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28章 你死了,却也又活了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谢清婉已经痛得站不起来了,如果不是大皇子还抓着她的手,她想此刻自己已经瘫在的地上。

    “为什么!”她不知道是在问大皇子为什么,还是在问老天爷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这前世的事情,竟然再次重演了一遍!

    “哈哈,你说为什么?清婉,你如此聪颖,不会想不到吧,你是锦王府的王妃,这世上没有比你再合适的棋子了。

    你以为,我真心要祝福你?可笑,以你之能,若不能为我所用,当不能存在这世上。”

    “我即便不能为你所用,也不会在参与到这些事情中去,为什么还不能放过我?你答应我的,等朱彝死了,保我全身而退。”

    “天真的女人,与虎谋皮,还想全身而退!看在你帮了我那么多的份上,本王就让你死的明白吧。呵呵......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本王的算计,当然包括你谢家所有事。你说,本王会放心放你离开?

    本王好心的再告诉你一件事。据说,我那好弟弟从小就喜欢你,所有才会在这敏感时机选择站出来保护你,可惜你一心以为他害了你们谢家,你到了地下好好跟他做一对苦命鸳鸯吧。哈哈......你看,老天都选择站在本王这边。”

    她的身体已经失去重心,直直的向下栽倒,大口大口的鲜血控制不住的流出嘴角,身前一片斑驳,连眼前的地上都溅了斑驳的血点。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哈哈,这天下终究要是本王的......”

    呵呵......她疯狂的大笑起来,嘴里的鲜血顺着嘴角流出,她的心里一片绝望。

    “朱煜...朱煜...!我谢家跟锦王府竟然都被你算计到了家破人亡这一步!几百条人命!哈哈......我谢清婉在此发誓,此生不管上黄泉下碧落,都定要报此大仇!”

    呼吸被血腥凝滞,她的脸贴到冰冷的地面时,她突然笑靥如花。再一次让自己体验一下死亡的感觉吗?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为什么要再一次让自己感受到这一种绝望?是对自己重生一世的惩罚吗?

    如果真是这样,这个惩罚比天打五雷轰还要诛心。

    哈哈......

    脑袋已经能感受到青石板的冰冷,也能感受到撞在地上的痛楚,可是意识却没有如前世那般渐渐的消散,她贴着冰冷的青石板,突然想起很多事情。

    “谢家有三女,各个花人语,待到秋风起,谁人去求娶。”就是这首不知何时开始在街头小巷突然流传出的关于谢家女子的传言,才让谢家因着传言再一次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也因着突如其来的传言,谢家被争权皇子们所盯上,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谢家的平静不复存在,开始陷入无休止的噩梦中。

    父亲为了证明谢家的清白与衷心,一头撞在了金銮殿上,母亲被二叔那个禽兽糟蹋上吊身亡,大姐被逼着嫁给汤定之那个可以做父亲的男人做续弦,二姐被逼着嫁给了舒耀辅那个刽子手,而自己,则被绑着送上了朱彝的床,大婚第一日就被毁了容,从此人非人,鬼非鬼的活着。

    一切都是因为朱煜,一切都是朱煜,谢家这所有遭遇,朱彝的遭遇,是因为朱煜。

    朱煜!她在心里怒吼嘶喊。

    而这一世,她竟然没有能第一时间去手刃仇人,还想着万全之策!呵呵......上天是在嘲讽自己是吗?所以才会让自己再感受一遍这死前的绝望?如果是这样,上天的目的达成了!可是她依旧要死不瞑目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嗓子中那种灼烧的刺痛渐渐消失,她的意识一点点清明了起来。

    “醒来吧。”

    是谁?这的声音为什么听着有些熟悉?

    谢清婉想要看清楚是谁在她耳边说话,她想努力的睁开眼睛,却是发现根本没有办法。

    “醒来吧。”

    在一声声中的吟唱中,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依旧是老太妃的听雪堂,她倒在地上,周边一片的死寂。

    她慌乱的站了起来,环顾了四周,没有一个人。

    她的身上血迹依旧,可是,却没有一丝的疼痛感觉。

    这又是怎么回事?

    她.......她又活了吗?

    “你醒了。”

    嘎吱,听雪堂的门被推开。

    谢清婉随着那声响看向门口,在看到门口的人的时候,顿时呆愣在原地。

    释徹法师?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释徹法师?”

    “是我。”释徹法师缓缓走到她的跟前,脸上的神情不悲不喜。

    “释徹法师,我死了?还是死了?还是又死了?”

    谢清婉已经不知道要如何去解释现在自己所见到的一切,所发生的一切,她也已经分不清。

    “你死了,却也又活了。”

    谢清婉更迷惑了。从她冲出那一片黑暗到现在,她已经没有办法再去思考。

    “三小姐,凡事皆有定数,你要记得,怜这天下苍生,保持心中那份善念,智水,托付给你了。”

    等等,谢清婉7;150838099433546上前一步。

    她敬畏鬼神,从自己重生以后,她更是尽可能的不去见释徹法师,但是,每一次见到释徹法师,他必定会跟自己说这天下苍生。她只是想杀了朱煜,跟这天下苍生有什么关系?

    还有,他说的将智水托付给自己什么意思?

    她不是都已经死了吗?

    “大师,我怎么听不明白?”谢清婉疑惑的看向释徹法师,“我已经说破的太多了,剩余的你自然会参破,回去吧,回到的你该去的地方,这里已经覆灭了........”

    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听雪堂的内一切却突然开始一点点的在自己眼前消散。她惊恐的看着这一切,想要再问一声释徹法师这是怎么回事,却是发现释徹法师不见了。

    “释徹法师?释徹法师?”谢清婉走出听雪堂,可是依旧看不到释徹法师的身影。

    “你还没有告诉我要怎么回啊?我又要该去什么地方啊?”

    她连自己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如何会知道自己去哪里?

    脚下的路也开始一点一点的消散,她大惊,拼命的跑了起来。前方是朱彝的书房,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一刻想也不想的重进朱彝的书房,潜意识中,那里是安全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