杀”

    朱彝就是排名第八。

    她脸色骤然惨白。朱崇儒这是对朱彝动了杀心?

    “太妃,圣上.......圣上.......”这是想卸磨杀驴?但是动机在哪里?难道是又有人在朱崇儒面前说了什么?

    “是你想的那样。”不要说谢清婉不相信了,就是她刚看到消息,也愣神了好久,感叹了好久皇家无亲情。

    “那现在怎么办?”

    谢清婉有些慌了。是她大意了,一直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几位皇子身上,竟然忽略了朱崇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