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94章 小乞丐阿海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小牛深刻的认识到,她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这些人在上午的时候,如果说是例行检查了一遍,但是,晚上又是门前试探,又是暗中偷偷过来,大概已经是对这里起了疑心。

    毕竟,从她当初跑出来的方向来看,这边是最有可能的。

    “爹,看来,等到奶奶下葬的时候,我不能跟奶奶一起出城了。”

    到时候,只怕就算他是男的,恐怕也要去强行验身了。

    “爹知道。”

    “爹,我明日一早藏在地洞里,我知道爹悲伤,但是,爹你明日也得帮我一个忙。”

    小牛望向窗外的夜色。

    夜色浓的像是化不开的墨汁,让整个头顶的天空,都变得沉闷起来。

    她必须想办法离开了。

    现在大牛的力量没有办法带自己离开,孙四兴许有可能联系上李东升,但是她不确定朱彝会不会的告诉了孙四这一条线。

    如果不能确保自己能够出去,那么她必须给自己制造机会。

    虽然天花这条路会让自己也可能暴露,但是,她现在没有办法了,如果是在天齐,她还有人可以用,但是在这里,她谁也不认识。

    “爹,这个季节,街上可有卖菊花的?”

    大牛摇了摇头。

    “爹不知道,但是往年这个时候,还有卖的。”再说,守孝在家,他也没有办法出去。

    小牛一时为难了。

    大牛已经为了自己,每天利用首灵的时间去挖地洞了,但是,如果再让他出去

    她想起前世谢府跟锦王府那些人,就是似也没有能得到应有安宁,她心抽痛了一下。

    她开不了口。

    这一夜,她辗转反侧。

    天才蒙蒙亮,小牛突然起来,推开了大门。

    天气太冷,城里没有那么多的破庙跟废弃的宅子给她遮风避雨。这个时候许多无处可去的乞丐应该寻找一些背风的巷子。

    她不敢走的太远,只敢在周围随意看上一眼,然后快速的离开。

    不过令她可惜的是,她一个乞丐的人影也没有看到。

    她失望的将自己的身子缩小,企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哒哒哒

    她正整备回家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哒哒哒马蹄声。

    她大惊,再也不顾不上找乞丐,转身朝着大牛家里跑去。

    快跑到家里的时候,她看到远处的拐角处,有两个人蹒跚朝着里面走过来。

    远远的,小牛突然笑了。

    这两个人衣着,可不就是像乞丐?

    其中一个人似乎再也跑不动了,扑腾一下,跪倒在地上。

    “你快走,不要管我,快走”

    倒在地上的男人似乎在忍着什么痛苦,但是他却依旧在推着那半大的孩子,要他离开。

    看着年纪,也就七八岁的样子。

    只是小牛也就远远的看着,她要确定的da an。

    不知道那倒地的男人又在那孩子面前说了什么,那孩子忽然看了一眼巷口,然后转身朝着小牛的方向跑过来。

    小牛眯着眼睛,看着男孩在狂奔。

    他跑的快,根本就没有看到躲在门口小牛。

    而刚才倒在地上的男人,则是看了一眼狂奔的少牛,慢慢的起来扶着墙,朝着巷口走去。

    只是才消失在巷口,巷口处突然传来一声嘶吼声。

    正在狂奔的男孩,突然停了下来,又折了回去。

    谢清婉一把拉住了要回去男孩。

    她方才如果没有看错,巷口的男人刚左拐过去,有几个穿着士兵服装人过去,他们手中的刀,明晃晃的泛着冷意,犹如这清早的天气丝丝冷意钻进身体里。

    “你放开我”

    男孩突然被抓住,开始挣扎了起来。

    “不想死就不要说话。”

    小牛捂着他的嘴,黑眸中的冷冽,让男孩7;150838099433546打了一个冷颤。

    “你想干什么”他瑟瑟发抖的问着。

    “刚才是官兵在追杀你们?”

    小牛问出自己的疑问。

    听到官兵二字,男孩的身体顿时如筛糠颤抖,仿佛那是极大的噩耗。

    “我既然已经救了你,自然会救到底的,你先告诉我官兵为什么追杀你,我才好想办法啊。”

    男孩呜咽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快说,不然我将你交给官兵。”

    她这么以恐吓,男孩噗通跪在地上,语不成句:“官府官府要所有的乞丐去边关,说说是天齐杀神去了边关,边关兵力不足如若反抗,当场格杀勿论”

    他们只是为了多活一日而已,谁知道保家卫国这样的事情还能轮到他们乞丐?

    他们那群乞丐,不是老弱病残,便是好吃懒做的,有几个人愿意上场站送死?他们的确是送死。

    护着他的那位大叔,已经病了许久了,就算是他愿意去,也不一定能活着到边关,可是他们却是还不愿意放过他。

    皇帝看着不像是那么的昏庸的人啊,李东升也不会允许官府这样做的,难道还出了什么事情?

    男孩被小牛看的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皇帝下的命令?”

    男孩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只是天一亮,全城都戒严了。”

    朱彝来了新月的边关?大军路上行程太慢,就算是到达边关,最快也得十天半月的,这新月皇帝就算是想对抗朱彝,这些乞丐又能顶的了几个用?

    难道是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

    “我都说了,你救救我吧”

    男孩的眸子里写满了渴望。

    那是一种对生的渴望。

    小牛一时没有了回答。

    大牛被外面的动静惊醒,一起身发现小牛不在,顿时所有的神经都清醒了过来。

    “小牛?”当他看到站在门口的小牛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只是还未等他放心,又突然看到多出来一个小孩,他一颗心顿时又提了起来。

    “你是谁?”他警惕的问道。

    男孩顿时被吓得想哭。

    “我我是阿海。”

    阿海现在心里怕的要死,刚才那一鼓作气的勇气早都在小牛的注视下消失殆尽了,这会一想到刚才那声惨叫,再看到大牛这样看着他,他心里的恐惧直线上升。

    他不想死。

    “爹,他是我救的。”

    小牛决定了,不管他是有目的也好,无目的也好,现在她都要险中求得一个机会,“阿海,我家很穷,但是至少不会让你露宿野外,至于吃的,我们有时候也吃不饱如果你愿意,就在这里呆着吧”

    小牛说完,朝着大牛递了一个眼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