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27章 德武十五年的锦王府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谢清婉只身站在一片漆黑当中,她想要走出这片黑暗,可是,无论她走到哪里,那些黑暗却仿佛是已经认准她一样,紧紧的包围着她,将她困在了这漫无边际的黑暗。

    难道是死了吗?

    可是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她还要看着朱彝平安,看着谢家平安。

    倏然,她抬起头,坚定看向一方,然后快速的跑了起来。只要跑出去应该就能出去了吧?就算是死了,她现在也不能被黑白无常抓走,这一世,哪怕是成了一只孤魂野鬼,她也要看着她们平安走完这一生。

    跑!

    黑暗在她耳边呼啸而过,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眼前的黑暗似乎并没有减少。

    她不甘心的大吼着朝前行进,一定不能放弃,一定不能。

    或许是她的坚持有了效果,眼前的黑暗终于在她不知道跑了多久的时候,慢慢的散了去。

    有些景色慢慢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似乎有些眼熟。

    她停下来仔细的看了一下周边的景色。

    蓦然,她睁大了眼睛!眼中尽是惊恐。

    这里竟然是德武十五年的锦王府!!

    她清楚的记得这里,这是老太妃的听雪堂。她清楚的记那个冬天似乎格外漫长。

    她清楚记得她在老太妃的听雪堂门口停下,然后只身一人进了老太妃的7;150838099433546院子。她怎么能够再来到这里?看着这周围建筑,看着脚下的雪,踩上去还有嘎吱嘎吱的响声!

    她心神有些乱了。难道说,重生后精力的重重都是在做梦?

    可是,不管她怎么不相信,眼前的场景却是真实的存在的。

    她看到了大皇子朱煜正襟危坐的端坐正堂。跟前世一样,表情丝毫不差。剑眉英挺,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看到谢清婉过来,他抬眼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来了。”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是让她如同被雷劈了一般,如果说刚才还有什么幻想,现在所有的幻想都被耳边清晰可闻的这两个字碾碎了。

    来了.......来了........

    不......一定是自己在做梦,一定是的,明明她重生过了,她也亲眼看着朱彝活了,谢家也暂时没事,为什么又会回到这里?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菩萨.......上天........对上天......她记得当时是向上天祷告的,如有来世,愿以吾命换君来生。

    她不能再回来。

    绝对不能。这一世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希望。

    她惊慌失措想要转身出去,可是脚下却是像生了根一样,动弹不了半分。

    更让她恐惧的是,她的嘴里竟然不受自己控制发出了一句:

    “嗯,来了。”

    “坐吧。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低低浅浅的声音从他口中溢出。

    谢清婉只觉得脑中一片晕眩,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前世她觉得此生大概再也没有能比他声音再好听的了,可是现在她只觉得他的声音犹如淬了毒的箭,划破空中的冷意,朝着自己一点点的割裂。

    “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为了报仇,这些痛苦我都能忍。”

    “是吗?现在你成功了,朱彝已经死了,锦王府分崩离析了.......”

    “呵呵......是啊,我成功了,所有害我谢家的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报应......王爷你也很高兴吧,立储的路上再也没有人能跟你一争高下。”谢清婉对着他福了福身子,坐在他的对面。她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能坐下,不能坐下!可是,她身不由己。

    “对啊,本王很高兴,朱彝一死,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能阻挡我向那个位置迈进,清婉,说来,你是最大的功臣了,没有你的里应外合,这防护的铁桶般的锦王府,我根本无从下手。”

    “王爷谬赞,不过各取所需而已。”

    “不,清婉当得此赞,但想到清婉从此隐于世间,本王多有不舍,清婉真的不打算入我荣王府吗?”

    “王爷当知清婉心意已决,此生不想再和王侯将相有牵连。”

    “既然如此,本王也不强求,只是有些遗憾清婉之才能谋略不能为我多用了。”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伸手拿起桌上的酒壶,替两人满上,动作一气呵成。

    “本王不能在此呆的太久,这第一杯,算是本王对清婉的感谢了,本王先干为敬!

    这二杯,算是对我们的祝贺了,祝你大仇得报,祝我将来荣登大宝。

    这第三杯,算是对清婉的离别祝福了。”

    一切一如前世一般,甚至她能清楚的记得,就是这对话都不错半分,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朱煜的手动了酒杯,她惊醒过来,那酒有毒啊,那是最毒的酒,她不能喝......她不能喝啊!

    不,这感觉太过真实,根本不像是在做梦,她闻到了自己咬破了唇的血腥,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就像是已经被人控制了人偶,她看着自己又端起了杯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微扬头,一饮而尽,“那就多谢王爷了,此生,就此别过。”

    事情已经超出了她所有的人知,她已经不敢再往下想像,这一切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如果说之前重生是做梦,而现在才是真实的活着,可是她知道后面会发生的一切,这又怎么解释?

    脑袋突然像是被重物凿了一下,开始钝钝的疼了起来。

    “就此别过......”面前的大皇子却突然诡异的笑了起来,语调也变得奇怪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任凭她喊破了嗓子,可是对面的人似乎出了前世记忆中那些话,他都听不到,自己的挣扎的动作他也看不到一样。她绝望,她疑惑,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出来告诉她是怎么回事。

    可是她却没有时间去想这是为什么了,嗓子在一瞬间烧了起来,谢清婉面色大变,杯子嘭的落地一声脆响,她双手卡住脖颈,身子摇摇晃晃。她想捏着自己的脖子想把喝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大皇子却是握住了她骨节分明的手:“没用的,你不用再作无所谓的挣扎了,清婉,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识时务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