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08章 那些药跟她的血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面对李东阳毒辣的手段,谢清婉权衡之后,还是选择了妥协。

    那有倒刺的鞭子,还有烧红的烙铁,甚至还有那厚重的板子,无论是哪一样,落在大牛的身上,只怕他都会因为经受不住这酷刑,而一命呜呼。

    李东阳一再强调自己是否得过天花,一定是有别的目的,但是这个目的,看样子暂时要不了自己的命。

    不然相较于对与其他的人的做法,要是他真的想要将大牛他们打死或者烧死,根本不会一直在这里跟自己废话。

    事到如今,她要赌一把,赌李东阳必然是有求于自己这个得过天花好了的人!

    “住手。”

    眼看着烙铁即将要落在大牛的身上,她再也忍不住,急忙叫了出来。

    “我说,还请王爷放过我爹。”

    “呵呵......”

    李东阳冷笑着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谢清婉领口前的衣裳。

    “非要敬酒不吃罚酒才肯配合?哼......”

    他的手伸向谢清婉胸前的那一刹那,谢清婉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完了!要被发现了,她虽然还没有怎么长开,但是胸前的柔软却是已经慢慢有了雏形,到底男女不同,即便是她用破布裹了几层,但是还是很容易被人察觉出来的。

    她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变得空白起来。

    以李东阳对自己的恨意,如果在这个时候被他发现自己就是言深,他根本不会再让她有任何的活路!

    冷汗密密麻麻的在额头上冒出来,随后,顺着脸颊慢慢的流了下来。

    李东阳以为她是怕自己要对她用刑,所以才会惧怕,但是,不管这种惧怕是哪种原因,都让他心头莫名的多了一丝快感。

    哼,一个小乞丐而已,竟然敢不怕自己!这会不是一样怕的想死?

    “放过你爹可以,你告诉本王,你的天花是怎么好的?”

    李东阳对她那张惨白的脸满意极了,直接将人丢在了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仿佛是高高在上的天神,丝毫看不到地上的谢清婉的挣扎。

    “王爷答应放过我爹。”

    即便是恐惧,她也要要求放过大牛。

    她刚才赌对了,李东阳的确对自己是怎么好的格外的感兴趣。能让他如此在意的积极寻找方法的人,对李东阳来说一定很重要。那个人是谁?皇后?他的王妃?他的孩子?还是他的心上人?

    不管是谁,只要他在乎,那么自己手中便有了筹码,她用余光斜斜的看了一眼大牛,发现大牛已经吓得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我爹一条烂命,总是比不上王爷一根头发丝珍贵不是吗?”

    她稳了稳心神,这才观察着李东阳的神色继续道,“更何况,王爷若是从我这里得到了方法去解救全京城水深火热,那么,王爷便是神明在世,即便是草民,也要感谢王爷,王爷是做全京城的救命恩人的,相信也不会在意我爹那一条贱命......”

    “哼,伶牙俐齿。”

    “只要你说出方法,能救得了人,本王自然不会为难你们父子。”

    他倒也有自知之明,他还看不上那一条贱命。

    “来人,将他带下去。”

    他指了指一旁的大牛。

    谢清婉松了一口气。只要保住了大牛,剩下便好说了,这天花本就是自己弄出来,要想救人,倒也不难。

    “说吧,不要妄想欺骗本王,不然你爹你俩的贱命......”

    谢清婉思索着要如何开口,才不会让自己话看起来像是说慌,又或者让他看出漏洞。

    “王爷,请容小人多一句嘴。”

    她缓缓的开口,“不知道王爷最想就谁?”

    谢清婉话音一落,李东阳的手却是再次伸向了她的脖子,他的脸上快要阴沉出了水来,眼中的杀意那么明显。

    谢清婉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脖子大概是已经紫了。

    胸腔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李东阳却没有丝毫要放手的意思。她却没有挣扎,只是挣大了双眼看着他,直直的看着李东阳。

    就在她终于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李东阳终于松手了。

    “本王想要掐死你跟掐死一只蚂蚁差不多,不要妄想从本王这里打探消息!”

    谢清婉艰难咳了好几下,这才觉得胸腔里渐渐有了空气。

    “草民没有那个意思.......草民.......咳咳......草民只是想着王爷肯定是想认真的救人的,草民......想看看草民的法子适不适应......”

    原本惨白的脸色,在这咳嗽之下,慢慢的有了一丝的红晕。

    “本王身边,自然都是最尊贵的人,你只需要将方法说出来,本王自然有应对的方法!”

    谢清婉基本确定了人选,最尊贵,无碍乎皇后,还有他的王妃,未来他称帝,他的王妃自己最尊贵。

    至于皇帝跟太后,呵呵.....。那可都是他登上那个位置的阻碍,他会为了他们这么心急?巴不得他们早点死了才是真的。

    想到这里,她缓缓的伸出自己的胳膊,“我那时候烧的迷糊,只觉得口干舌燥,将原本放在我奶奶床头的药都喝光了,并且,为了想活,我将药渣也偷吃了......我不知道我奶奶的那些药都是什么药,后来没有了药,我怕父亲打我,我就将我的血放了给奶奶喝,但是我又饿的难受,就又咬破了奶奶的手指,喝了一些奶奶的血.......但是我爹说我折腾了一圈,还是喝的自己的血.......”

    她说的有些混乱,但是李东阳抓住了重点,那些药跟她血!

    “来人,将他带走!”

    谢清婉“惊恐”的看着走上来的侍卫,“王爷你要将我带到哪里去?王爷......”

    “再开口本王就将你爹再绑回来!”

    听到李东阳的话,谢清婉安静了下来,看来,李东阳还真是在乎那位。

    不过,这也算是让自己了时间。

    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额上的冷汗,在门打开以后,随着寒风掉落,那风径直的吹到她的心窝,然后迅速到达四肢百骸,全身都冷的打颤。

    而朱彝跟孙四他们买好了干粮回到院子里时,却只看到几个小乞丐手中拿着农具,一脸惊恐的望着他们。

    看到他们回来,大松丢掉手中木棍,哇7;1838099433546的一声哭了出来。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