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29章 都是残次品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清风城内一片肃然。

    大获全胜的喜悦并没有能蔓延到城主府。

    朱彝困倦的连续打了几个呵欠,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谢清婉的身上的被子,这才起身去了屋外。

    陈恒正满脸焦急的在屋里来回转着。见朱彝终于出来了,他急忙迎了上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朱彝低声道。

    “王爷,孙四传来了消息,李东阳那里得到消息是从二皇子手中传来的。但是,孙四人看那字迹,有些眼熟,却绝对不是二皇子的。”

    “另外陈丹在京城也传来了消息,皇帝准许六皇子增兵清风城,以更好的跟新月谈判。

    所以,谢清婉的身份暴露,是从内部泄露了消息?

    但是他一直将消息封的很死,他们又是怎么知道?

    似乎是知道朱彝的想法,陈恒上前想了想还是说道:“孙四去李东阳府上找到了他的管家,用了秘术从他嘴里得到一7;150838099433546些消息。李东阳原本并不知道王妃是天齐的谢三小姐。是王妃从平宁公主那里出宫后,在别院里李东阳派人去刺杀王妃,结果派去的山贼是天齐的,不巧的是当时王妃跟倪念儿打赌的时候,见过王妃.......”

    无巧不成书,正好天齐又故意这样说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王妃受伤前让王爷注意一二三,属下让人都查了一下,大皇子跟六皇子斗的正激烈,没有时间去管王妃,二皇子也是没有什么动静,不过私底下跟赵贵妃接上了,三皇子.......

    三皇子依旧是什么的都不在意,不过暗卫有人留意到,他去过城西的叶家。

    属下记得,平宁公主就是在那附件遇见的王妃,在叶家躲了一些日子才逃出来的......

    三皇子为什么会知道那里?而且三皇子最近在京城周边的文会开的越发的频繁了,现在许多进京赶考的文人,提起来三皇子赞不绝口.......”

    “另外高阳那里的密报,这批军队里有不少是临时滥竽充数的,他们的武器,都是残次品......”

    朱彝听着陈恒一件件的汇报给自己,他突然觉得浑身冰凉起来。他眼前仿佛又出现了谢清婉受伤前的场景,她绝望的看着自己,让自己小心一二三,让自己小心头顶上那片天。

    呵呵......

    他突然冷笑起来。

    心里的那点温暖也随着那声声冷笑被分的四分五裂起来。

    仿佛天地间的在那一刻间都被冰封了起来。天地万物都成了苍茫的一片,如同一团混沌,一片的死寂,没有温暖,没有气息,没有声音.......

    陈恒看着这样的朱彝,强心猛然缩成了一团,大大的打了一个冷颤,这样的王爷,好像又回到了庄妃死的时候的么样。

    “王爷,王爷......”他的声音里多了一丝的急切跟不安。

    “陈恒,爷从没有想过那个位置。”

    陈恒有些心酸。“属下知道,也只想有一方栖身之地。”

    “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让爷安稳过一天。”

    清婉是那么聪慧,她比谁看的都清楚,是以打算在死前也要提醒自己。

    这些年他懒得动那些人,不代表他看不清,内心那点最后的亲情,随着这一桩桩事情,彻底消散。

    帐外突然起了风。

    三娘拖着胡大夫他们,一路走的着急。

    当时知道谢清婉在新月的时候,他们便想去新月寻找谢清婉了。等到好不容易听朱彝的话把谢清婉各个地方的人都撤了出来以后,他们这才动身。

    哪知道这一路上紧赶慢赶还是没有敢在战争的前头。

    若不是朱彝派人寻了他们,他们还在想办法去新月呢。

    “胡三刀,我们到底还有多久才能到?”

    三娘有些疲惫看了一眼眼前的大道,最讨厌这样的三叉道了,害的他们走了不少的弯路。

    “如果没有走错,明天一早我们应该就能到了清风城。”

    胡三刀一脸的灰尘,那里还有在谢府时一派神气。

    “我们得快点,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心里总是不安,我怕小姐出事了。你们进府晚,不知道小姐多灾多难,这从新月到天齐,我总觉得事情不像锦王爷说的那样的简单。

    女人的直觉像来很准。

    “三娘,你不要这么着急,三小姐宅心仁厚,又聪慧绝顶,有什么事情定然是会逢凶化吉的。再说了,有王爷在呢,不会让小姐出了什么事情的。”

    陈进拍了拍三娘的肩膀,他自然知道谢清婉他们之间的感情,但是现在是着急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啊,总不能飞过去吧。

    三娘听到她这么说,心里这才安静了一些。

    她将怀里的平安符拿出来,心中又乞求了几句。

    这平安符是智水给她的。

    智水在谢家都出了大牢以后去了江南,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走吧,不要再耽误过下去了。”

    宽阔的马路上,三人扬尘而去。

    天齐京城。

    皇宫里最近突然多了一些生面孔。

    老太妃招了雷嬷嬷,心中满倦意,“这皇宫总是一年不见旧人哭,只见新人笑。”

    锦王惨胜,天齐边疆稳定,江山没有了后顾之忧,这后宫便可要热闹起来,再说,这是历朝历代的规矩,礼法如此,她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雷嬷嬷,是我眼花了,怎么看着这进宫的女人越来小了?刚才那女孩及笄了?怎么看着都跟十三四岁的样子。”

    雷嬷嬷叹了一口气,“可不是,也不知道这官员是在想什么,一个比一个送的年轻,刚才奴才从外面过来看到,可不是一个个都还是半大的孩子,这么小年纪,哪里能承受的住?”

    圣上也是愈发的糊涂了。

    太妃摇了摇头,“终不是我们能作主的事情。嬷嬷去请辞吧,这皇宫,终不如我们锦王府舒心。”

    朱彝已经胜利,那么离班师回朝也就不远了。

    说到这个,雷嬷嬷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怎么了?”

    雷嬷嬷思索了一下,还是觉得要说一下,毕竟她挺喜欢谢清婉那孩子的。

    “太妃,这个时候回去,只怕圣上不会答应吧?”

    “雷嬷嬷,这话怎么说?”

    雷嬷嬷思索了一下,附在老太妃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