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402章 簪子暴露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

    孙四一直没有回来,而谢清婉却并不打算再让他们饿下去了,当初要不是他们给自己偷了菊花,她根本没有办法跟孙四他们联系上。

    就当是报答他们的恩情吧。

    她转身回到柴房里,不多一会儿,手中拿着一个簪子出来。

    这簪子,正是当初她送给石雪的那一个!

    镶宝石蝶戏双花鎏金银簪!

    “大松,现在这几个孩子里你是最大的,现在你将这个东西拿到典当行里,不给你五十两你一定不能当掉。”

    大松这一辈子也没有见过五十两是什么样的,猛然听到有些害怕。

    “你不用怕,典当行不会怎么样你。”这簪子即便是当一百两也是会收的,但是如果要一百两的话,只怕大松做不来。

    更何况大松还是一个孩子,那些典当行的人看他好欺负,绝对不会给他那么高的价格。

    “另外大松,你也不会拿着银子逃跑是不是?你不会忍心看着我跟其他小伙伴被饿死是不是?”

    不管大松会不会生出这样心思,她都要提前给他说好。

    这些孩子还没有被这大人所污化,她相信他们还是善良的。

    手上似乎还染着菊花的清香。

    “我知道。”

    大松看了看院子里其他饿的瞪大了双眼小伙伴,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虽然小,但是他也知道知恩图报。

    小牛的父亲被抓走还没有回来,小牛一定是将最后的倚仗都拿了出来,有了这银子,说不准还能救了大牛。

    他见过好多人拿着银子塞给那些和官兵,那些官兵得了银子立马就变了态度。

    “小牛你等我回来。”

    谢清婉直到大松的身影再也看不到,这才浑身无力的靠在门上,这是她跟石雪的最后一点情谊,到今天彻底的断了。

    眼泪顺着脸颊缓缓的滑落,几个孩子不知道谢清婉为什么突然哭了起来,手忙脚乱的跑过来围在他的身边,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没事,风太大了。”

    谢清婉擦干眼泪,有些感动的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几个孩子。

    “回去吧,一会大松回来,有了银子给你们熬稀饭糊糊。”

    一听到有吃的,几个孩子脸上顿时露出了笑脸。

    大松一路上仿佛觉得胸前装了金山银山,恨不能时时刻刻将手放在胸前,护住那簪子。

    那可是五十两的簪子。

    要过去那典当行,必须要经过一条长街,现在因为天花又因为官府的残酷手段,街上已经没有几个人,就算是有,也是行色匆匆,大松有些为难了。

    这可要怎么办?万一走在街上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尤其是官府的人?现在街上已经不加了乞丐,大概都已经被抓走了吧。

    可是这巷子......

    他在心里不断的想着路线。

    朱彝已经飞跃出去的身子在看到大松的时候,又折了回来。

    他昨天原本打算是找几个乞丐问问的,结果在街上转悠了一圈,也没有见到一个,除却在暗巷里见到的那一个小鬼。

    而现在,站在那里的依7;150838099433546旧是那一小鬼,没有想到转来转去还是就遇见了这一个小鬼,罢了,那就问问他吧,兴许他有什么渠道也说不准。

    大松只顾着盯着街道在脑子里盘算着如何到达典当行,那里会想到后面会悄无声息的站了一个人?

    朱彝在他身后说话的时候,差点将他吓得魂飞魄散。

    “啊......”

    声音还未出口,朱彝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不要出声!”

    大松什么时候遇见过这样的场面?顿时吓得不敢吭声。

    这个男人太恐怖了,好像是那在菜市场街头行刑的刽子手一样,浑身的杀意太重了,他一看到他,便想到那举着刀的和刽子手,太吓人了。

    他使劲缩缩的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捂住了胸前。

    他该不会是来抢自己的簪子的吧?

    “我不会杀你!”

    意识到自己的出现吓到了他,朱彝压低了声音。

    只是大松根本没有半点的好转,依旧是不断的缩着自己的身子,想要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我且问你,这街上的乞丐都去了哪里?”

    他去了城东跟城南,那些得了天花的人家都已经被杀了干净,但是并没有在那发现谢清婉的踪迹,那么,谢清婉很有可能还在这附近。

    平宁的别院离这里距离算不上远,如果谢清婉自己逃了,那么在有的追兵的情况下,这一块是最有可能的!

    那么当时在这里的乞丐应该会有人看的见谢清婉才是。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一个问题,那天正月初五,皇帝在城楼上与民同乐,所有的乞丐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都被官兵抓走了.......”

    大松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难道这个男人是来抓乞丐的?

    这样一想,他眼中的恐惧更甚了。

    “你......你想干什么?”

    朱彝眼神暗了暗,原来那些士兵说的是真的。

    “是吗?”朱彝上下打量着大松。

    这个年纪倒是个小魔星年纪差不多,应该能的清楚的表达出一些事情的意思了吧。

    他抬脚上前一步。

    大松当即想也不想往后跳了一步,只是后面除了斑驳的墙,已然没有了更多的地方给他躲避。

    他紧紧的护住胸前,眼泪在眼中打转。

    这个男人到底要干什么!?!

    朱彝本想再说一句,只是这个乞丐的动作引起了他的怀疑。似乎自己刚才跟他说话的时候,他就一直护着胸前,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想到他刚才不停往街上望去目光,仿佛在打探什么。

    他从来不对别人事情感兴趣,哪怕里面是奇珍异宝,只是这一次,仿佛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引导着他,告诉他要去看看那孩子胸口到底是藏了什么东西。

    大松看到朱彝有一会的愣神,还以为自己逃跑的机会已经来了,他刚迈开了腿,倏然,整个身子被人拎了起来。

    而朱彝的只手,还没有伸到大松的胸前,大松怀中的簪子却是掉了出来。

    霎那间,天地俱静。

    那是谢清婉的簪子。他找到谢清婉的时候,谢清婉给他看过,那是她送给石雪的。

    “这簪子,你从哪里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