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86章 囚禁太后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天才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色凉如水。

    一处偏避的宫殿中,智水面无表情的从殿中站起来,手中却是颤抖了起来。

    清婉有危难了。

    他没有释徹法师那精湛的功力,他只能隐隐算出清婉有血管之灾,可是,他做了那么多以后,却帮不上什么忙。

    不行,不行,他一定要想办法阻止。

    殿门被他轻轻的推开。

    纪德正准备送朱崇儒回去休息,御书房却是突然被打开。

    “大胆,何人胆敢打扰圣上!”

    纪德下意识的朝着门口方向看过去,却是没有发现任何人。

    他扯着嗓子喊了一声,门口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来人,来人!”

    纪德将朱崇儒护在身后,大声的叫道。

    门口的护卫似乎都死了,任凭他大声叫着,没有一丝动静。

    “圣上,奴才带你先离开。”

    纪德心中浮现不好的预感,只是却又不敢说出口。

    他现在只想赶紧将皇帝护送走了。

    朱崇儒却是扒开纪德的手,站在了纪德的面前。

    “何人在外面装神弄鬼!朕乃真龙转世,自是有龙气护体,若是各路宵小,自行离去,朕不追究.......”他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大殿中格外的响亮。

    只是门口,却是出了刺骨的寒风吹进来,除此之外,没有半点的动静。

    “来人!!!!”

    他大怒。

    他愤怒的声音在这皇宫里响起,惊醒了许多人,亦是终于让护卫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

    只是,他们搜查了一圈,并无任何的发现,而原本守门的侍卫,已经陷入了昏迷,半点知觉也没有。

    “圣上,只怕是这皇宫,有贼人入侵了。”

    侍卫首领心中惶恐,幸亏皇帝没出什么事情,否则,他就是被碎尸万段也不足以抵消皇帝的怒火。

    “查,朕倒是要好好的看,是谁这么不长眼敢在朕的眼皮子地下的作妖!”

    皇宫一晚上鸡飞狗跳。

    皇后却是在这一夜病了。

    直嚷着自己没有杀他.......

    至于杀谁?不得而知。

    正月十二,早朝第一天,朱崇儒一点精神没有。

    底下的人说什么他一点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御书房的门在那些侍卫的巡逻下,依旧开了又关。

    他敬畏神佛7;150838099433546,却是不信鬼魂。

    朱彝没有参加早朝。

    他去了太妃那里。

    老太妃精神抖擞的起来,跟朱彝一起吃了早膳,这才开口道:“蕴之,昨夜皇宫之事........”

    朱彝摇头:“我也是一早听说的。”他昨夜原本是打算来皇宫找朱崇儒的,可是他临时又改变了主意。他听说谢家最近闹鬼,便又去了谢家,结果哪里是闹鬼,分明是三娘他们倒腾出类,说是要吓唬吓唬最近总偷偷摸摸去谢家的那些人。

    他早上醒来的时候,是听说了一些事情,但是这些都不在自己关注的范围。

    只要牢里的谢家人跟囚禁在宫里的智水没有事情,一切他都不关心。

    只是,他在走之前,还是要先将人都带出来才是最主要的,是以,他让朱璛去争粮草调度。

    调度权在朱璛手里,他只要一天还想登上那个位置,便还会仰仗自己,不会对自己下毒手。

    “那会是什么人?”

    老太妃原本还以为是朱彝做的,没有想到却是不是。

    “太妃,智水可有事?”

    老太妃摇头,那倒是没有听说。

    “不过,听说智水曾在晚间让小宫女传言说是晚上会有异像,只是小宫女瞧不起智水,没有去找太后或者皇帝禀告。皇后像是魔怔了以后,去请智水的时候,这才知道。只是智水却是说他圣上不允许他踏出这宫殿一步.......”

    等等......

    “太妃,智水的位置,那位不是隐瞒的的很好?怎么还会有人知道?”听太妃的意思,这深宫似乎每个人都知道。

    呵呵,有意思。

    朱崇儒哪里还有心思去管智水,光是朱璛筹集了十万两的白银,又在大皇子说惭愧没有能帮上父皇以后,朱璛又丢出来一堆叶家的犯罪证据,顿时,大皇子慌了,可是皇后突然在这个时候病了,朱崇儒便不自觉的想到她是做贼心虚了。

    朱璛按照朱彝昨夜交给自己的,成功抢到了粮草调度,让大皇子心中差点嫉妒疯了。

    “皇祖母,母后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后也有些不悦,叶家被全家囚禁调查,皇后这个时候突然魔障,大皇子又被老六夺了粮草调度的权力,怎么看到都是一场惊心策划局。

    而他们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便全数入局。

    “你随哀家去智水那里!”这一次,一定要请智水来将皇后看好。

    叶家虽然被圈禁,但是还没有彻底的判刑,他们还有机会,只要她跟皇后的位置不动,老大便是正儿八经的嫡子。

    这一点,谁也无法改变!

    “母后这是打算去哪里?”

    正准备外出,朱崇儒却是猛然出现在太后面前。

    “皇后病成这样,哀家自然是去请智水过来看看。”

    朱崇儒突然笑了。

    “母后既然挂念皇后,这几日便在这里守着皇后吧!至于老大,既然当初答应了朕筹集到军饷,难不成呆在这宫里,银子会自然飞过来?还是说你想谋算锅国库里的银子?”

    朱崇儒的话吓得朱煜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儿臣只是想看一眼母后。”

    “既然看了,便走吧,元宵节时如果筹集不到不要怪朕不念亲情。”

    朱煜觉得自己浑身发冷。朱崇儒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了?

    他以前对母后虽然没有多大感情但是至少表面上还是维持该有和睦的,今天却是将祖母禁足在母后这里,还将自己说的别有用心!?

    他不解。

    他是别有用心,但是,他也是想得到他的承认。

    太后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将她自己焚灭。

    皇帝这是圈禁自己?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皇后,他来以后半句没有问皇后怎么样,却是把朱煜她们祖孙呵斥了一顿。

    是终于觉得搬倒她的时候到了?还是说朱玉彩那个老贱人又鼓动他了?

    呵呵,这江山,必须是叶家的!

    似乎是察觉到了皇太后的怒意,朱崇儒走到门口以后又停了下来,“母后你可知道,关押智水的地方,朕特地交代了,不许任何人透露出去.......”

    所以,她们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谋算自己的江山,他还如何能忍?

    昨夜能在皇宫装神弄鬼,那么,明日是不是就能逼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