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07章 你当本王是傻子吗?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大牛,小牛出来!”

    阴暗的地牢里,狱卒突然扯了嗓子叫了一声,惊起了整个地牢里的囚犯。

    “磨磨唧唧,速度点,不然小爷喂你鞭子。”

    谢清婉心中咯噔一下,他们才刚进来没有多久,怎么这个时候又突然叫他们?难道是李东阳发现了自己?

    兴许有这种可能。

    想到这个她不动声色将大牛护在了身后,“这位爷,可是王爷要放我们父子出去了?”

    或许是这个地牢给大牛的心里阴影太深了,大牛从一进来,便有些惧怕。

    谢清婉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同时将这一批帐算在了李东阳的头上。

    “哼,进来我这地牢里,竟然还想着能出去?脸真大!”

    “不要墨迹了,速速的,让王爷等急了,给你头也不够砍的!”

    狱卒说着打开了牢门,看谢清婉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脸上顿时浮现怒意。

    “官爷,草民就是问问!”

    直觉的,谢清婉知道肯定是没有好事。

    “再不走,爷这鞭子可就真下去了。”狱卒抖了抖手上的鞭子。这是王爷亲自点名的人,他自然不会在王爷没有说打之前给他们用刑,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吓唬他们。

    “问什么问,叫你走跟着走就是了!”

    “官爷......你也看到了,我爹有些神经不好,不如我自己去吧,反正我爹知道的我都知道。”

    狱卒嫌弃的看了一眼大牛,“王爷吩咐,我可不敢随意做主,走!”

    懒得再跟谢清婉说话,狱卒猛然拽了一下谢清婉,将谢清婉从大牛面前拽出了大牢外。

    大牛有些惊恐,但是看到谢清婉被拽出去,他还是跟着扑了上去。

    狱卒没有想到大牛会扑上来,顿时一鞭子挥了出去。

    大牛闪躲不及时,鞭子落在了脸上,顿时,半边上顿落下长长的一条鞭印。

    谢清婉眼中顿时怒意汇集。

    “敢跟爷横?也不看看这是哪里!”

    那狱卒看着大牛脸上的鞭痕,嘴上虽然依旧强硬,但是心里却是有些害怕。李冬阳虽然让他们来带这俩人,但是没有说这两人是要直接烧死还是怎么处置,再说了,主子们的心思向来难猜,万一是要将人放了呢?

    到时候会不会怪罪自己?

    谢清婉死死的咬着牙齿,恨不能将满嘴牙齿都咬碎了,这才堪堪控制住自己怒意没有直接爆发。

    “怎么还在墨迹,王爷都着急了。”

    她正准备上前去查看大牛脸上伤痕,突然又来了一个狱卒。

    这狱卒也不管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接又开口道:“你也越来越活回去了,王爷交代的事情你也敢耽误.......”

    李东阳在大厅中站着,周围的人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头垂的越低。

    叫个犯人竟然也能用这么久?该死的,这狱卒是想让他们都陪葬吗?

    李东阳回过头来再次扫了一眼众人,”本王以前等的人,只怕现在坟头草都黄了几茬了。“

    众人只觉得脖子里凉飕飕的,这杀意太明显了。

    ”王爷,犯人带到。“

    正当的他们快要忍不住跪下告罪的时候,门外,终于将犯人给带了过来。

    众人齐齐舒了一口气。

    “你们可以出去了,本王要单独审问。”

    李东阳看了一眼屋内的众人,直接下令将人赶了出去。

    众人一刻也不敢多留,顿时群兽聚散。

    “将人带过来。”

    谢清婉看着一起离开的众人,从他们离开时脸上的神情看来,李东阳的心情应该算不上好,但是她现在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见了王爷还不跪下?”

    那狱卒说着便要上前将谢清婉踢跪下。

    “你也下去。”

    李东阳面无表情的盯着谢清婉跟大牛,对于狱卒的行为,他只觉得聒噪。

    皇后的事情,外人一个也不能知道,在狱卒也离开以后,他这才缓缓的走到谢清婉面前。

    大牛早在刚才狱卒开口的时候便已经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倒是谢清婉,她只是警惕的看着李东阳,想要从他那一双冰冷的黑眸中看出什么来。

    权势真是个好东西,当时她在宫里的时候,李东阳即便是皇后撑腰,在面对太后跟皇上的时候,他阴狠却也有顾忌,现在,他看自己的时候,他眼中的倒映着的自己,只怕已经是一具尸体。

    他竟然渐渐有了上位者的气势。

    上天真是不公平。

    “你得过天花?”

    好一会儿,李东阳收回打量的目光,这才冷声的开口。

    他的语气,应该不是一句问句。

    “草民并未得过天花。”谢清婉否认。

    她的双眼中虽然尽是防备跟警惕,但是那双眼中的明亮,却是让李东阳有一瞬间的恍惚,这个人眼光跟言深那个死女人太像了。

    如果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个女人,他几乎都要肯定是言深了。

    不过那个女人这么久没有找到,大概已经随着这一波波的天花患者死了也不说不定。不过现在他没有精力再去管那些事情,最主要的还是皇后。

    “她得过天花!”

    李东阳却是没有理谢清婉的辩解,而是站到了大牛的面前。

    大牛被李东阳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吓得直哆嗦,他从没有这么近的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但是,那一颗一直想要保护小牛的心,却是没有变。

    既然小牛否认,他也要否认。

    “你敢对本王说慌?呵呵.......”他冷笑了起来。

    “曾经,你在街头乞讨,说是你儿子疑似得了天花,街头先生给你写了牌子,街上的大夫去了你家,你儿子高烧不退,你母亲昏迷不醒,全靠一口汤药吊着......”

    李东阳每多说一个字,大牛身上的颤抖便多一层,李东阳将调查了他们!

    就是谢清婉,此刻也无比庆幸大牛当年真有一个孩子,也无比庆幸他们因为穷,邻里之间而漠视他们,不然,他一定能查出来小牛的孩子早都已经死了!

    “既然大夫都诊断了,也放弃治疗了,你老母亲普通的病症都没有能扛过去,他一个7;150838099433546孩子得了天花能痊愈,如果背后没有名医或者什么偏方,你当本王是傻子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