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97章 这一次你倒是逃给本王看看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大牛家的整个宅子被夜色笼罩,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让人生出一种沉闷。

    孙四跟老米回来的时候,脸色算不上太好。

    整个皇城突然间的征兵,突然间的戒严,突然间的惶恐,让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自从初五过后,就好像一切都已经朝着不可未知的方向发展了。

    城门口更是严格到进城的人男女都要有分别有人去验证。

    这样的情景,让人不禁会想到,变天了。

    但是李东阳只是暂代朝政,其余的什么也不多说,这让那些大臣就是有苦也说不出。

    百姓们更是不想惹事上身,一时间,他们都不敢怎么出门,街道上开始变得空荡荡的。

    “姑娘,这里不能再呆下去了,不然,随时都有可能暴露。”

    他也说不上来到底会不会被查到这里,但是他对危险的感知,一向都是很准确定。从她第一天进这个院子起,他便有一种危机。

    尤其是他听到谢清婉说阿海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大牛对孙四已经见怪不怪。

    他们是小牛的人,那便不是敌人。小牛虽然没有告诉自己她到底什么身份,但是看孙四的身手,绝对不是京城一般人所能比拟的。

    不过这样的话,他倒是能放心一点了。

    “小牛,如果你们有更好的地方,可以过去,这两天这里收留了这么多孩子,很有可能已经被别人察觉了。”

    谢清婉摇了摇头,她现在去哪里都很危险。

    “爹,我不会连累你的。”

    谢清婉看向夜空,黑眸中的光亮,一点点的被夜色掩盖。

    “孙四,老米我让你们放的药,可曾成功?”

    孙四点了点头,“全都按照姑娘的吩咐放在了城东一家富户家里,只是他们家护卫戒烟,我只得将药放在了他们家水井里。”

    老米那里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城南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其实他没有说的是,剩下的药,他沿途又多放了几家,反正都是官宦之家。只要全面暴乱,他们才有可能趁乱出去。

    在他看来谢清婉的心肠到底是太软了,对待敌人的心慈手软,便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

    “如果不出意外,明天早上便会有结果了。既然阿海一直没回来,一定是出什么事情了,明日这些小子便不要出去了,我自己出去,老米留在这里保护姑娘。”

    谢清婉对他们的安排没有意见。

    一切归于平静,夜色更浓了。

    “孙四忙你帮我把这些孩子打晕了放进地窖里吧,我总是觉得要出事。”

    地窖她没有告诉任何孩子,大牛虽然看着憨厚,可是他还是有细心的地方,他将地窖的地方用稻草遮了一下,一般人不会注意到那里。

    阿海一直不回来,不想这些孩子受了连累。

    “好。”

    老米他们下手快很准,明日他们只要不去叫醒他们,他们不会醒过来的。

    大牛守在灵堂,对这些事情不在意。

    那地窖本就是他为了保护小牛而挖的,现在放那些孩子也一样。

    谢清婉心里算计着天亮的时间,一旦有了念想,那些以前从未在心里的事情,便会慢慢的生根发芽。

    明日一早,只要他们喝了那药,只要爆发了大面积的天花,京城乱了她必定要想办法出去。

    她

    想到当年为了除掉谢庆成而让胡三刀配的药,如今,她却只能故技重施,除此之外,竟然别无他法。

    她还是太弱了。

    她想起来当年朱彝去谢府的场景,当时自己看到他的时候那种无法言语的心情,如今,慢慢的变成想念。

    她竟然有些想念他。

    良久,她轻叹一声,翻身强迫自己睡觉。

    她到底是心软了。如果能早一点将这些东西全数放入京城,说不定他们早都已经逃了出去,就是大牛跟他娘亲,也不必因为自己连累的到现在他娘都不能入土为安。

    如果胡三刀知道自己将这些药用在这样的地方,应该也不会怪自己的吧。

    想到胡三刀跟三娘他们,她嘴角扬起了一些笑意。

    没有想到那些最后自己半道救的人反倒是成了最忠心自己的人,自己一念念想想的想要保护的石雪,成了背叛她的人。

    也不知道现在是那娘他们怎么样了,石雪得了怎么样的结果,她虽然心痛,可是却不会再去同情她。

    因为她的被叛,间接害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因此远走他乡,甚至锦王,也踏上了战场。

    她最不愿意的,便是看到朱彝去边关!

    前世重重又浮现在脑子里,一幕幕依旧那么清晰。

    手,紧紧的攥了起来。

    她定然要出去。

    宫里。

    “王爷,今日卑职等在街上抓到了一个乞丐。”

    李东阳这几日心情格外的好。

    原来掌握权力的滋味竟然是这么的美妙。将所有的一切都都攥在自己手心里,然后随心所欲。哈哈......

    “一个乞丐也值得来本王这里?”

    他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那侍卫,“你是觉得本王只能审问那些乞丐之类,还是觉得本王太闲了?嗯?”

    那侍卫被他阴冷的声音吓得打了一个冷颤,赶忙跪下哆哆嗦嗦的解释道:“卑职怎么敢有这样的想法?卑职只是觉得那乞丐跟王爷要我们找的人很相似,是以我们才抓了他......”

    不等他说完,李东阳一脚踢在来那人的心窝。

    “既然是关于言深的,为何不早些禀报。”

    言深让他受的那些耻辱,他定然要慢慢的一点点的加倍的还给她!

    “在哪里,带本王过去。”

    地牢里,阿海惊慌无措的看着周围犯人,他不知道这些人要抓他干什么,但是他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刚才有个人被打的血淋淋的样子他记得清晰,他一想起来便觉得浑身冰凉。

    难道是因为上次自己逃跑?所以这一次被认出来了?

    地牢里阴冷潮湿,有老鼠在他面前跑来跑去,他睁大眼睛看着那老鼠,似乎想要将老鼠身上看出一个洞来。

    “哈哈......言深,你不是能耐挺多的?怎么不逃了?哈哈......你到底还是落在了本王手中!本王说过,有朝一日定然会让你加倍偿还......”

    突然,地牢的7;150838099433546牢门被打开,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阿海缩了缩脖子,想要在昏暗的灯光下看清对方的脸。

    “这一次,你倒是逃给本王看看?”

    他在阿海的面前停下来。

    只是在看清阿海的脸的时候,原本的得意倏然僵在了脸上。

    随之而来的变成了滔天的怒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