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81章 果真是你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天才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院里乱成了一团。

    大胡子带着人追上来时大门没有能及时关上。

    一群人打打杀杀的冲了进去。

    东柳护着谢清婉,院子不大,就是藏也没有地方藏。

    谢清婉听着外面的打杀声音,心中盘算着孙四一直等不到自己会不会重新返回来?

    也是自己疏忽了,没有接受孙四的话,一路让他跟在后面,而让他们去了客栈周围。

    没有想到有人会选在路上就动手。

    “东柳,你从后门找空出去,回宫。”

    谢清婉快速的吩咐道。

    “不管我出什么事情,这一次,不要让公主再插手,还有,你要去告诉公主,有人要对她也要下手了,做好准备!”

    东柳摇了摇头,“姑娘,我得护着你。”

    这样的时候她怎么能离开呢?

    “这是命令!”

    这个院子孙四说外面有暗卫,那么,不管是那一方的人,到现在都没有出现,那么很有可能是监视自己的人,而不是要帮助自己的人。

    这样的话,东柳就没有必要跟着自己折在这里了,并且平宁不欠自己什么,反而是自己欠了平宁太多了。

    平宁本身可以用的人就不多,东柳还是还给她吧。

    再说了东柳在这里,她没有办法将最后一个救命稻草拿出来。

    她的怀中,还有一个的跟朱彝的人联系信号,只是,如果这个信号发出去,那么,以后她就要彻底的暴露了。

    她不想牵扯平宁。

    平宁别院里的家丁虽然看着都不怎么样,没有想到对待这群流寇反倒是还都比较上心。

    “快走。”

    东柳哭的泪眼模糊。

    “我将这个送给你保管,这个是我很重要的东西,如果将来我还能活下来,你再还给我......东柳,告诉公主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便是结交她!好了,走!”

    说到最后一个字,她扬了音调。

    “姑娘!”东柳看了一眼外面,“你一定要保重。”

    她知道,姑娘是要让她逃命,她说保重也只是一句笑话。

    这样的情况,又能如何保重?

    对方的刀是明晃晃的在朝着她们砍来。

    看着东柳转身出去,她再次四下环顾了一圈这房间,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真的逃不出去了么?

    大胡子眼看着东柳出了房门,顿时大叫:“兄弟们,快些,不要让人跑了。”

    这一嗓子喊出去,倒是让他们朝着谢清婉的房门进了一步。

    眼看要攻打到了房门,最后一个家丁支撑不下去了,大胡子哈哈大笑!

    “一群蝼蚁,也敢阻挡大爷的路?”

    说着朝着倒下7;150838099433546的人补上了一刀。

    刀尖挨着家丁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住手!”

    谢清婉压下心头的哀伤,打开了门。

    这一世,重生了又有何意义?她什么都没有能完成!她要死了,她的敌人却是都还好好的活着,心心念念的亲人,全都生死不定,老天何其不公平。

    可是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暗卫都没有要出来的意思,也不用指望了。

    手捏了捏怀中的那信号弹,她深吸一口气,算了,赌一把吧。

    “哈哈......你早出来了不就好了?还省得死那么多人......”大胡子看到谢清婉站在面前,有一抹熟悉的感觉。

    谢清婉迈出门槛。

    在门前直直站立。

    “我就求死个明白,不然,就算是我死了也死不瞑目。”她总是要给自己一抹希望,孙四那边如果一直等不到自己,会不会及时回来?

    还有自己手中的这个信号弹,她如果放出去,对方如果看到以后到这里要多久?

    总之这些都需要时间。

    “你们也不用滥杀无辜,他们只是奉命而已,我现在自己站出来了,你们可以停下了。等搞明白了,我自己了断。”

    他说的狠决,倒是让大胡子有些欣赏了。

    这个女人倒是的跟他见过的一个女人有些像。

    不过,那个女人远在天齐。

    “好,你爽快大爷也不是墨迹的人。”

    他将原本落在家丁身上的刀收回来。

    “大爷既然出现在这里,自然是有人想要你的命,只不过很抱歉,我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对方并未暴露身份,但是能将大爷从大牢里捞出来的人,定然身份不低。”

    大胡子也不隐瞒,反正这些当官的人,没有一个好人,他说出来让他们狗咬狗也不错。

    谢清婉伸出手指着大胡子,“看你也是义薄云天之人,我能否请求你一件事情?”

    大胡子在看到谢清婉的手的时候,看到满手的伤疤,心中快速闪过什么场景,只是闪过的太快,他没有抓住。

    “我虽然流落到此,但是得这座院子的主人帮助,这才得以活下来,这些人亦是帮助我的人留下来,你们杀我自己就是了,别的就不要动了。”

    “哈哈.......”

    大胡子还没有说话,身后的流寇突然有人笑了。

    “大哥,这小妞也真是天真,我们落草为寇的时候,谁想过我们,咱们从天齐一路落难到这里,也没见谁对咱们好声说一句话!这小妞竟然还指望着咱们对她讲信用?哈哈.......”

    “天齐?”谢清婉敏锐听出他话中的重点。

    “你们......敢问大哥,我可能像你们求证一件事?”大胡子觉得这种莫名的熟悉更重了。

    她有些急切的上前了一步,声音压低了一些。

    离得近了,大胡子突然惊呼了一声。

    刚才脑中一闪而过的片段景象这个时候突然清晰了。

    那个时候他还在乞讨,远远的看到的就是这个姑娘,徒手进了油锅。当时他还想着这天齐终于有人肯为人民着想了。

    “你的手进过油锅!”

    大胡子盯着她的手。

    “你怎么知道?你是谁?”谢清婉诧异的道。

    大胡子突然四下看了一眼,“你说,你是不是曾经跟人比试最后下了油锅?”

    谢清婉点了点头。这个人怎么知道?她不记得自己的记忆中有这样一号人。

    “果真是你。”

    “你认识我?”谢清婉疑惑的道。

    “你们既然认识我,那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大胡子神色复杂的打量着她,这个女孩还是跟记忆中的一模一样,自己的刀子都在她跟前了,她却还是这么淡定。

    “你想求证什么?”

    谢清婉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说那些事情的事情。“敢问大哥,”她指了指天空,“京城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大胡子竟然神奇的听懂了。

    “许多事,你想知道哪一件,比如谢家入狱,比如街头寡妇再嫁?比如哪家生孩子?”

    “大哥,你跟他罗嗦那么多干嘛?快些完成任务,咱们在这里呆的时间越久,越危险。”

    大胡子冷哼了一声。

    却是转身又看向谢清婉,“谢家估计翻不了身,你好自为之。”
小说推荐