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35章 及笄的礼物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孙四是在三更后才回来。

    朱彝没有让他打扰谢清婉,命他一早再过来。

    这些日子他在新月王朝,摸清了一些情况,当然最主要的是将大松他们给带过来。

    朱彝知道,他们怎么说也算是陪了谢清婉最艰难的日子,谢清婉心里会挂念他们,也是正常。

    大松几个战战兢兢的跟在孙四的身后。

    虽然当时来的时候做好了准备,但是猛然看到那么多拿着武器的士兵,他们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

    “孙叔,我们真的能见到小牛了?”

    孙四点了点头,“明日一早便能见到了。放心吧,小牛不会让你们再继续吃不饱穿不暖的。”

    至于王妃是要以女装还是男装见他们,见到他们以后怎么安排,那些都不是他关心的了。

    等到明日见过谢清婉以后,他得回京城了,毕竟他离开了河洛客栈太长时间了。

    谢清婉一早听到朱彝说孙四将大松他们接了出来,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看来等下见了孙叔以后,这一声谢谢是少不了的。”

    “清婉,再过两天你的身体差不多就痊愈,我让孙四将你送到江南。”

    这两天朱彝也是左思右想了很多,她到底是女人,前天在城楼上看到当时的战场,她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栗,让他还是决定要将人送走。

    “蕴之,你知道我的目标的。”

    她不会去江南。

    即便是如果谢家能举家去了江南,她现在也不会去。大仇未报,如何能躲起来呢。

    “我后天启程跟孙四一起回京城。”

    “你.......”

    朱彝皱了皱眉头,眸光中的漆黑顿了一下。

    “你现在不适合长途跋涉。”

    谢清婉浅笑:“我已经差不多痊愈了。我到时候走慢一些便可以了。蕴之,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我在这里帮不上你什么忙,反而还拖累你........”

    他们毕竟没有大婚,虽然现在没有人说什么,但是纸包不住火,到时候有人利用这事做文章......

    她不能给别人制造把柄。

    更何况,德武十五年春了!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我会活得好好的等你回京。”

    他告诉了自己现在情况,她自然知道他的打算,但是她也知道鞭长莫及,就算是京城他能计划的完美,但是万一计划外呢,到时候她们都在清风城,根本就不能随机应变。

    朱彝知道她心意已决,没有再开口。

    “大松他们几个,我打算带回京城。”

    当然,她不会直接带进京城,他们几个还算机灵,到时候提前让小九他们在城外接应,先调教一番再说。

    “嗯。”对她选择什么人,他倒是不会干涉。

    “路上三娘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我让高阳再给你寻几个机灵的。”

    谢清婉倒没有拒绝。她现在缺人,高阳作为他的心腹,挑出来的人自然都是经过训练的。

    早饭便在这样平和的气氛中渡过。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朱彝望着城门外的马车,原本平静的脸上有了一丝丝的龟裂。

    “就到这里吧。”

    谢清婉心里虽然也有些不舍,但是还是开口,送君千里终于一别。

    “嗯。”

    马车缓缓的前行。

    “王爷,三小姐这样离去,京城中......”

    陈恒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前方的朱彝却是朝着马车的方向追了上去。他心下一慌,顿时也赶忙跟了过去。

    “宛宛等一下。”

    谢清婉没有想到朱彝还会跟上来,不由有些诧异。

    “蕴之?”

    朱彝下马在马车前停下,“忘了一样东西。”

    忘了东西?谢清婉从马车出来,听到朱彝的话有些不解。她本来便没有东西,但是朱彝以她身体刚好,让三娘准备了许多哪还能忘了什么东西?

    “你的及笄礼物,虽然迟了。”如果没有被算计,没有失踪,那么在谢清雅的婚礼过后,谢府就应该开始她的及笄了。这是一个女孩一生中的重大节日,即便是谢家处境不好,但是,也依旧请来人帮她过的热热闹闹的。

    可是她没有,她有的只是想要努力的活下去。这玉佩是庄妃留给自己的,他原本是打算在她及笄时送给她,可是后来出了事情,再后来一波接着一波,刚才他才终于想起来这件被自己遗忘了的事情。

    是礼物,亦是权势。这样他不在的时候,她也不至于太艰难。

    她有要做的事情,就算是能将她留在这清风城,她也只会身在曹营心在汉。

    手中的羊脂玉传来的温润的感觉,让她有些回不过神来。

    她认得这玉,庄妃娘娘的遗物,前世,他向来不肯离身的,没有想到现在却送给了自己?

    这让她要如何?

    “蕴之,这........”

    “收下吧,在京城等我,有困难可以直接拿着去找太妃或者去锦王府找陈丹。走吧,再耽误下去你们天黑之前赶不到下一个城镇。”

    “蕴之,我.......”

    看着马车外朱彝身影一点点的在尘土中变得小了起来,直到消失不见,她这才放下了帘子。

    手中的羊脂玉也变得温暖了起来。

    “三娘,我恨不能立即到京城了。”她何德何能,得朱彝如此厚爱。

    三娘笑着点了点头,“我也是恨不能一下到呢,不过咱们还是得颠簸着走上一些日子,你这身子可经不起折腾的。”

    “小姐,我知道你担心京城呢,放心吧京城的一切等你回去还是都在的,陈进可是还在京城统筹的,再说了胡三刀回去了,他们联合起来等你回到京城以后,水只怕都已经混的7;150838099433546分不出来了。”

    谢清婉一想到三娘的丈夫,又安心了一些。

    “三娘,其实原本你们可以离开的。”

    三娘突然笑了。

    “离开去哪里?闯江湖么?我可是过了那种仗剑走天涯的年纪了,再说了我可是还等着你嫁人呢,没道理我伺候到一半将你抛弃了。”

    谢清婉为他们着想,他们都知道,正是因为知道,更不能做那忘恩负义的小人。

    不过京城,也不知道小姐回去会引发怎么样的轰动。

    毕竟,谢清婉消失了那么久。

    “小姐,我觉得咱们到了京城还是低调一些,最好能隐藏一下真面目,毕竟当时你失踪闹的挺大的,另外倪家现在只怕也恨上你了,还有宫里的赵贵妃,他们现在结成了一派,当时倪念儿在你失踪后也跟着下落不明,便有传言是锦王爷将人绑走的......”

    她将情况仔细的说给谢清婉听。

    “三娘你倒是和我想到一起去了。”

    在暗处才能更好的下手。

    “我还是男装吧。另外三娘,让人打听一下释徹法师在哪里。”

    她还有疑惑没有弄明白。

    她昏迷的那些日子,实在是那些场景太过真实,以至于让她根本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就是现在她都还有些怀疑现在是梦境还是现实?

    而且,释徹法师是什么知道自己重生的?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自己的?

    那么,他知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又或者是知道了?

    她突然又想起来当时在皇宫的那场所谓的寓言。

    是从那个时候便已经开始给自己暗示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