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32章 只能有两种选择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谢清婉醒来以后,每日虽然不能下床,但是让三娘打听来的消息,倒是让她的心安静了不少。

    总算是没有对朱彝产生什么大的影响,要不然,真的是要再对不起他一次了。

    她起初迷迷糊糊的好半天,不过在摸到三娘温暖的手跟朱彝亲自喂过来的药的时候,她终于确认了自己是活着的,这一世是真实的活着的。

    既然上天愿意再给自己一次机会,那么,这一次,她不会再心慈手软半点。

    “小姐,王爷来了。”三娘看着谢清婉又陷入了沉思,小声提醒道。

    小姐这一次醒过来以后,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一些,但是她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不过到底没有事情,她就谢天谢地了。

    反正只要活着,有什么事情都能解决。

    “宛宛觉得哪里不舒服?”

    谢清婉看到朱彝在床边坐了下来,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还能这样看到活生生的朱彝,真好。

    前几日她一直没有能注意到朱彝对自己的称呼,今天才发现他竟然叫自己宛宛?原来好像是叫清婉的,这一死反倒还让他连称呼都改了。

    当时他也是怕极了吧?想到她倒下后耳边传来的厮杀跟怒吼,这个男人,其实很重情义。

    不过一个称呼,随他去吧。

    “我无事,只是一直这样躺着,倒是有些无聊了。”

    听到她这样说,朱彝突然站了站了起来,俯下身来将她缓缓的挪动了挪动,“这样是不是舒服一些?”他也想让她能大面积活动一下,她一日躺在这里,他心里就一日跟着紧张一日。

    但是胡三刀说了,暂时不能起来,他便只能委屈她躺着。

    “再坚持个十来天,应该就差不多了可以下地了。”

    谢清婉轻声嗯了一声。

    “还没有这么清闲的躺在床上躺这么多日子,着实着急。”谢清婉打趣自己。

    “蕴之,”她看向朱彝,“我在边关出现,李东阳又当着那么多人面给你难堪,只怕军中有人会有人趁此机会找你麻烦,我又给你添乱了。”

    尤其是京城那几位,她不相信他们会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饶是天齐对女人有一定的宽容,但是她被李东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要被侮辱,已经是失德了。

    朱彝眸子微寒,很快又转瞬消失。

    “无事,暗桩都死在了战场,新的暗桩十天半月到不了,至于剩下的,都是我的人。”

    谢清婉听到这里,松了一口气,她现在最怕的就是朱彝在战场上遭遇什么。

    “给我说说这些日子的事情吧?对了,李东阳出事以后,大牛跟大松他们......”

    大牛他们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也不知道李东阳会对他们怎么样。

    朱彝早想到她会惦记那些人,思索了一下这才缓缓的开口:“大牛在李东阳严刑逼供时说出你的身份后被处理了,至于那几个小乞丐,孙四来信已经找到了,正准备将人送到天齐。”

    “平宁身体已经大好,只是知道你在她的宫里被人抓走,一直在自责。不过,我没有将你的消息再透露给她,就是李东升那里,也当你已经死了。”

    若不是有平宁跟李东升站在保护谢清婉的这一面,他绝对会让整个新月陪葬。

    “嗯,也好。”

    谢清婉垂下眼眸,立场不同,道不同。

    “大皇子那里可有什么消息?三娘说他们来时,陈贞慧的孩子已经没了,至于王府有什么动静,他们没有敢再进一步.......”

    谢清婉思索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或许朱彝会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她不准备告诉他前世的一切,就当是在解决个人恩怨吧!

    “宛宛,你为什么这么针对老大?”

    谢清婉窒息了一下。

    她没有想到朱彝会直接问出来。

    朱彝并7;150838099433546不是从现在才知道,从那场天花,从后来所谓的上天注定,从到后面的筹备军饷......

    一点一点,如果只看表现,所有人都会认为谢清婉是在帮助大皇子,但是若是将所有的事情揉碎了,再反过来,所有的事情到最后的结果便是大皇子没有捞到一点的好处,就是跟他对阵的老六,表面上看着风光,实际上也被朱崇儒放在了眼里,被其他皇子所嫉妒。

    而自己,反而是没有人多注意了。

    在这之前,没有靠山,没有大臣支持却空有的兵权的自己,可是招了很多人的惦记,甚至杀机的。

    她在天花之前,应该没有跟自己见过面,而儿时的那一点记忆,他不认为谢清婉能记得清楚,毕竟那时候她还太小。

    难不成......还有听雪婷.....半晌,他摇了摇头,释徹法师说过,不是谁都拥有逆改天命的本事跟机缘的,大概是自己最近太紧张,想多了。

    “我讨厌虚伪的人。”

    谢清婉浅笑:“我从小受人非议,但是却从没有放在心上,但是朱煜,他看似每一次无意行为,都在踩着谢家博取名声,凭什么?并且,在谢庆成死后,他想要谋取我谢家的一切,只能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我谢家归顺,然后利用完后被全灭口,另外一种,等他没有了耐心,直接全部暗杀将所有的一切接手......

    不管是哪一种,到最后总是改变不了被屠杀的命运,既然如此,我何不抢先一步,说不准还有一线生机!

    只是她没有想到朱彝会当着朱崇儒的面前说自己是他未来的锦王妃。

    真是这样?

    罢了,她不愿意说,他就当是这样吧,总归以后有自己,不会让她再这样搏命了。

    “老大现在忙的焦头烂额,老六以前毕竟是跟在他身后的,他有多少势力,就算是掩藏的再好,老六也多少知道一些。老六现在多了一个陈进,倒也是个人才,又得了这场胜仗,现在完全力压老大。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反击起来也是精彩。至于他府上,密报说他在召集名医会诊,大概是急着有嫡长子了。”

    “不过,老六不会让他有孩子的,让人在他的饮食中下了绝子药!”

    听到朱煜过的不好,她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另外,二皇子那里已经跟赵文淑达成了合作,倪家出钱出力,我没有动手,这是你的仇,你愿意自己亲自动手就自己动手,不愿意我替你,总是要你决定了。”

    毕竟这一切都是因他们而起。

    至于老三那里,还是要等谢清婉伤好了再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