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34章 防患于未然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胡三刀对于荣王府这个问题还真没有怎么关注过。

    不过当时他们做的隐秘,应该也没有人知道才是。

    “我知道了。”

    谢清婉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胡三刀,也是像释徹法师说的那样,是命数吧,她今生预见了胡三刀,他虽然是江湖中人,可是他却是一言九鼎的。

    她失踪以后,谢家出事,这个男人没有离去,反而跟着三娘兜兜转转来到清风城照顾自己。

    近半年的时光,她发现胡三刀的竟然隐隐有了泛白的胡茬。

    说不感动是假的。

    “胡叔,让你跟着我受委屈了。”

    胡三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是正说着荣王府的事情么?怎么就突然煽情起来了?还有,他怎么就委屈了?他跟着谢清婉不知道有多自在呢。

    谢清婉一般当着别人的面都是叫自己胡大夫、胡三刀,私下没有人的时候才会叫自己胡叔,但是每次叫自己,他都会觉得有一种亲切。

    “委屈什么啊,你要是说这赶路什么的,我可真没有觉得这是委屈,想当年我们到处流窜,风餐露宿,如今这生活已经上天了......你叫我一声胡叔,我也是满足了。这样说来我给你帮不上忙,我还内疚着呢,你这丫头倒是好,这委屈一词,是想让你胡叔无地自容呢?”

    谢清婉哪里知道自己随口的一句感慨,竟然让胡三刀这多感悟......

    “胡叔,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说委屈胡叔,是有任务要给胡叔的,我知道胡叔不爱受拘束,只是接下来,胡叔却是要帮我去荣王府一段时间,将京城的水搅得更浑7;150838099433546一些了.....”

    胡三刀仔细的听着谢清婉的安排,他虽然不爱这些勾心斗角,但是真去做也不是做不来。

    “小姐好好养着,我今天晚上便启程,药我会给是三娘,直到你完全好起来,到时候我在京城等你们。”

    清风城内并没有因为少了一个胡三刀而有所变化。

    反而是因为援军一直迟迟不到而让朱彝有些不悦。

    “本王说半个月必须到,可是到了今天,半个月已经过了,竟然连大军的影子都没有见到,这是拿这边关开玩笑,还是当本王在开玩笑?”

    城楼上,朱彝一袭墨色云锦的长衫,伫立在城墙上边,仿佛遗世独立的公子。

    高阳站在不远处,一时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看来是心都更大了。”

    新月王朝的惨败似乎还是昨日的场景,他看着已经打扫干净的空旷的场地,空气中似乎依旧还有一些血腥的味道。

    “算了,本王料定他们不会这么顺利让大军到达。”

    “高阳,八百里加急,请求支援。”

    高阳有些诧异的看向朱彝。“现在?”

    “现在。”

    高阳一时不知道要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了,清风城内现在一派祥和,他派兵请求支援的话.......

    军中的奸细清除了,但是这清风城内可是说不好,谁知道都是有谁的人?这万一要是朱崇儒的人.......他不就成了欺君之罪了?

    似乎是看出了高阳的疑惑,朱彝回过头来,“尽管去吧,结果一定是无结果。”

    既然知道是无结果,为什么还要八百里加急?

    高阳觉得他现在一点也看不透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他自认自己很是聪慧,但是朱彝的每一次设计,自己都猜不透。

    “我们现在这里有二十万兵马,而他们又派出了十万,虽然里面有一半的水分,但是对那位来说,已经是很多了。京城外才五万而已,如果都调到清风城,其他边关难保不会被趁乱攻击。

    并且,朝中还有活跃的三个皇子,你以为他们会让那位再给我增派兵力?”

    这可是实权。

    “但是,万一知道这清风城.......”高阳还是有些担忧。

    “他们知道也无妨,新月惨败又一直不进贡,不派兵,大约是要大肆调兵了,我防患于未然,有什么问题?”

    还有一点他没有说,就算是有人将消息透露出去,依着朱崇儒多疑的个性,也不会确认的。”

    既然都想在这清风城的兵力上插上一脚,他必然会都成全他们。

    “王妃?”

    谢清婉在三娘的搀扶下缓缓的到了城楼下。

    昨天大夫终于说恢复的可以,不过还需要平时多注意,毕竟是在脖子上,很容易再伤到。

    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她终于能出来透透气了。

    街上的人不认识的她。

    她也乐清闲,随着三娘缓缓的在城里转悠了一圈后这才想起来来城楼看看。

    朱彝说过,城门前的战场已经打扫完毕了。

    清风城的百姓不认识谢清婉,但是士兵可是都认识她的,敢在李东阳下手下自己抹脖子的勇气,可是激起了好多人的血性,也让更多人佩服不已。

    “麻烦了,我想上去看看。”

    士兵有些为难,“王妃还请稍等,属下请示一下。”

    谢清婉点头。

    她还以为士兵会直接拒绝她的,她来得时候都已经想好了,如果士兵拒绝她,她会让朱彝带她来看一眼。

    朱彝在城楼下刚有动静的时候,便察觉到了。

    “你先去吧,清婉来了。”

    高阳点头从另一边离去。

    “来人,让王妃直接上来。”

    士兵还没有上去,便看到城楼上有人下来传谢清婉上去。

    “蕴之?”三娘扶着谢清婉上来时,便看到朱彝站立在城墙前远眺。

    谢清婉可不知道他会在这里。

    是以,突然看到他在这里,倒是吓了一跳。

    朱彝转过身来大步走到谢清婉面前,“怎么出来了?”还来这里?虽然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但是到底还是留了疤在那里,并且结的痂也还没有完全掉完,即便扯了头巾盖住,但是万一要是有人撞到或者不小心碰到那可怎么办?

    谢清婉浅笑。

    “就是想回忆回忆自己当时九死一生的场面,然后珍惜以后的生活。”

    三娘很识趣的将谢清婉交到朱彝手中后后退了几步。

    虽然他们还未成亲,但是朱彝愿意在人前承认谢清婉是王妃,并且许可别人叫她锦王妃,只一点,便足以让三娘认可朱彝。

    城楼上,谢清婉的一身淡黄色跟朱彝的墨色渐渐迷了三娘的眼睛。

    但愿能这样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以并肩作战,亦可以这样共同远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