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82章 逃走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天才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皇子府上,李东阳突然笑了起来。

    “你可听清楚了?”

    暗卫点点头,“属下听到的清楚,那大胡子说了,说什么翻不了身,让他死了这一条心。那大胡子虽然是流寇,属下查过了他是从天齐过来的。既然他们认识,那么言深必定也是天齐的人。”

    暗卫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去将大胡子给本王捉来,本王要亲自去审问。”

    竟然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收获。

    如果谢清婉真的是天齐的人,等到开春便能对天齐发动战争了,到时候,他倒要看看,到底谁还不服气。

    不过,就算她不是,这一个机会这么送到自己面前,他也要弄成是真的!

    哈哈,开年大吉,果然是真的大吉。

    且说大胡子没有将谢清婉绑走。

    在谢清婉即将被绑住的时候,隐藏在暗处的暗卫终于出手了。

    大胡子他们自然不是暗卫的对手,死的死伤的伤。

    大胡子因为没有能及时对谢清婉下手,还被快死的同伴临死前砍了一刀,最后负伤逃走。

    孙四急匆匆的赶回来的时候,一进院子便被扑面而来的血腥味给吓了一跳。

    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谢清婉可千万不能有事。

    谢清婉浑身无力的倚靠在门上,只觉得仿佛一切像是做梦似的。

    她不知道最后出来的暗卫是谁的人,但是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一定是泄露了。

    大胡子的声音不算小,他们一定听到了。虽然她没有说出天齐两个字,但是一定会有人能猜的出的。

    怎么办?

    那几个暗卫看到流寇被消灭,便又自动的消失了。

    谢清婉心中不断的想着自己当时怎么会那么冲动呢?说不定这就是别人故意给自己挖的坑呢?

    自己竟然还心急的跳了进去。

    她得走。

    不然,等在这里只能是等死。

    平宁也保不住自己。

    她要藏起来,等到孙四来接自己。

    这样想着,她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跨过那些尸体,一步一步朝着外面走去。

    那些暗卫没有再出来,大概是都回去急着复命去了吧。

    城门前热闹的动静,她隔了那么远都能听到一些,那些人,估计都兴奋的疯了。

    是了,如果不是她要出去,又怎么会遇见这些事?

    对方显然是料到了自己要出去。

    泛着冷光的青石板上,血迹斑斑。

    她月牙白的罗裙,划过那些血迹,被沾染上血迹。

    一块一块的堆积下来,竟然有一种触目惊心的美。

    她只想走的快一些。

    她记得还有一个偏门的,东柳当时还说要封了的。

    “小姐.......”

    孙四快步在院子里查看了一圈,心中却是恼的想骂人。

    “小姐?”

    跟城门口的热闹想比,这个别院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小姐.......”

    他一间一间的找过去,没有发现谢清婉的踪迹。

    “小姐.......”他急的快要哭出来。

    “四哥,小姐估计已经出去了。”后面的人说的委婉。

    这样的情景,很可能人都已经死了,又或者已经抓走了。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说。

    “四处分散找,半个时辰后集合。”

    孙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前些天就不该顾忌那么多,直接将谢清婉偷偷带走,不然,根本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想到王爷的交代,他恨不能打自己两个耳光。

    但是他不能,他现在要赶紧去找谢清婉。

    谢清婉从偏门里跑出来以后,刚想朝着人多的地方跑去,却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官兵正在搜捕着什么,她现在处于敏感时期,不敢这么曝光自己。

    皇帝要与民同乐,城内外都朝着一个地点涌去,很多人家都空了出来。

    她前后看了一眼以后,索性找了一家看着格外破旧房子进去。

    总之,她的尽量保护好自己的人身安全。

    破旧的院落里,悄无声息。

    她警惕着朝里走过去。

    每一步,都恨不能不发出半点声息。

    快到一旁偏房的时候,她更加紧张了。

    “娘,孩儿不孝,不能等到你百年之后了,不过,儿子会在奈何桥边等着你,倒时候儿子跟你一起,黄泉路上儿子陪着7;150838099433546你,来世儿子还做你的儿子。”

    倏然,偏房里多了一丝微弱的声音,不过声音听着软弱无力,更是充满了临死前的悲切。

    她心中一惊。

    难道里面是大胡子?

    她想离开。

    刚转过身,她又听到里面的声音传来,这一次,还是那个声音,只是却多了一丝的哭腔。

    “娘,孩儿不孝,不能再给你找一次大夫了。”

    谢清婉停下动作,仔细的辨别里面的动静。

    冬日的天气,除了刺骨的寒风,里面只剩下一个微弱的呼吸。

    她小心翼翼的走到窗口,窗户已经破旧不堪,木架的窗台,已经没有半点遮挡。

    应该是个柴房,屋里堆满了稻草,一个男人蜷缩在一角,呼吸已经若的几乎没有。

    难道是要死了?

    刚才这个男人是在挂念他的娘亲?

    她看到这样一副场景,突然有些感动。

    她试着朝前走了两步,柴房里的人却是依旧保持着院里的动作,没有要动的迹象。

    “你好,请问能借我一口热水吗?”

    没有人回答她。

    她撞着胆子朝着那男人又走了一步,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那人仿佛是已经感知不到外面的动静了。

    “喂.......”谢清婉捡了一根木棍,戳了戳地上的男人。

    “我家里除了两个快死的人,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换半两银子了......地上的男子弱声道。

    谢清婉皱了皱眉头。

    她不在管这个男人,拿着木棍转身去了主屋。

    果然如那个男人所言,床上躺着的老人,一动不动,大概是病的久了,她的面容有些恐怖,像是皮包骨头的死人。

    她皱了皱眉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天子脚下,竟然还有这样的贫穷的人。

    她想丢下他们两人离开,可是,脚下却是像是生了根一样,怎么也踏不出去半点。

    罢了,上一世她欠了太多人的命,这一世,即便是这样危机的情况下还让自己遇见他们,大概是天意如此吧。

    打起精神,她又重新回到了柴房。

    “如果你死了,不出半天,你娘亲便会死去。”

    她对着那个蜷缩的男人开口。

    “如果你能撑到医馆,那么你娘的大夫的诊金跟药钱,我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