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88章 江山不要了?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天才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何不等本王?”

    朱彝看着智水,眼中一片冰凉。

    智水从半夜醒来后便没有了睡意。

    听到动静看着窗户被打开,他只是摇了摇头。

    来人身上没有杀气。

    “为什么不等本王回来?”

    朱彝再次开口,这一次,声音中多了一丝指责的口气。

    “等你?”

    “我给了你时间,可是,你是让我失望了。”

    智水脸上突然多了一丝苦笑。

    “那样的情况,我如何能置身事外?”

    就算是现在朱崇儒要杀他,他依旧无悔。

    “你可知道,你的行动,只能加快谢家的死亡?那位已经决定了将所有事情的源头,一刀切了。”

    黑暗中,他漆黑的眸子仿佛能够透过这夜的黑,直直看透到智水的内心。

    智水突然想到自己前不久打的那个的冷颤。

    “而且,你又知道清婉在新月如何提心的吊胆的过了每一天。你大乱了我的计划。”

    他已经让朱璛做明面上的刀了,到时候,朱璛可说让谢家将功补过,以每年筹集军饷为由,誓死效忠皇家,朱崇儒现在最缺的是银子,多杀几个人,少杀几个人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差别。

    但是银子却是少一两都会对边关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只差最后一步,便可以将谢家从牢里放出来,结果,却是因为智水的行动,将这一切都大乱了。

    第一次他不在这京城,他自作主张,他看在谢清婉的面子上,他知道他也是因为可以不计较,

    “我......如何知道你是真心救清婉。”

    智水从床上走下来。

    你与清婉见面不过是数面,更何况,清婉是你未来王妃不假,可是王妃没了你一样可以娶别人。你从未表示过非清婉不娶,这让我如何放心?我从小看着清婉,是将她当作亲妹妹一样看的,你让我无动于衷?办不到。”

    “我不是来教训你,也不是来跟你讲道理,本王从不跟人讲道理。

    现在,你停止所有的活动,本王力争你活着出去,元宵节前,我必须解决完所有的事情。清婉那里以支撑不了多久了。

    本挖个好不容易找到了清婉,定然不能再让她让别人掳走。

    江南你手中的势力,如果那位有了疑心,你不用再握在手中,推到老大身上。

    至于其他的,那位还没有心思去这么细查你。谢家的事情,你不用再插手,安心的当你国师继承人,当然,你如果想谢家和清婉死的快一些,你尽快继续活动。

    还有释徹法师,本王知道你一定有能力联系到他,本王离开前,要见他一面。”

    非常重要。

    他在心里默默的补了一句。

    释徹法师一定是知道些什么,不然,他怎么会不出现在京城?

    智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愣愣的望着前方,似乎看到了当年呀呀呀学语小孩子,对着自己叫智水哥哥的.......

    竟然给清婉增添了负担了吗?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朱彝丢下一句好自为之,转身离开。

    那位动了杀机啊。

    可是智水他们却不能死。

    “圣上,锦王爷来了。”

    朱崇儒放下手中的酒杯,有些不悦看着纪德,“朕不是说过了,任何人不要打扰朕?”

    “锦王爷他.......”

    纪德垂下眼眸,“锦王爷说是很重要的事情。”

    “再重要的事情朕也不见,没看到朕没有空?”

    “江山都要没有了,还有心情喝酒?一醉解千愁?”

    朱彝嘲讽的声音突然在偌大的宫殿中响了起来。

    “你.......”

    朱崇儒震惊的指着突然进入的朱彝,震惊的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没有朕的允许,谁让你进来的?!”

    朱彝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是转身对着纪德道:“纪公公,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你先下去吧!”

    纪德自己自然不敢下去。

    “逆子,你莫不是真以为朕不敢动你?”

    “纪德,叫人来将他拿下!”

    朱崇儒反应过来,顿时大怒。

    竟然连通报都不经过,径直进来?当他这里是什么地方?

    万一他要是再生出什么心思,他岂不是要一命呜呼?他太了解这个位置对人吸引力有多大了。

    当年,他不正是也是通过手段得来的?

    是以,他迟迟不立太子,也是怕太子坐不稳。

    只是,没有想到,反而让他们每个人都生了不该生的心思。

    至于眼前的人,他不知道他的想法。

    “呵呵.......”

    朱彝突然笑了起来。“如果今日我踏出这么门半步,那么,明日山河破碎,我不会再过问半句。”

    朱崇儒这才想起来他刚才进来的时候说的那句江山都要没有了。

    “你什么意思?”

    朱彝看了他一眼,因为饮酒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刚才愤怒的原因,朱崇儒的脸上有一些泛红。

    他努力的睁大了眼睛看向朱彝,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些什么。

    只是他失望了。

    他的脸上除了平静还是平静。

    “字面上意思。”

    朱彝回答的简洁。

    “回答朕。”

    他加重了声音。

    朱彝却是不看他了。

    “纪德,你先下去。”纪德虽然有些担忧,还是听话的退了7;150838099433546出去。

    “纪公公还是这么忠心。”朱彝嘲讽似的说了一句。

    “哼.......”这一次,换成了朱崇儒冷哼。

    朱彝没有在开口,房间中突然静了下来。

    这样的死寂让朱崇儒突然觉得有些压抑,他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却又觉得此刻多说一句话都是在危险的边缘。

    而朱彝,在自己面前,浑身散发出的冷意,就是他也不得不觉得后背汗毛一点一点竖了起来。

    这样的感觉的,有点像是他年轻的时候两军对垒的时候,稍有不慎,便会命丧黄泉。

    朱彝已经强大到了这样一种自己都望而生怯的地步了吗?

    不,他就算是再强大,这天下,这江山,还是自己的。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你可以退下了,朕还有事情,没有朕的召见,不得入内!”

    朱崇儒挺了挺后背,他是皇帝,他怕什么!

    “江山不要了?”

    朱彝以讥诮的道,“也是,江山哪里有美酒跟软玉怀乡重要。”

    朱崇儒才坐下来,听到他这样说,差点直接将手边的酒杯直接抄起来才砸过去,“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